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Gram(2)

灭。

之后留下的是没有粮食,受到饥饿支配的大规模捕食者群体。最后它们会为了寻找食物,跑到特定区域外将所有生物啃食下肚。

过去有许多村庄及城镇都被像这样引起的厄兽暴动袭击,因此毁灭。

更糟的情况下,过去也有国家被大量涌现的饥饿厄兽巨浪吞没的案例。想像一下住在那里的人们下场,也悲惨得令人害怕。

看来察觉到厄兽暴动征兆的不只是我。

证据就是在森林里狩猎的兄弟,遇到了拥有「银闪」这个别称的一流女佣兵。

她是公会派来的调查员。应该是考虑到真的发生了厄兽暴动的情况,才会派高手过来。

而我的担忧完全料中了。

这时我犯了一个大错。

我误判了厄兽暴动正式开始的时间,没有硬劝兄弟撤退。结果兄弟差点被第一波袭击吞没了。

幸好我们成功击退了第一波攻击,我强烈地建议兄弟这次一定要撤退。

然而他反而跑进森林深处。

他担心为了调查,而往森林里走的银闪。

这个行动对我来说很出乎意料。

虽然兄弟有时会做出奇妙的行动,但他不是笨蛋。他能确切地分辨出自己是否办得到,我认为他是会在自己办得到的范围内,果断地采取行动的人类。

然而,这时的兄弟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事,仿佛是受到什么驱使一样。

我们来到森林深处时,撞见了银闪和巨大的厄兽──狗头王战斗的场面。

狗头王是狗头人群体中的突然变异体。

它拥有远远凌驾于一般狗头人的体格,天生就会让其他狗头人服从它,而怀了它孩子的雌性狗头人,生下孩子的速度会比平时还快。

雌性狗头人几乎都会无法承受胎儿的快速成长而身亡,但一次诞生下来的狗头人数量很多,要弥补雌性狗头人的消耗是绰绰有余。

狗头王的诞生与多到满出来的食物。两者合起来必定会引起厄兽暴动。

兄弟在暗处注视着战况时,战斗在银闪比狗头王占有优势的状况下进行。然而被逼到绝路的狗头王命令手下发起人海作战。被敌人数量蒙蔽双眼的银闪挨下了狗头王的攻击。

脚受了伤,再也无法行动的银闪露出了「我的人生到此结束」的绝望表情。

这一秒,我透过抓着枪柄的手,感觉到兄弟的心猛烈地动摇了。

这时我发现自己误会他了。

挨下狗头王的一击后,我从兄弟的手中弹飞出去。不过即使与他分开,我也知道兄弟的情绪不断激昂起来。

「因为我想救你,所以我要救你!如果女人遇到了危险,我会二话不说地救她!所以我才会在这里!是我决定要这么做的!」

我再次确定……

──悠基纳肯定是我等待已久的男人。

我为什么会忘记呢?

庞大的野心一点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自己的选择赌上性命的强韧心灵。

不管他人,依照自己的期望贯彻信念,傲慢且桀傲不逊的决心。这才是挥舞我的人该有的素质。

为了刚认识的女人,毫不犹豫地赌上性命的大笨蛋──这才适合当我的兄弟。

「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不知不觉间高声大笑。

我有多久没有这么激动了呢?说不定,有一股比过去的使用者们挥舞我时还强烈的着迷支配了我。

「那份私欲!那份傲慢!我在此承认名为悠基纳的男人是真正的主人!!」

我和兄弟(悠基纳)之间逐渐产生连系。

「我将作为汝之武器,与汝同行!」

我大喊宣誓。

今后等着我兄弟的可能是波涛汹涌的人生。他应该没想到世界会为了与魔王战斗而逐渐陷入混乱。不管怎么说,我这个兄弟一定会置身于其中。

一想到能和这么有趣的主人一起走上这条路,真的让我高兴得不得了。

「来吧,吾主(主人),喊出来!喊出汝之武器──我的名字!!」

接着──悠基纳咏唱了。

是我的名字。

「来吧,格拉姆!」

下一秒,被兄弟握住的我挥出将逼近的狗头王打飞的一击。

「在此缔结契约!」

兄弟握着我的左手上,刻上了作为契约证明的圣痕。这是直到他死去都无法斩断,在这世上最坚固的关系。

「获选之人啊!汝自此为英雄!为了一己之欲,为了一己之义,为了一己之霸权!」

我带着祝福高声宣示:

「吾名为『魔刃格拉姆』!!是『英雄』挥舞之刃!!」

──愿我俩这份交情能够长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