十二月 二十六日(2)

人踩着碎石路往上走。

一到广场上,发现身之石前面静静地站着一个披着外套的人影。

「兄长大人……就是她吗?」

「嗯,应该就是昨天那女孩」

两人靠近人影。她发觉脚步声,转过身来,转过来的脸上跟昨天一样戴着白色动物的面具。

「今天两个人吗」未咲说道「那边的女孩……莫非是水面?」

「欸?嗯」突然被喊出名字,水面不知所措。未咲好像认识水面,但水面果真没见过未咲。

「哎呀呀,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谢谢夸奖」水面露出优美的未咲。就算未咲不是对年长之人的态度,水面依旧表现得温文尔雅。

「你认识我啊」

「认识啊,水面大小姐」

「你,住山脚下?」

「是的,住新田那边」

「你在这干什么?」

「你问那边的白痴不就行了。打扫啦,打扫」

真面昨天早已亲身领教过这个女孩,这次被喊做白痴也没什么想法。然而,水面却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兄长大人才不是白痴」

「喔?你们是兄妹吗?」

「不,是堂兄妹」

「我明白了。行了,别傻站着了,坐下聊」未咲用下巴指了指长椅「对了白痴,你把昨天的酒拿过来。你该不会已经扔了吧」

「不,还没扔……」真面又被使唤了,脸上实在忍不住表现出抗拒。此时,水面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兄长大人,你权且答应她。我们得问出这孩子的身份还有面具的事,而且我跟她单独聊聊会比较方便。这种时候,女孩子之间非常聊得开呢。我趁兄长大人回去的时候先大致打听一下」

「那我去拿吧」

「今天别再傻傻地拦着我喝啦。快走吧」

4

二十分钟后,真面回到广场,扑面而来的是水面嘹亮的声音。

「兄长大人真是个大白痴!」

真面悲从中来。

「可不是吗,不带选度假山庄的吧」

「去度假山庄干嘛……我才二十二啊……为什么选度假山庄啊……」

「也别那么说。是那小子白痴,不怪度假山庄。另外,那里的温泉相当不错,还有美白功效」

「唉,真的吗?」

水面和未咲在啥也没有的广场的长椅上聊得非常起劲,勾起真面过去上学时关于班上女生的回忆。原来大学生和初中生也能聊得这么投机。

「啊,白痴来了」未咲说道,水面吃了一惊,转向真面。从她表情就看得出来,估计她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给,昨天的酒」

真面把袋子递了过去。

「喔」未咲看了看袋子里,里面除了酒,还放了干贝丝「这不是贝丝吗」

「我要到的」真面想起昨天没下酒菜被未咲吼过,便请熊拿了些下酒菜。

「原来如此,知道进取啊。很好,把你从白痴提拔为小白痴」

「谢了」

「兄长大人不是白痴」水面出言维护。未咲一边把酒从袋子里拿出来,一边嘀咕「你还真狡猾啊」。

未咲把杯子递给两人,倒上酒。然后,她往自己杯子里也倒了酒。

「兄长大人,这孩子是要喝酒吗?」

「不,她不喝」

「没错」

水面歪着脑袋,不明白真面和未咲说的什么意思。

三人都倒好了酒,水面振作精神,端正姿势。看来她要正式去问了。

「好了,未咲小姐」

「怎么了」

「你贵姓?」

「舞面」

水面和真面面面相觑。

「开个玩笑。我姓泽渡」

「请别开奇怪的玩笑,害我以为是相关人士了」

「什么的相关人士?」

「唔……我们家的」

看着水面还没说两句就变得吞吞吐吐,真面觉得她怕是招架不住。

「还说什么相不相关,这个小镇就是个弹丸之地,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尤其是舞面家,办庆典的时候还会出钱,大伙都很感激。我们家也说过『水面妹妹就是咱们全镇的孩子』」

