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我实在是太机智了!

不是我自夸,我拓原修一郎可是早起族。

前几天是因为搬家而疲惫不堪,才被真绫叫醒的。本来每天

「作战开始。」

首先拉开窗帘确认天气。今天晴天——是洗衣服的好天气。

而且这栋房子的二楼也有阳台,这一点也已经调查过了。

没人看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我像往常一样,在这个时间点再次拉上窗帘换上衬衫。

接着下到一楼,每天早上,我都一边让洗衣机运转一边自己做早餐。

今天也打算先确认一下待清洗的物品弄脏的地方再依次把它们扔进洗衣机。

然而,此时问题出现了!

「嗯?哇!」

虽然发出的声音有点滑稽,但现在已经不是该在意声音的时候了……

…哦呼!

在看清楚手中抓着的是什么东西的瞬间,我松开了手……

「真绫的,内衣……?」

而且,这还是她昨天刚穿的。

当然还有她的胸罩!尽管不能确认尺寸,但目测比我的手掌还宽几厘米!

「这下麻烦了啊。」

从她的内衣上充分感受到了真绫的生活感,这对我来说是个令人高兴的意外。

但是,她的危机管理能力的不足实在是太致命了。

她至少该把这些东西分开放到别的洗衣笼里去吧。

「有什么麻烦事吗?」

「随着我们住在一起,问题也逐渐浮现了。」

「嗯嗯。」

「虽说这都是由于我做事欠考虑所导致的,但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清洗比较好吧?」

「我又不介意。」

「是吗,谢谢。」

「你要洗我的内衣也行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诶?」

「而且啊,真绫。」

「嗯?」

「你什么时候在这的?」

转过身一看,穿着睡衣的真绫就站在洗手间入口。

她刚睡醒头发有点散乱,表情看起来也有些迷糊。

用宽松的萌袖捂着嘴巴缓慢地打着哈欠,眼神显得非常困。平时她那在我眼中像太阳般耀眼的笑容,此刻变成了略带慵懒的微笑,像温柔粘人的小动物那样可爱。

「……哈唔,早上好,修一郎。」

「啊,早上好,真绫。」

「嗯,你早上五点就起床?」

「抱歉,把你吵醒了?」

「没,我平时也是五点起床。虽然是很困啦……」

「啊,但是。」

「怎么了?」

「嘛,如果要使用我的内衣来做色色的事情,那我还是希望你回去再睡一觉哦。」

「……什!?什么,不是这样的!你刚才有看到的话就应该明白的!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生活作息规划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并执行而已!」

「不使用一下吗,我的内衣?」

「废话!我怎么能去犯下这样的罪过而被重要的人嫌弃啊!」

「诶?!」

「虽然我也明白你是在捉弄我,但这种轻率的话还是不说为好。」

不是喜欢的人而是重要的人。

不管她是作为我的亲友,姐姐,或者是意中人也好,都可以接受这种说法。

呼,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嗯,修一郎。」

「啊?」

「你很罪恶。」

「为什么?」

我刚才那句话应该很完美的啊!

「不自觉地说出那种话,让我觉得你是个相当罪恶的男子。」

但实际上,真绫红着脸,湿润着眼睛,有点害羞地低着头。

如果按字面意思理解她的话——我大概是做了一件对对方来说相当无可挽回的、罪孽深重的事。

「修一郎正一脸认真地思考着。」

「啊」

「每当你这个样子的时候,你啊」

「嗯?」

「思考得越认真,越会得不出结论的。」

「不对,等下,你这逻辑有点奇怪吧。」

「我敢保证并不奇怪。」

「你认真的吗?」

「还有,这本来就是我应该问的问题吧。」

说来也对,很难想象我这种人会是多数派。

于是真绫就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吸了口气,停顿了一下。

「喂!我好像打乱你的计划了啦?你要开洗衣机,然后刷个牙吧?」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结果我就开始刷牙了。

