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变态的谢礼

「赫鲁梅斯,我一生的愿望——痛、痛痛痛!」

合起双手拜托我的奥尔蒂娅,一副吃了咸梅干的表情。

我们二人,完全没有客人与人气娼妇独处的那种氛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眼前这景象较为可悲。

「你的、一生,有多少个、愿望啊。」

我每说完一个词,所施加的力气也会随之增大。

「痛痛痛痛!好不好嘛!看在我平时那么拼命为你服务的份上,所以拜托了......「

「我说的是频率问题。这种请求至少要与上一次相隔一个月左右吧。」

「呃,那一周。一周一次,一生的愿望!」

「我拒绝!」

「痛痛痛痛!」

我加大了力度。

奥尔蒂娅在我手臂中挣扎着。

近在眼前的秀发所传来的香气,那与我紧紧相靠、温暖且柔软的身体在不停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感觉下半身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真是的,这家伙……

嘴上说是一生的愿望,却很自然的变成了调情的过程。

虽然不是绝世美女,但却很有人气。

「算了。说吧,什么愿望?」

「那我说了哦,我想拜托你介绍一位富有的客人——痛痛痛!什、你干什么啊。」

奥尔蒂娅眼含泪水的仰视着我,看来这次是真弄疼她了。

「啊,我有点不爽。」

「别这样!听我把话说完!不是那样的,是我姐姐拜托的。」

「姐姐?娼妇吗?」

「嗯!她叫达芙妮。达芙妮姐姐她可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会做的人哦。」

「什么都?」

「什么都。」

奥尔蒂娅用力的点了点头。

「比如xx......」(注释:原文为「たとえばウ○コを――」,ウ○コ在日语中是'大便'的意思,直译比较怪,应该是作者所想的某种恶心的play,故用xx代替。)

「停!我不想再往下听了。」

「不,我只是打个比方嘛。」

「虽说什么都可以,但还是有例外的!」

奥尔蒂娅拼命的吐槽着。

虽说达芙妮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但比我所想象的要温和得多。反倒是我把奥尔蒂娅吓了一跳。

「赫鲁梅斯,帮帮我,为达芙妮姐姐介绍一位富有的客人吧。贵族也可以啊。」

「呃。」

「呐!一生的愿望。」

「唉……嘛,这个倒无所谓。」

我没考虑那么多,点了点头。

贵族们之间互相介绍这种东西并不稀奇。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贵族之间大多是政治联姻。

在政治婚姻中,夫妻双方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感情。因为会引起两个家族间的矛盾,所以丈夫对妻子也不能随心所欲。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多数贵族们的性癖都很奇怪。我也不解,反正就是如此。

「赫鲁梅斯也有特殊癖好—'奥尔蒂娅癖'呢。」

「好烦,不要读取我内心的想法啊。」

「不是的不是的,是你的表情。」

「我什么表情啊!」

「赫鲁梅斯你刚才所想的全部写在自己脸上了哦。」

「……」

跳过这个话题。

因为大多数贵族们的性癖都很奇怪,所以他们之间互相介绍能顺从自己心意的女人是件很普通的事。

普通,这是我最近最热衷的一个词。

我迄今为止的处理方法都是错误的。刻意去表现得一无是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如果我表现得很普通,只做着普通的事情,事态就不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所以我改变了方针。

