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请放开我!就说已经快开始上课了啊!」

「那种事情一点也不重要。我有东西必须拿给你看。跟我来。」

「哪有人手上揪紧别人的衣领,嘴里却说什么跟我来的啊!」

侦讯完工藤智美后,朝道便转身想马上去上课,结果却被权田硬拖着往校舍外走去。

「而且话说回来,不是已经结束侦讯了吗?第五节的古典文学课可是柴田老师耶!是那个会将擅自缺席没去上课的学生叫去职员办公室,然后让学生跪坐着默背《百人一首》的柴田老师耶!不管是上句还是下句,我都不想背!」

然而,朝道恳切的要求没能让权田松开他拖着朝道一直走的手。

他的脑中不禁开始想象着自己在那位虽然很美丽,但是严厉的上课方式比美貌更加知名的柴田女士那双锐利眼神瞪视下,一边哭一边默背「骤雨频频降~」的自己。

「用不着担心,萨米,你们班第五节课是自习。」

拖着朝道往前走,权田说道。

闻言,朝道愣愣地抬头看向拉着自己的权田。

「咦,为什么?」

「说明等之后再说。……到了。」

说着,权田松开抓住朝道衣领的手。

「这里是……?」

朝道被带到的地方是位于西栋校舍尽头处的外窗前方。没记错的话,校舍里面应该只有空教室。

「安静别说话。接下来要在这里启动作战计划。你接下来也要参加作战吧,你这次就先旁观。」

「蛤……作战?」

一边听权田说话,朝道同时从紧闭的窗户拉上的窗帘和窗帘间缝隙,窥探教室里面的情况。

然而,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却出现了一抹人影。

「……嗯,那是永井同学。现在明明是上课时间,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啊?」

「嘘!萨米,说话声音别那么大……」

朝道惊讶地喊出声后,站在他身旁的权田开口警告。

只见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站在教室正中央之人,正是朝道的同班同学,同时也是班级干部的永井学。

梳着在现代社会已经很少见的三七分刘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永井,身为班上干部,平常给人一种认真且值得信赖的印象,并且负责主持班上各种事务。可是此时,他脸上却不见平常的冷静沉着,而是一脸焦虑地伸手扶着眼镜上下乔个不停。

「我从来没看过乔眼镜速度这么快的永井同学耶。他在这种地方到底是在做什么……?」

「我不是已经说是作战了吗?这次,这家伙要向喜欢的对象告白。为此,我们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事先准备了。今天正是作战执行的日子。」

「所谓的作战指的就是告白吗!?而且我都不知道那个老古板先生——水井同学竟然有喜欢的人……」

权田小声地说明后,朝道不禁大感惊讶。正因为知道对方是个只要班上有人偷偷带色情书刊来学校,就会马上跟班导打小报告的人,所以朝道内心受到的冲击相对地也就更大。

「所以Q比特正是为此而诞生的。揭发隐藏于台面下的恋爱事件,并将其导向解决之路。这家伙一开始虽然也拼命地抵抗,但是任何事情只要到了我手上,就没有不能解决的……」

「……我想也是。」

不久前才刚近距离见识到权田那意义不明却又显得十分巧妙的话术,已经没有什么事能让朝道感到惊讶的了。

「……喔?看来目标对象似乎已经到了哪。」

和朝道肩并肩,从窗帘缝隙间窥探教室里的权田低声地呢喃道。

同一时刻,空教室的门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后开启,某个人的身影赫然出现。

「……!?」

看见来人的面貌后,朝道差点忍不住大叫出声。他连忙捂住嘴巴,从双手的缝隙发出压抑的喊叫声。

「为、为什么柴田老师会…!?」

伫立在开启的门扉前方之人正是朝道敬畏的古典文学老师,柴田真理子本人。

现年将满二十五岁,教师生涯正值全盛时期的柴田女士,全身包裹在优雅的黑色紧身套装之下,一头黑色长发倒梳在脑后扎成发髻。有别于嘴边的黑痣给人的妖艳感,脸上戴着散发出严肃气息的银色细边眼镜,柴田女士表情严厉,视线在空教室里的永井身上来回逡巡。

