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育成技能

第1话 被队伍解雇

「有些话想跟你谈谈,可以来一下吗?」

当勇者在旅店的走廊上边这么说边拍了拍我肩膀的时候,我心中便隐约察觉到一些端倪。

「……喔,好啊。」

这样回答后,我们走向位在楼下的酒吧。

哐啷……

「请问要喝什么?」

酒保开口询问。

「给我一杯兑水烧酎。」

「我要来杯琴通宁。」

点完酒以后,勇者就缄默不语。

我点了根香烟,静静等候他开口

「……」

「怎……」

就在玻璃杯端上吧台桌面的时候,勇者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怎么说呢──有种我们也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感觉。」

「嗯。」

我吐了口烟的同时点头附和。

「不过我想要让这个队伍再更上一层楼。具体来说……接下来也考虑要积极试着把『魔王级』也纳入讨伐范围里。」

「很好啊,大家都拥有足以抗衡的实力了。」

「……嗯。所以也就开始思考要重整队伍成员……呃,那个……往后没办法应付魔王级委托的人会拖大家的后腿,这对当事人来说应该也不会是件好事。你懂吧?」

「嗯。」

「所以……」

我懂。

我什么都懂,所以你别露出那副痛苦的表情啊。

「抱歉啊,要请你离开队伍了。」

勇者皱起了眉头,做出了这样的宣判。

「我们两人组个队伍,用冒险站上顶峰吧!」

六年前。

是库洛斯先开口邀请我的。

我记得正是我就读魔法大学校,烦恼毕业以后该何去何从的时期。

我当时魔法考试的成绩很好(虽然自卖自夸有点那个),在就职这方面算是站在能够「择优而仕」的那种人。也有几个王公贵族想要来挖角我。

「你啊,就算跟了多么有名望的皇室中人,但世界上同样的人多到数都数不清了吧?说是出人头地也是很有限的。……不过你或许可以拿到稳定的收入吧?但如果是我,才不要选那种被安排好的人生呢。」

当库洛斯用那种孩子气的言论开始游说我的时候,我忍不住从嘴角泄出「呵呵」的笑声。

「喂,笑什么啦……」

库洛斯显得不太高兴。

「不,没什么。」

嗯……虽然我当时笑了,但我那时也抱持着跟他差不多的想法。

那是因为即便跟随了哪位王公贵族,我也压根没有那种能够打从心里发誓效忠的属地情感。

为了拿到月俸,强压住不耐的情绪守着工作岗位,努力佯装自己有在好好工作想必就已经是极限了吧。

的确,我并不乐意过着那样的人生。

我希望自己能有让自身的能力更为己所用的自由发展空间。我并不想让自己做得死去活来,却同样被埋没在任何人都能从事的平凡工作里。我想做只有我才做得到的工作,让人们从中评价我这个人。然后变得显赫、变得有名,受到很多人的瞩目……

我那时是这样想着的。

但另一方面,我的自我意识又对自己这种「很有年轻人风范」的庸俗自我意识过剩感到羞耻。毕竟讨厌被安排好的人生之类的念头不是太过天真、太老套了吗?

但库洛斯这家伙却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大大方方地秀出自我。虽然有不少地方也让人觉得尴尬得背脊发痒,但与此同时,我的确也对这家伙活得那样坦然的处世待度感到很羡慕。

「好啊。」

「咦?」

「去冒险吧,就你跟我。」

一听到我的回答,库洛斯笑着用力搭上我的肩膀:「我就说嘛──你果然是这种人。」

觉得有些难为情的我,叹着气碎念了些「受不了」之类的话。

然而,魔法学校的老师当然是反对我的这个决定,其他同学也都以「不要冲动行事!」的说词试图阻止我。

想想也是。

冒险者威名远播的传说受人瞩目,但实际上能功成名就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有一百支冒险者队伍,在五年之后还能留在台面上的也就只有一、两支队伍。也就是说,成为冒险者是要赌上整个人生的。

