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呜呜。」

等到阳方朝道总算不哭了,已经是他被权田拖到食堂,并将摆放在眼前的罐装咖啡喝了将近一半后的事情了。

「冷静下来了没?」

隔着桌子,权田一脸受不了地看着朝道。

「是的……对不起。还让您花钱请我喝咖啡……」

朝道小小声地道谢。

「没事,这没什么。毕竟因为我这边的疏失,似乎让你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哪。就当作是聊表歉意,不用想太多。」

「喔……」

在权田的催促下,他拿起手上的咖啡罐开始喝了起来。

老实说,朝道只喝得下含糖的甜咖啡,但是权田买的却是无糖黑咖啡。

然而,彷佛是要将刚才的苦涩情绪吞进肚里,朝道将苦涩的咖啡灌进喉咙。灼热与苦涩的感觉就这样从朝道的喉间流淌而过。

「总之我先告诉你关于『Q比特』的活动内容吧。」

「好苦……啊,好的。」

「唔,大致上就像刚才在搜查会议上说的那样。搜查校内有心上人的人,然后让对方向暗恋对象告白。很简单吧?」

「……那个,我可以问问题吗?」

朝道像是在课堂上发问似地举手问道。点点头,权田示意他发问。

「嗯,那个……为什么?」

「为什么?」

「是的。所以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因为这些不是和我们没任何关系吗?插手干涉陌生人的恋爱,对我们究竟有什么好处?我反倒觉得,我们自己去谈恋爱,然后跟喜欢的人告白还比较重要呢……」

「关于这一点,理由分成两种。」

权田一边将手上的饮料端到嘴边,一边竖起两根手指。

「一种是知道了他人的情路后,帮对方加油表示支持的事情会让自己感到很高兴的这种,带有偷窥兴趣的变态理由。像是『时尚』、『男中音』、『门牙』、『木瓜』就属于这类人。」

「他们竟然有这种兴趣啊?」

「唔,大部分的刑警都属于这类。虽然是低级嗜好,不过,这类人在我们这里同时也是最多的重要战力。至于另一种嘛……这类人则是有隐情的。」

「有隐情…吗?」

说到这里,权田拉下脸,但是并不是咖啡太苦的关系。因为权田此时喝的是犹如恋爱般甜入心口的甜可可。为什么不把那杯饮料给我啊?朝道的另一个疑问就这样隐藏在心中,错失了吐露的时机。

「是啊。另一种理由就是自己告白被拒的人,也就是失恋后没能发展下一段恋情,也无事可做——刚好就像是你这种情形。」

「……请不要说了。这样不就会害我又想起来吗?」

「但是,像你们这种人是最知道爱情的煎熬。在这里,你们这类人活用各自的知识与经验,付出了许多贡献在告白的作战中。因为失恋之人偶尔会毫不在乎地做出不得了的事情哪。由于没有任何东西是他们害怕会失去的,所以有时会无法推测出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完这句话,权田便凝视着朝道。

「但我觉得我没有那种能力啊……」

「这种事很难说吧。不过,嗯,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听到权田这么说,朝道再度战战兢兢地举手发问:

「那个……为什么香澄学姐会在那种地方呢?」

老实说,这个问题他想问很久了。对如今的朝道而言,与曾经思慕的人意外重逢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惊吓。然而尽管如此,朝道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伤心的自己在旁人的邀请下,随波逐流加入的组织呢?

