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二十六日

1

建筑内飘荡着隐隐约约的霉味。窗户照进来的阳光照在身上,真面心想,这样虽然很舒服,但很不利于书籍保存。

真面和水面来到图书馆。这里是距离连根山最近的图书馆,然而还是得开车十五分钟才能到。两人准备在这里研究当地的乡土资料,看看是否存在有关心之盒与身之石的记录。

在这栋如同文化馆的建筑物内,铁皮书架紧凑地排列着。估计是为了充分利用这有限的空间,书架之间的过道非常窄。真面看到的书架上,摆着许多精装本小说。那些书每一本都历经沧桑,书背的封缄全都褪了色。

「好像在二楼」

水面看过墙上挂的指引图后说道。

登上亚麻油毡材质的台阶,左手边是写着资料室的房间,房间里摆着六章长桌和一些管椅。

里面空无一人。房间四壁的书架上塞满了往期新闻杂志与像字典一样厚实的书。两人从资料室的书架中挨个寻找文献。他们并没有特别确定的目标,只是按顺序浏览书架,然后选出可能记载当地古老故事的书堆在桌上。

两人先挑选了几本书,在座位上坐下。真面翻开第一本,还没读两行,对面的水面便对他开口

「兄长大人,我想问问那个面具女孩的事」

昨晚真面回到宅院之后,把广场上发生的事情大致对水面讲了一下。包括身着制服的面具少女,那名少女说自己一直在打扫广场,还包括她拿石头的情报勾引自己,使唤自己去买东西的事。

「能把兄长大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挺有一手啊」

「我彻底被骗了」

「我早上问过母亲大人,结果她说不并不认识打扫广场的人。『宅院的人知道』这说法,也是骗人的吧」

「唔……这么说,也就没有同意她那么做吗。但我觉得,打扫的事本身应该不假。毕竟确确实实有人一直在打扫」

「是呀。跑去打扫那种什么都没有的广场,那样的怪人可不多见。那女孩是初中生?」

「她自称是。不过从穿着制服来看,不像在说谎。是一身绀蓝色的水手服,搭配红色的缎带」

「该不会还有黑色的连衣裤?」

「我想想,记得确实穿着。水面,你知道?」

「那样的话,多半是木野中的学生了。学校就在山下不远,山周围的孩子都在那里上学。不过我当初上的是私立」

「果然是附近的孩子啊」

「于是,兄长大人……」水面在桌上探出身子「说实话,你觉不觉得那个戴面具的女孩跟遗嘱中的「面」有关系?」

「不清楚」真面坦率地答道「实物面具的确出现了。这样一来,以物品来说,盒、石、面三者就凑齐了。但是,我们根本不能确定那个面具是不是就是遗嘱中提到的面具。说不定只是附近办庆典的时候买的」

「那么,就跟面具少女无关咯?」

「不见得。我觉得,反倒有关系的概率要大得多。要断定这次的情况只是偶然,难度未免显得太高了」

「说凑巧确实也太凑巧了呢」

「嗯。戴着面具到处打转的孩子本来就并不多见,更何况那样的孩子还出现在身之石附近,以偶然来说概率恐怕就更低了。我觉得,这确实有些太凑巧了。不过,这只是概率给人的印象,不太靠谱」

「印象很重要,三隅先生说过」

「确实也有这样的见解」

「总而言之,我想先弄清楚她是哪家的孩子。既然她帮我们打扫山里,我也想谢谢她。兄长大人,我们不光要知道她的名字,还得问出她姓什么」

「嗯,下次见到就问吧」

「啊,可是……那孩子还会不会来广场呢……」

「我觉得还会来的」

「哎呀,为什么呢?」

「因为她看上去很闲」

2

真面和水面待了大约两小时便离开图书馆。

他们调查了乡土资料,但没有发现疑似关于身之石与心之盒的记载。在调查期间,真面一心只找感觉有意义的信息,但水面却开开心心地还看起了似乎不相关的乡土故事。人文学部的水面与工学部的真面果然兴趣的方向大不相同。水面还外借了几本资料,说是读不完的拿回家看。

