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王历二六七九年 ~ 一○月二四日


希加兹米魔导王国王米库尼的谒见间,若与艾萨加公国公雪萨加的「史维塔城」相比,首先明亮程度就不同。公国那边了防备外敌,刻意减少了窗口的数量,内部照明的篝火与魔法烛光称不,所就连白很昏暗。王国就不同了,建在树内的王宫严禁火烛,取代,窗口设计特别,配置了量的魔法烛光。相乘效果令王宫显窗明几净。再加树木特有的温暖,待有旷神怡言。

面是木板铺的,随处埋有玄武岩切圆板制的石板魔法阵。从人告诉我是干嘛的,或许有什特别的途。

现在,幽朵女王就坐的王座椅背高归高,倒不是那卖弄奢华的光石椅,纯粹木材打造。纵使有王椅常见的绚丽豪华感,随处雕琢花草树木的精巧造型,及陈年酝酿的艳色泽,依旧让椅子带有一股堪称术工艺品的高雅格调

女王的身体尚未完全痊愈,因此琪莉露在一旁待命。母女俩穿戴着纯白礼服及秘银制──与银类似的稀少金属──的王冠,像两人排在一,了真的是一姊妹。一七岁二四岁吗~……精灵族果专搞年龄诈欺。

「了不愧此勋章,人今必将持续精进,令更罪人更生。」

在银师傅番感言,勋章授予式宣告落幕。

是了报答击退魔王军的功劳授章,我正是此才谒见女王的。

亚尔缇娜有了应急的刀鞘──庵说那不是剑──收的宝刀加萨克劳帝斯,我则是了一身满是花边──亚尔缇娜一直吵不停,搭一条紧身裤──的爱新服装。

不,讲是讲「我」,实际并有全员齐。包含授章方与受章方在内,整授予式有少少五人。亚尔缇娜、我,及银师傅三人依序排一排,口挂着花冠造型的勋章,由是秘银制,所宝饰品是价值连城,拿卖换一笔财产的程度。

琪莉露公主身分由辞退了勋章,至庵与沃路特则了他各的理由不在场。

庵从次谒见艾萨加公,就扬言绝不再席类场合,今他说做了。

至沃路特……像又从罪人更生塾逃亡了。说什他价值一○○○○○○史努库的光货眼神流露太贪,结果被银师傅认定他重返社言早。唉~不是不明白沃路特已经受够了的情啦……

因生些插曲,他俩的勋章就由我银师傅代领了。

说勋章,我昨终领梦寐求的毕业证书了!

病初愈的校长魔王军的有所耳闻。校长听是我魔王军给打退,便无条件证书亲手了我的手。慎重见,我是超级魔法使养校的模型缴了,不派场我就不清楚了。无论何,我总算任何人抬头挺,毫无顾忌说我正式毕业了!

不不提女王与校长什回复,一切像归功庵──正确说包括京──的火焰。

火焰带的净化。

他俩的火焰更消灭龙血中含有的毒素。

在飞龙背眺望的库拉盖峡谷与幽朵河,有米库尼水路流动的水,的确取回了原本的清澈与冷冽。庵说不再有毒水扩散致病,指的就是回。

今被称免疫的力,所存在我体内,是同的理由。亚尔缇娜跟我在艾萨加公国被庵的火焰至少烧一次。急速复原的琪莉露、银师傅,及沃路特不例外。至庵原本就是火焰的宿主,就算被亚历劫喷了龙血淋头,根本算不什。

在米库尼奔驰的紫炎,则被「不灭净火」置王宫最深处的祠堂祭拜。短间内,了治病息灾,各参拜净火的精灵必络绎不绝吧。

有,今的文件无庸置疑增加一条「龙血具有毒」的说明。

「亚尔缇娜.维克托利亚斯。有一件东西必须给你。请前。」

亚尔缇娜在回应的同向女王行了公国式敬礼,并走向女王面前。

在旁守候一幕的琪莉露罕见露一脸安详的表情。从些方就果是位公主,懂区分间场合。

「是……」

手的是一枚戒指。

不晓是什材质,不年代似乎很久远。

「母,那枚戒指是──」

「错,与我希加兹米王相传的是同一戒指。」

琪莉露像有,其实我跟一觉似曾相识。不底是什候在哪的,是三圆形合一的造型,我真的有印象。

「我一直维克托利亚斯已经绝了,直遇见了你。既血脉仍在维系,枚戒指就应该由你继承。毕竟是赠与亲近者的遗物。」

「遗物……」

「据说戒指刻着的三光纹,各代表着日、月、星。从前或许带有某涵义,但今已经……」

「幽朵女王陛,请您告诉我。我的族究竟──」

,突有人猛力打了谒见间的门。

在场所有的人全向了者,

「恕我无礼!」

入口现了一位身着骑士般铠甲,长相幼齿的男人。

「我艾萨加公国,眼有十万火急必须向王国禀告!我是公国骑士团的见习骑士,名叫──」

「你怎跑!」

「亚……亚尔缇娜前辈?原你人在儿吗~?」


银师傅就此退,见习骑士外头待命了。所谒见间头剩幽朵女王、旗莉露、亚尔缇娜与我四人。

位有与派往公国的侍女换一般的闯入者,我带了一则惊愕无比的情报。

「继曾我国留的米公世子,艾萨加公竟世了……亚尔缇娜,艾萨加公患病一你曾有耳闻?」

「不,公国方面透露任何消息给我。啊……所米公世子才……」

我了同的答案。

那公世子,在庵拿「挖矿找己国挖光石土就」的理反驳他,他回答「已经等不了……」搞不指的就是艾萨加公生病的情。先不论身分,艾萨加公歹是他的亲生父亲,知病情不奇怪。

「伪造光货的件,再加两位的世,阵子真的是太让你劳了。」

我点深感同情。话说回,艾萨加公了,就算侍女有赶,公国概不是派援军的状态吧。有提笼城抗战等待援军的计策真的是太了。

「已经必隐瞒了。亚尔缇娜,现在就告诉你维克托利亚斯的真相吧。」

女王口的,是有将沉淀历史挖水面的,追溯至二○○年前半兽人战争的故。

,有人类居住的直辖──现在的艾萨加公国的位置──的居民在莫功绩,获了独立权。北方的土虽称不特别丰饶,光货的埋藏量不,但从治区独立的势头似乎相高涨,此止与台面的历史相符。

不接就有留具体纪录了。据说公国建国,身独立功臣的维克托利亚斯祖先,在建国的混乱期遭了谋杀,最一切被艾萨加族给夺走。就是在的局势,一立宪君主制国的领,独立了绝君主制国。,公国已是独立国,不干涉其内政,维克托利亚斯的血脉既已断绝,王国乖乖旁观者──我觉其中有部分是因王国原本就不喜欢无谓争就是了。

就,维克托利亚斯名艾萨加公国的历史中遭了抹消,再无人公国内流传名号。公国的识字率所偏低,搞不就是有意隐瞒的一面。

我──除了女王外的三人听完,惊讶阖不了嘴。

维克托利亚斯血脉明明断绝了,什有亚尔缇娜的存在?

果是生女,双亲又是谁?

维克托利亚斯希加兹米持有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