「明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还约我出来的人就是你吗,永井同学?」

隔着一道窗户,柴田女士那显得模糊不清的嗓音传入朝道的耳中。

「是、是的。是我没错!」

永井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一边用快得无法用肉眼看见的速度扶着眼镜上下乔个不停,一边回答对方的问题。

「身为班级干部,个性认真的你做出这种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不觉得这种行径非常不恰当吗?」

柴田女士语带怒意地质问。

「您、您说得没错。我自己也明白不应该在这种时间把老师约到这种地方来。可是,有些话不管怎么样我都想传达给柴田老师知道!」

听着永井因为紧张而颤抖的嗓音,朝道屏息以待。

「……阿权,永井同学要告白的对象该不会就是……」

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情,朝道指向柴田女士。

「你猜对了。那家伙喜欢的人正是我们恋文字学园的古典文学老师,柴田真理子。那家伙喜欢上不得了的人了哪……」

「——!?」

听了权田的解释后,朝道惊讶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嘴巴只能一开一阖地无声嘶喊着「真的吗!?」

「……想传达的话?你想对我说什么,永井同学?」

面对永井认真的态度,柴田女士暂时压下怒气质问道。

「……是!」

放下扶着眼镜的手,永井直立不动。

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永井用完全不同于平常冷静形象的粗哑声音大喊…

「柴田老师!我、我——我从以前就、就喜欢上柴田老师了!」

「……蛤?』

听了这位未成年男学生结结巴巴地说出令人意外的宣言,柴田女士惊讶得哑口无言。

「打从我第一次上了老师的课,我就喜欢上老师了!虽然严厉,却充满热忱的上课内容、细细解说《源氏物语》的美妙嗓音、隐藏在冷淡眼镜底下为教育奉献的热血情怀,还有……」

永井就像是脱缰野马般滔滔不绝地一一罗列出他对柴田女士的思慕。而柴田女士就这样楞愣地听着他不断地说下去。

「还有,紧紧抓住我的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老师的责罚!自从看到老师在面对上课态度不佳的学生毫不留情地予以处罚后,我脑中都被奇怪的妄想给占满了!我、我也想打破平常装成乖宝宝的班级干部外壳,故意忘记做老师出的功课,或是上课态度不佳,然后,被处罚一边跪坐在老师面前,一边默背《百人一首》直到永远!我因为老师,已经变成一个变态了!」

受到告白后的热度所影响,永井连不需要说出口的话都说溜嘴了。看着永井那双自己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认真眼神,朝道的呼吸也跟着变得不稳。

「所以,柴田老师!请您负起责任,和我不纯交往吧!」

在最后的最后,高声呼喊出意义不明的结论后,永井的脑袋呈直角地往下垂。

「……原来永井同学会羡慕那种事啊……」

「每个人的性癖不同。对你们而言也许是处罚,但是对他来说,或许是最棒的奖励。」

看着不禁倒退几步满脸惊悚的朝道,权田点点头说道。

「……你是认真的吗?永井同学。」

硬挤出沙哑的声音,柴田女士对低着头的永井问道。

「是!我把老师——柴田老师当作是一名女性,并打从心底爱慕着!所以,请您、请您也对我进行爱的指导吧!请您教我大人的《百人一首》!」

维持脑袋直角向下的姿势,永井对着地板大喊。在他的声音里,听不到任何的踌躇或顾虑。

「是吗?你是认真的啊……」

凝视着永井剃短的后脑勺,柴田女士仅只是说了这句话。

「「……(咕嘟)」」

窗外的朝道和权田吞了口口水,静静地旁观。

然后——

「……对不起。」

理所当然的答案就这么地刺入永井的后脑勺。

「就算你这样拜托我,但身为老师,我不可能和学生发展成特殊关系,更不可能进行特别的指导。或者说,你应该从根本上去思考告白的方式才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