「知道了,如果有认识的贵族的话,我就带过来。顺便问下,有没有达芙妮的照片?我好介绍给人家。」

「嗯,给。」

「哪个哪个,嚯~噫~」

我打开窗户,以豪迈的姿势将收到的照片往天空抛去。

「嗯嗯,不愧是姐姐扔东西时常用的姿势,都不见了踪影了。」

「不要逃避现实哦。给你,这张是备用的,好好拿着。」

奥尔蒂娅又拿出与刚才一样的照片,并将它塞到我手中。

为了钱什么都愿做的娼妇达芙妮,居然还是个孩子。

直截了当的说,我看到相片的第一眼,心中想着这不就是十岁的小孩子吗?而且还像人偶那般非常可爱。

「这样不行吧!这可是犯罪。」

「我不是说过她是姐姐吗?她是大人哦。」

「咦?」

「达芙妮姐姐是精灵与矮人的混血儿。」

原来如此。

世界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种族,在极少的情况下会产生混血儿。

其中有一种是父亲为矮人,母亲为精灵的混血儿。其继承了矮人的血脉,一生只能长到一百三十厘米左右;而精灵的血脉,可以使其年轻长寿。

达芙妮便是这种混血儿,外观永远是人类女孩的模样,而且寿命很长。

「达芙妮姐姐,寿命已经超过一百岁了哦。」

「哦,这样啊。」

「嘛,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也才十岁左右吧。」

「所以,我拒绝!!」

「总之,求求你了。」

奥尔蒂娅朝我双手合十,对我眨着眼睛。

「说起来,为什么不介绍我呢。」

「因为赫鲁梅斯你喜欢丰满的胸部欸。」

「啊!男人喜欢胸部很正常吧!」

「不是的不是的。」

奥尔蒂娅左右摇晃着她的食指。

「呃?」

「喜欢胸部倒是没错。关键是喜欢'大'的。」

「......呃?不正常吗?」

「不是不是。」

奥尔蒂娅又摇了摇食指。

「我只是很惊讶哦。果然贵族中有很多较为变态的人呢。」(注释:应该指的是性癖较为奇怪。)

「我不是那种人!」

「没事的,那样的赫鲁梅斯我也喜欢哦。」

「比起那个,呐。拜托了。帮达芙妮姐姐介绍一个对平胸也无所谓的人吧。」

奥尔蒂娅合起双手抬起头,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

虽然有些略感迷茫,但也没办法了。

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了。我那样想着,随后向奥尔蒂娅告别,往楼下走去。

「结束了吗?」

正当我下到店的一楼,走进大厅时,有个人朝我搭话。

「你、你是——」

我被吓了一跳。

在那里朝我搭话的是不久前与我见过面的国王。

看国王这身打扮,是微服私访吗?

「这位客人说他是领主大人您的熟人。」

娼馆中的一位佣人走到我身旁,靠着我耳朵轻声地说。

「啊……对,我的熟人。」

从这佣人的话中可以看出,国王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所以佣人只是将他当成与我熟知的某个贵族而已,待遇与其他贵族一样。如果佣人知道他是国王的话,那可就不止这种程度了。

「那个……」

正当我要开口时,却不知如何去称呼他。

「king。」

「king……先生……」

怎么说呢,我真的很想吐槽'你这个假名是不是真的想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king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听好了。由于我父亲的一些原因,包括其他因素在内,所以我一直对赫斯提亚女士怀有敬意。虽然在她面前我对你那么客气,但你可别误会了。」

「知道了。」

就为了来告诉我这件事的吗?

那样的话就没事了,我稍微松了口气。

「呐呐,赫鲁梅斯。莫非这是个有钱人?」

不知什么时候奥尔蒂娅来到了我们身旁。

「呃?啊,是……」

「有钱人啊,还是赫鲁梅斯的熟人吗?」

「对。」

我看着king,不知如何是好。然而king却一副'怎么回事?'的表情瞪着我。

「呐,介绍一下吧。」

「哼,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拒绝。」

king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奥尔蒂娅这一请求。

「我对普通的女人没有兴趣。」

嘛,毕竟是国王,像他这种身份什么女人没见过。

在之前,虽说是因为'父亲所中意的女人'在某种意义上等于自己的母亲,king才那么尊敬赫斯提亚,但抛开这个原因,也没见得king对赫斯提亚有什么想法。

连那个赫斯提亚都入不了king的法眼,达芙妮则更不可能吧。

「别那么说。呐,你去叫达芙妮姐姐过来。」

「收到!」

收到奥尔蒂娅的指示后,那名佣人往娼馆深处跑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