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我没有说谎

身为贵族的赫鲁梅斯·卡诺,由于他四男的身份而根本不会受到任何关注,因此即使这天是他的十岁生日,卡诺府内也根本没有为他庆生的意思。当然,他也没收到任何礼物。

赫鲁梅斯与往常一样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抓虫、爬树,或者趴在地上观察被他灌入水的蚁穴。

而那样的他,与一名少女相遇了。

沙沙!草丛中传来一阵响声之后,一位少女来到赫鲁梅斯面前。

少女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从外观上看起来只有十二岁左右,比赫鲁梅斯稍微高一点的她,正用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

「你是何人?」

幼年的赫鲁梅斯以贵族孩子常用的口吻轻蔑的询问这位少女的来历。

「.......」

「什,什么啊。」

少女不语,稍微弯下身子向前倾斜,观察这个贵族的孩子。

赫鲁梅斯虽然只是四子,但好歹也是贵族,所以家里的佣人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自己,加上年幼无知,因此他向来不知恐惧为何物。

但是现在,眼前这位少女却让他产生一阵压迫感。

「真像啊。」

「像?」

「(嗅嗅)......气味也一样。呐,你是娜娜姐的后代吗?」

「娜娜,姐?」

好像听过,又好像没听过。

赫鲁梅斯被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恐惧包围着,吓得牙齿打颤,瑟瑟发抖。

「啊,对不起对不对。因为最近一直没人来这里,所以我也没怎么在意。这样好点了吗?「

少女恶作剧般的吐了吐舌头后,将外露的力量收了回去。

「已经没事了吧。」

「啊,嗯......」

「太好了。」

「......」

「你是娜娜姐的后代吗?emmm.....卡诺家?」

「啊......我叫赫鲁梅斯 ·卡诺。」

赫鲁梅斯点了点头,一副孩子的口吻自报姓名。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我从你这儿感觉到父亲与娜娜姐的气味了。」

「所以你是谁呢?」

「我?emmm....知道我的名字的话会吓到你的哦。我可比你大多了。」

「哈?」

「不说那个了,既然你是娜娜姐的后代,剑术应该很强吧。」

「并不是那样子,因为有关剑术的练习我全部缺勤了。」

「缺勤?为什么?」

「努力也是徒劳的,毕竟我是四子。」

少女歪了歪脑袋想了片刻后,便明白了赫鲁梅斯话里的意思。

「因为作为四子不能继承家业,所以做什么都没有意义,是吗?」

「嗯。」

「那也太可惜了!」

「哈?」

少女再一次将脸靠近赫鲁梅斯(嗅嗅)。

「因为你是娜娜姐的后代,所以你身上的味道与娜娜姐一样,而且还特别浓郁。只要稍微打磨下,以后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即使有才能,也没有意义。」

「你说的不对哦,有那样的才能的话,只要好好修行一定会变成人类最强的。」

「可是,修行太麻烦了。」

「.......那这样,我帮助你修行吧。」

「什么意思?」

「就是这样。」

少女微微一笑,随后变成了一把黑色的剑。

「照你这样说的话,那把剑的价值可比这宅子要高得多哦。」

府邸的院子中。

我正躺在舒适的椅子上与姐姐交谈着,她听到「黑衣少女变成剑」那句话后,马上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在那把剑陪伴的期间,我的各项能力都被提高了,本人也变得更强了。」

「那就是赫鲁梅斯这么强的原因吗?」

「就是那么回事。」

说完我取来立在椅子旁的一把剑,然后朝姐姐递去。

姐姐接过手后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把剑。

「这就是你说的那把剑吗?我觉着很普通啊。」

「不是的,这把是复制品,材质较为脆弱。」

「嚯—噫!」

姐姐将那把魔剑的复制品朝天空抛去。

只见那把剑在途中解体,变成了碎渣在空中飘舞着。

「为什么要做这么一把剑?」

「这把剑可不一般,它可是屠过龙的哦。」

「呃?」

「因为在修行的过程中我不断的用形状相同但材质更加脆弱的剑,所以在最后的修行—也就是毕业测试,我成功的使用这把极脆材质制造的剑斩杀了龙。「(注释:原文是豆腐太扯了,所以改成极脆材质。说明一下男主的意思:假设是用日本刀切竹子那种修行,最开始是用日本刀去切竹子。但是随着修行的深入,慢慢换成材质较为脆弱的刀,即使切向竹子,刀也会折断,只有不断克服那个【比如技巧,力道,方向等等】技术才会有所进步。当然,原文太扯了,认真你就输了,习惯就好。)

「......你可骗不了我哦。」

姐姐注视了我一会之后叹了一口气。

「老是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谎。呐赫鲁梅斯,请再认真点,拿出真本事来。」

「知道了知道了,从明天开始。」

「唉......」

姐姐又叹了一口气,便放弃劝说并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