镜子里映着并排站着的我和真绫。看着这个似涨潮般悠闲,但又实实在在的让人十分满意的景象,我深切地感受到「原来这也可以成为我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啊」。

「嗯!嗯!」

被真绫的身体轻轻蹭了一下,我的视线转向和我并肩刷牙的她。

她用手撩起自己的头发,把牙膏吐了出来,漱口。

「这样一起洗漱的话,很有一起生活的感觉吧?」

不要在这个时候说那种话啊。

镜子里的自己无法否定她刚才所说的话,脸都红了。

ーーーーーー

「真~绫~」

「杏?怎么了?」

「今天一起去唱卡拉ok吧?——我还想再邀请几个男生。」

下课后的教室里,我的手机里——

真绫:我先回去了哦?

修一郎:好的,老地方见。

——就在这样的对话即将结束之际,传来了同班女生的声音。

顺着那个声音看过去,真绫的座位上聚集着几名男女。

除了真绫之外,还有五名男生,四名女生,都是校内人气很高的同级生。

「啊,对不起啊,我今天预约了牙医……」

并没有吧。

「不会吧,好不容易因为顾问不在才有的社团休假!」

「是啊,还是多一些人一起玩比较好。」

原来如此,社团指导不在吗。

"好可惜!这次真绫像金属史莱姆一样没法加入我们的队伍了呢!"

「嘛,我们倒是随时可以和你一起玩哦.」

「嗯嗯,嘛,下次社团休假大家再一起去卡拉OK吧?」

说完,真绫拿起书包走出了教室。

然而到了走廊,就在要消失在门的死角的时候,真绫转回身来。

然后面带快愉快的微笑,挥了挥手,这才回家去了。

「佐藤同学,她刚才是在对谁笑呢?」

「应该是对我们所有人吧」

「安达你该不会对真绫有意思吧?」

「没那回事,但她很可爱嘛。虽然没喜欢上她,但如果被她告白的话会开心到飞起,差不多这样?」

「会心跳加速这我理解,但你这明显只停留在朋友关系上嘛。」

「总之,萌花,还去地铁站么?对了,如果有男生把别的学校的帅哥邀请过来的话,可以从我这获得一张拉面店的优惠券做奖励哦!」

「杏,只要是帅哥就行吗?」

「也不是啦,就是想快点谈一场甜甜的电视剧里面一样的恋爱嘛」

在离家最近的车站的环岛附近,我发现了真绫。

真绫像刚才一样,开心地微笑着向我挥手,一路小跑过来。

「你刚才注意到我向你挥手了吗?」

「注意到了。」

「心跳加速了吗?」

「是啊,跳得很厉害,想着万一被同学发现了咱俩关系的话该怎么办。」

这样闲聊后,我们俩开始并肩走回去。

虽然有过很多次放学后两个人一起说话的经验,但此刻还是有种新鲜感。

毕竟这是第一次我俩同回一个家,以前从没有过。

「话说,你不用去看牙医的吗?」

「虽然我那么说,但其实并没有预约,所以没事的啦!」

「不管怎么说,如果我们现在被他们看到就完蛋了。」

「要这么说的话,那不是早就完蛋了吗?」

「你,你说得对。」

「所,以,呢?修一郎,你要买布丁给我吃吗?」

「啊,那我们现在去便利店吧。」

「OK!」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布丁冷藏后更好吃。不想吃不凉的布丁。

我们意见一致,决定暂时休息一下。

虽说如此,但也不能因此就盲目地放任时间流逝。

「为什么会有作业这种东西的存在啊?」

「为了强迫那些还没发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的学生发现这些才留的。」

一番讨论之后,我们决定在真绫房间的矮桌上做地理作业。

然后,换上休闲服的真绫用脚尖轻轻地戳了两下同样换了衣服的我的小腿。

「如果找到了对自己来说不可或缺的东西的话会怎么样呢?」

「就会或多或少地减少必须完成的作业量。」

真绫再次用脚尖轻轻地戳了两下我的小腿。

「那就是说,越是说真的不需要作业的人,就越需要做作业吗?」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