「这个……非常感谢」水面微妙地行了一礼。

「怎么,有什么事想问我吗?」

「是的,有几个问题。譬如说……」水面装模作样地把手贴在脸上「你那个面具」

「为什么又问面具?你们调查的不是那块石头吗?」

「虽说是这样……但还是会好奇吧?毕竟戴着面具」

「哼」未咲坐在长椅上仰望天空,稍稍沉默之后也没低头,就对着天嘀咕了一声「也不是不能说」

「真的?那可以请你告诉我吗?」

「别急,我有个条件」

「条件吗?」水面神色诧异。

未咲转向真面「你,走开一点」

「什么叫走开啊……」

「去那边垃圾焚烧点呆着,我有话跟水面讲,讲完了再喊你」

真面不解地歪着脑袋,但还是照她说的走远了。他很好奇未咲会对水面提出何种条件。

等慢慢地走到焚烧点后,真面闻到那边散发出来的焦臭味。焚烧点中的落叶还染着暗火,看来未咲今天真有打扫过。

真面四下环视。广场上到处散布着石头和碎石子,用扫帚打扫似乎并不轻松。想到这里,真面发觉周围没有看到清洁用具。莫非,她难道用手把叶子一片一片捡过来的?

「欸!」

真面回头看去。水面的叫声从长椅那边直接传到了这里。接着,水面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还是相当吵闹地跟未咲说着话。她到底被提出了怎样的条件呢。

过了许久,未咲举起手喊真面过去。看来话说完了。真面又回到长椅那边。

「去」未咲催促水面。

「那个……我们决定三个人去一趟度假山庄」

「嗯?」真面没弄懂这话的意思。怎么就得出了这种结论?

「我久违地想去那里泡个澡」未咲说道「带我去」。

「这倒无所谓」

「未咲小姐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

「然后呢,什么时候去?待会儿就去?」

「不,要预约,毕竟年底生意相当好呢。不过今天打个电话的话,估计就能约到明天或者后天」

「度假山庄还要预约?」

「因为要住宿」

「欸,要住那里?明明没多远」

「你们不是想打听这个面具的事情吗?那就拿出诚意来」

「你父母能同意吗」

「就说跟舞面家的人一起,肯定没问题」

「可是……」

真面不太情愿,这时水面凑到他耳朵边上悄悄地说「我觉得应该听她的。她已经愿意告诉我们了……」

「哦,对了,水面」未咲叫住水面,从书包里翻出手机「我们交换一下邮箱吧」

5

两人回到宅院后,向度假山庄打了电话,预约了住宿服务。就跟未咲说的一样,年底的声音真的相当兴隆,房间的预约被排在了两天之后。真面本想赶紧办完叔父拜托的事情就回去,但看这个情况似乎得滞留很长时间,情绪变得萎靡不振。

在晚饭的餐桌上,叔父影面、叔母镜、水面还有真面全部到齐了。前天有三隅这个外人在场,而昨天影面因为工作回来很晚,所以今天头一次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

「真面,尽管吃,别客气」镜开心地说道「饭还有很多呢」

「这桌饭菜,全都是镜婶婶做的吗?」

「是的,我和熊小姐一起做的。还是人多好,这样做饭才有意思。平时只有我和当家的两个人,所以饭菜经常交给熊小姐操持。但熊小姐的手艺,该怎么说呢………………………………………………太西式了……」

看到镜在挑战辞藻的极限,真面心里替她难过。

「心之盒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弄明白什么?」

影面向真面询问调查进展。正好他也想汇报昨天没机会讲的事情。

「我尝试调查过心之盒,在这里果然没办法查得很清楚,进一步调查需要用到设备」

「是吗。在这个家里确实相当难办呢。水面呢?」

「今天去图书馆借了文献,准备试试……但希望渺茫。另外,我把盒子和石头拍了照发给了大学朋友,说不定在那边能够查到些什么」

「嗯。耐心点慢慢来就好,毕竟这个谜题已经几十年没人解开了,我不认为短短两三天就能解开」

「那么叔父,我有一个提议」真面说道「我可以把这个盒子寄到大学调查看看吗?」

「嗯?」

「我其实是想借来带回去的,但之前毕竟约好了。不过研究室有器材,我的朋友也很闲,送过去比对结果,几天内应该就能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