「上面讲到了妖怪」水面在副驾驶座上,一边翻着借来的书一边说道。

「妖怪?」

「嗯。文献中留有巨大兽形妖怪在这片地区疯狂肆虐过的轶事。发生在奈良时代」

「说到奈良时代,是迄今一千三百年前的事情呢。是怎样的妖怪?」

「这本文献中时提到巨大的动物……还写了一跃能越过高山」

「那肯定是编的。真有那么大的动物到处打转,人们还怎么正常生活。最后被消灭了吗?」

「没写那么多。另外,还有平安时代的鬼女的故事」水面兴致勃勃地接着往下看。

「当地的历史也让我有点兴趣了」

「那你毕业之后就回本家如何?叔父他们肯定也会开心的」

「是吗,可我打算继续读研呢」

「研究生吗……准备读到博士?」

「是的……机会难得,我想专心致志踏踏实实地去做。兄长大人又如何呢?」

「目前我也想进修博士」

「目前?兄长大人还在考虑其他选择吗?」

「不,并没有。但是同一个研究室的朋友告诉我,研究生院的第一年就是用来思考将来的」

「那种事,难道不该在进修之前考虑更好吗?」

「你说的一点没错。算了,我也不是因为有了明确的目标才决定前进方向,根本没资格对这种事说三道四呢」

「我本以为兄长大人想成为学者」

「目前是」真面随口回答。车悠然地行驶在宽阔的县道上。真面心想,路上的车要是这么少的话,开车其实还挺有意思。

「那么兄长大人,接下来要怎么办?」

「难道不回家?」

「难得开车出门,不找地方逛逛吗?」水面从副驾驶座上投来充满诱惑的笑容。

「去趟商超吗?」

「不是那个意思……要那种两个人一起玩的去处」

「有那种地方吗……」

真面思考。至少可以确定,视野所及的范围并没有那种地方。副驾驶座上的水面也在思考,看样子并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候选项。

「以前来的时候,记得有家DOMDOM汉堡」

「DOMDOM汉堡有什么好玩的」

「可以吃汉堡。虽然没得玩」

「那家店已经倒了」水面冷冰冰地说道。

「原来它倒了吗?那周边的人岂不是很伤脑筋?那可是为数不多的西餐厅啊」

「取而代之,开了家麦当劳」

「我懂了,就去那边吧」

「才不去」水面再次冷冰冰地说道。

「要说其他设施……啊,说来还真有娱乐设施」

「咦?在哪儿?」

「不就在路边吗?度假山庄」

「兄长大人……」水面一脸悲痛。到底哪里不好了?真面犯起嘀咕。

「……也是,这一带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兄长大人没来的这几年来开了茑屋书店TSUTAYA和大型连锁电器城。不过喜欢去茑屋的顶多就是高中生呢」

「我挺喜欢家电城。卖台式电脑吗?」

「有卖……看电脑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我经常和朋友一起去」

「我无法理解」

「我那个朋友叫莳田,他说经常带女朋友一起去逛」

「那位女朋友在被迫奉陪那个莳田先生的兴趣吗?真可怜」

「不过莳田跟她住在一起,应该是跟她一起去选家电吧。毕竟要两个人一起用,选的时候肯定很开心」

水面想了一会儿,说

「就去电器城吧」

3

真面便宜买到了一直想买的U盘,心情很舒畅。电器城正好在年末大降价,U盘成了轮换打折中的抢手货。

而水面却因期待落空而情绪低迷。她似乎想玩一玩像新婚夫妻那样一起挑家电的游戏,但这个游戏必须双方配合才能成立,自然就以失败告终。

在两人开车回家,行驶在回宅院的坡道中时,水面提议

「兄长大人,要不要去趟广场?」

「去调查石头吗?」

「是的,毕竟实物就在附近,我想经常进行现场研究。而且,那个戴面具的女孩说不定也会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