面对这个疑问,权田哼了一声回答道:

「她会出现在那里也是理所当然的吧?香澄歌织正是我们恋爱警察『Q比特』的最高权力者,也是这间学校的恋爱警视总监。这个学校里的恋爱事件可以说是由她一手包办的也不为过哪。」

「咦,真的吗?香澄学姐是学生会长吧,您说她是恋爱警视总监?话说回来,恋爱警视总监又是什么样的职位啊?」

朝道心中所认知的常识发出轰然巨响,逐渐崩塌。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防备恋爱,并且对其进行监督的总监督。这就是香澄歌织。」

「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对方越是说明,朝道就越是无法理解。

「总有一天你会懂的。总有一天哪……」

也不晓得是不是知道朝道心里的想法,权田的态度十分冷淡。

「结束了哪。那么也该走了。」

权田咕噜咕噜地喝光可可后,将空罐放在桌上。

「嗯,也有不少和你一样内心受伤的失恋成员。所以你就别再哭了。」

权田一边发出嗝的一声,散发出参杂着可可的臭味,一边安慰朝道。

「呜呜……我想应该只是告白时机太糟糕的关系。香澄学姐当时看起来心情好像不太好,现在想想,如果我在前一天告白,也许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了……」

朝道一脸恋恋不舍地深陷在前几天的失恋情景之中。

「不,你之所以会失恋,和时机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想不论你是什么时候告白,应该都会被甩。」

才刚安慰完自己,下一秒对方就对自己放了冷箭。

「咦咦!?」

朝道瞪大双眼,一脸受打击的模样。

「等、请等一下!这种说法我无法接受!那请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会被拒绝呢!?」

「你就是原因啊。」

权田不留情面地说道。

「才不是呢!」

朝道否认。

「……不,你就承认吧。」

「我不承认!」

啪叽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断掉了。

「给我承认!」

「噫!」

突然被对方怒吼的朝道吓了一跳。

看着不肯面对事实的朝道,权田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这家伙麻烦死了!罗里罗嗦一直把自己被拒绝的原因怪到其他人身上!你被甩和旁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啦!会失恋的原因完全在于你自己!」

「好、好过分!怎、怎么可以突然发火啊!」

被突然发火的权田吓到,朝道泪眼婆娑地说道。

「才不过分!对过去的恋爱一直无法忘怀……真是娘娘腔,不,是超级娘娘腔!」

「超、超级娘娘腔!?」

「最高等级的娘娘腔,就要这样称呼啦!话说回来,你那是什么告白啊!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人火大!」

「火大!?请不要随便对人家的告白感到火大好吗!况且阿权你当时还称赞我的告白很好,说是很棒的告白呢!!」

「那不过是为了安慰你的谎言啦!」

「谎言你刚才说谎言?太过分了!」

「是啊,我说了!而且过分的是你的告白。你还记得你自己当时告白的情况吗?」

♥回想♥

那天,阳方朝道在约好时间的一个钟头前就站在那棵樱花树下了。

「呼——呼——呼——」

喘个不停的朝道兴奋地等待着。

咧开嘴巴露出有些恶心的微笑,在等待心上人的朝道,脸上表情说白了就是丑。

这位可怜的丑男引颈盼望之人,在约好时间的五分钟前准时出现。

「阳方同学……」

在太阳逐渐西下的黄昏时刻,香澄歌织的表情被阴影遮盖住,这让朝道看不清楚她的脸。

「呼——呼呼!?香、香澄学姐!」

朝道正好在表演奇怪的呼吸法。

「没办法在学生会办公室说的重要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呢?」

无视了朝道诡异的行为,只询问重点的歌织脸上是一如往常的扑克脸。

和平常一样,她说话的语调不带任何情感。她就是这种人。

就连学生会里其他长期和她一起活动的学姐学长们,也都说从来没看过她的笑脸或是高兴的样子。

但是,只有朝道知道,她笑起来的样子是多么地美丽绝伦。

在樱花树下见到她一闪而逝的笑容后,朝道至今依然无法忘怀。

想再一次地看看那个表情。

想让眼前的她露出笑容。

所以那天,朝道决定要向她——向香澄歌织告白。

「香澄学姐,我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

微风静静地拂动早已凋零的樱花树枝。

「……所以我才问你想说什么呀。」

字典里不存在感情、情绪这些单字的歌织,十分讲求效率地开口询问结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