虽说是场赌博,但我还是有我的胜算。

而那个胜算,就是库洛斯的天赋。

虽然单就在魔法大学校的成绩来看,库洛斯是个反倒会被归类于后段班的学生,但他其实拥有一个无人知晓的天赋。

那就是【勇者】这个职业适性。

勇者,是百年才出一人的超罕见属性。只要队伍里面有个勇者,仅仅如此就能与传说级别的冒险者们相提并论──那就是个如此超然于世的职业适性。

只不过,这件事是其他人……就连库洛斯本人都不知道的事。

那时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那为什么会只有我知道那家伙的职业适性呢?

那是因为在魔法大学校中,我的专修技能是【育成】,而就连研讨会的指导教官也不知道我领悟到这技能的最高级魔法【女神之瞳】。

利用女神之瞳魔法,我看一眼就可以知道:

1「哪个人适合哪个职业」

2「那个人之后能领悟出什么样的技能或魔法」

简而言之,我当时就知道库洛斯有可能成为勇者。

所以我便想试着赌上一把,将赌注押在「跟这家伙组队去冒险」的赌局上。

说是这样说。

当我们真的开始成为冒险者,那过程还真不是一般的艰难。

在勇者的职业适性真的开花结果以前,库洛斯完全弱得不堪一击,这反而时常令我对能成为冒险者的勇者大感钦佩。

我用在一般教育过程中习得的整套基本魔法,总算还能勉勉强强地将史莱姆之类的怪物击倒。

但光靠那样还是无法糊口,所以两人还去打工。

不过我的育成专业技能里头,还有另一个叫做【祝福奏曲】的魔法。这是一种能让施术者隶属队伍的成员获得两倍经验值的超高级魔法。

靠着这个魔法技能,刚开始弱小到不行的库洛斯也渐渐能够应付战斗了。

这样的战斗方式让我们还能勉强构得上冒险者的边,因此也比较容易招到伙伴。我利用女神之瞳洞悉对方的职业适性或可能学到的潜在技能,慢慢增加第三、第四位伙伴。

就这样,我们的冒险也就渐渐踏上了正轨。

哐啷……

酒与冰块在倾斜的玻璃杯中碰撞出声。

「从那时到现在也六年了吧。」

如今已然成为勇者的库洛斯这样低语着。

「时间过得真快啊。」

「对啊。我们当时还真乐在其中呢。」

是啊。

乐在其中不断进行冒险的期间,队伍渐渐地变强。相较与此,我在队伍里的重要性却逐渐下降。

在队伍阵容固定下来之前,女神之瞳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在队伍实力达到某个程度之前,众人也很感激有祝福奏曲这个技能。不过这些技能对如今这支将要面临「魔王级」委托的高等队伍来说,已然是毫无用武之地了。

因为这支队伍已经有了前锋与后卫,也不需要再增加新的伙伴。而且一行人到了这个等级的高度,也不再单纯追逐经验数值,反而进入了「如何更进一步磨练自身技能」的境界,所以两倍的经验值也不再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

而我自身的战斗能力,虽然还有不怎么擅长的攻击魔法和治愈魔法可以施展,但不论哪一项都没能晋升到中级以上。因此我也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会渐渐跟不上高等冒险旅程。

到现在都还没被踢出队伍,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还惦念着我过去对队伍的贡献吧……

这么想着的我,默默地接受了库洛斯宣布要将我开除的事实。

「那我今天就把装备跟物品整理好,还给队伍吧。」

「这倒是不用。你的东西自己留着就好。」

「这样好吗?缇雅娜那家伙可是会唠叨说『个人装备在身上的物品,说到底都是队伍全体成员的东西』喔?」

「哈哈,就说了没关系。你为这支队伍做出了多少贡献,她也清楚得很。话说你应该也有打算要自己再去冒险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