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杀,杀了我吧!(2)

么觉得吗?」

「不觉得」

「这,样啊……」

真绫落寞地垂头丧气。

但是,不能忘记。

要听别人把话说完。之前这么警告我的,不是别人,正是真绫她自己!

「回到家就能看到真绫,在家里也能和她对话。我是不是已经在那个楼梯口,记住了和真绫一起生活的感觉呢?」

「~先打入十八层地狱再夸上天的想法,很卑鄙?」

「真绫,你说反了,反了。」

「没说反!真是的,真的是个没救了的男生。我说完后再用更强烈的语气重复同样的事情……」

「呼,哈哈哈!太遗憾了哈!你现在才发现已经晚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羁绊』这个词,但打开门后,发现重要的人在等着自己,并记住了这种幸福感,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诶?!等下,诶~」

「这样让人满足的时刻,我怎么会察觉不到呢?」

「啊……笨蛋,真的是笨蛋……」

我自认为说了非常聪明的话,但不知为何却被说成笨蛋。

但是,我也确实觉得说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话。

「但是,呢?」

「怎么了?」

「你也有不满的地方?」

这是在这次的语言交锋中,已经存在的信息。

也就是说这是从攻略对象那里寻求回答的提问。

现在成为我爱读的书的《恋爱必用认知心理学》——书中提到的苏格拉底策略,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融入日常对话中!

在这里,切下一张牌,恋爱战争。

「是啊,说实话,我是真绫的弟弟这个现实,也不是没有想过。」

「嗯,看来你不太喜欢当我弟弟。」

「不是当不当的问题,而是面对必须成为弟弟的现实,我有一点情绪。」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点情绪,不是好恶的问题……嗯,我也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尽管如此,实际上我也打算今后继续当修一郎你的姐姐。」

冷,冷静点!

冷,冷静,要冷静地分析现状!

没有正确的信息就不可能达成目的!

确实,我在脑子里分析了好几次真绫对我的态度,虽然很狼狈。

回想起来,多数情况下最后结论都是令人绝望的。

但是,原来那些分析和现在这个事情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啊!

不得不承认。

真绫以远远超出我设想的速度,开始把我当成普通的弟弟来对待!

「真绫」

「怎么了?」

「为什么把我的脚当成枕头压着?」

「我困了。」

「那就上床睡觉呗。」

「你不会趁机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以自己的自尊发誓,今晚就算是世界要毁灭,我也绝对不会犯罪。」

「啊,修一郎,就是你这么说才让我不放心的。」

嗯,这难道不是我的拿手好戏吗?

「算了,好吧。」

「一点都不好。」

「唉,不好就不好吧,时间有限,真绫,快点吧。」

「好吧,我同意!嘿嘿!」

「……」

「时间有限,快点!」

「……嚯?」

「呼呼,好玩吗?」

「这就是小小的抵抗吗」

「哼!不对!这是对叛逆的修一郎的惩罚!」

「哼,我明白了。真绫竟然如此固执地坚持我们是姐弟,说实话,我很吃惊。」

「啊?呃,嗯?知道就好!」

「坦率地说,这远超我的预想。既然你坚持这样,今晚,就让我以你的手心为战场与你一较高低吧!」

说完,我从真绫手中夺过遥控器。

接着,打开真绫喜欢的频道中,与真绫朋友不同的频道给她看。

「啊,这是另一个频道!」

「好了!现在你已经深刻理解了吧!姐弟之间,争斗是与生俱来的!」

「喂!不要随便换频道!」

「什,么……?」

真绫躺在我的膝盖上,动作太激烈的话,有可能会受伤。

正因为如此,我才摆出要飞天的姿势,伸出手,尽可能地把遥控器从真绫身上拿开。

「嗯……够不着。」

「嗯!姆!!!!」

但真绫爬起来,完美地拉近距离,伸手去拿头顶上的遥控器。

这、这样下去,不好了……哇!

埋在可爱女孩的怀里,社会性死亡……哇!

我不认为真绫会瞧不起我,或者让我把这件事散布出去。

但是我所在的学校只有一个团体,对象只有真绫。如果被强烈意识到自己是「姐姐」的真绫所吸引,实际上无异于社会性死亡!

退一步讲,有不能触碰奇怪的地方的物理层面的理由。

还有同样强烈的,哪怕只剩下一点点,想被这么对待的精神层面的理由。

到底该怎么办?!

确实,对方是真绫的话,我连初学恋爱的紧张感都能避免。我想永远这样下去!

脸都能埋进去的大小,稍微挤压一下就会变形的柔软度,理所当然是真绫的体温,牛奶一样平静的味道,以及不是从胸前,而是从头发散发出来的香草的香味。

真是令人绝望的状况!让我不要产生误会什么的,太难了!

啊,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发出的呢?

「浴缸里的水加热好了。」

「啊?你还什么节目都没看呢?」

「啊哈哈……」

原本就是为修一郎泡澡而烧的水,所以就先让他去泡澡了。

隔着这仅存的一扇门,我喜欢的男生正在洗澡。

我在盥洗室兼更衣室里,从门的另一边,老实说,有点,真的有点,那个……、色情、想象的事情,嗯……不可否认。

我并没有泡澡,全身却热得滚烫,简直要完蛋了。

从洗澡前到洗澡后,脸和身体都发烫。

这一切都是心脏剧烈跳动的缘故。

「修一郎?」

「——怎么了?」

「抱歉打扰你泡澡了。我能用一下洗手间吗?」

「没问题,这儿本来就是你家。不需要特意征求我的同意吧。」

真是的!这都没意识到,太卑鄙了!

好烦恼啊……。虽然觉得虚荣也有点可爱,但是因为虚荣,所以对自己的负面思维也有耐性。

「顺便问一句,你现在紧张吗?」

「紧张什么?」

「洗澡的时候意识到我就在门的另一边。」

「确实会有不习惯的感觉,但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今后这种事情慢慢会习惯的。没关系的,你放心吧。」

笨蛋……。我满怀希望地问他,他真的已经意识不到了……。

就在前几天,我们还那么亲密地约会呢。

啊~!我不管这家伙了!

请朋友帮忙,还撒谎了!尽管其实从一开始就被咨询过「今天男朋友要来我家住,我该怎么办才好?!」这种问题……

不过,就算我情绪失控了,那也要怪修一郎,谁让他在不好的方面倒是理解力超强!

「嘿咻」

我开始脱衣服。明明喜欢的人就在门的另一边。

马上就要让修一郎看到我的裸体了。

心在狂跳。

好紧张。

但同时,虽然事情的发展可能不会完全如我所愿,我也还是很期待。

现在这两种情绪混在一起,我自己都分不清界限了。

仿佛是身体在擅自活动,而我抽离的意识却在以第三人称视角旁观。

镜子里穿着内衣的我。

取下胸罩,开始脱下内裤。

我的手在此刻突然停住了——就在我刚脱下内裤,赤身裸体时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