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们讨厌马芬蛋糕

终于接到电话,已是抵达这别墅的第三天。

电话彼端,连的声音带着充实的光辉。

这个男人,对于让女人苦等,自己忙于工作的当下状态似乎非常开心。他是个热爱工作到已经无药可救的男人。现年四十二岁,仍然单身,目前是服饰公司的社长。

「你在做什么?咪咪。」

「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的怒火已濒临爆炸,但在那其中,也混杂了一点点听到他声音的喜悦,让我自己都感到窝囊又恼怒。

「我好不容易请了假前来。结果你却不来,难不成是要叫我在这里扫地当管理员?」

「别这么说嘛。我起先也是抱着那个打算请了假,可是临时有工作……」

「算了。总之你到底什么时候要来?我请了一周的假,现在已经浪费掉三天了,不然我干脆就这样收拾行李回去算了。比上次去夏威夷更烂。」

「你先别冲动嘛,咪咪。拜托,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去,不过今天接下来我还得去见个人。已经约好了吃晚餐,我想会弄到很晚。明天……」

「你的意思是明天能来?」

「不知道,总之你先待在那里,拜托。」

「我不要……」

鸟井连这个男人很像小朋友。换言之,面对好吃的点心,尽管现在不想吃,大人如果作势要拿走,小朋友还是会又哭又闹:

「啊。等一下,那个我要吃,不能拿走。」

可是拿在手里又不吃,只要拿着就满足了……。

「我会去,我会去。」

连频频安抚我。

「那栋别墅,一个人享受也算是不错的假期吧。你可以吩咐『鱼政』尽管替你料理你爱吃的。」

「这算哪门子不错的假期!这里入夜之后还有飙车族呢。去年都没有这种情形。」

「噢──」

「怪可怕的。你快点来。」

「好啦我也想快点去,听到你的声音我就忍不住了。咪咪。」

「干嘛?」

「我喜欢你。我爱你。」

「有时间讲这种废话还不如赶紧过来。像我这种美女,被冷落一旁会怎样那可难说喔。」

「你可别把飙车族拉回家。」

「这个很难说喔。比起工作中毒的大叔,我更喜欢落魄潦倒的小伙子。」

「可恶。」

这样斗嘴时,连似乎觉得很幸福。

「真希望有两个身子,可以分别给工作和你。」

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满足。

「哼。如果那样做,味道岂不是变得更稀薄?你本来就没什么人味了。」

「啊──好想今晚就去见你。可是已经约好吃晚餐,明天还得陪客户打高尔夫球……」

「那种应酬,干脆放鸽子算了?偶尔一次有什么关系,我都已经在这里被放了三天鸽子。」

连无论午餐或晚餐都习惯谈公事,我明知如此偏要这么说。

「那可不行。好了,我会尽快早点过去。」

连准备挂电话,又说:

「『鱼政』现在有什么?」

「昨天有沙丁鱼,说是可以做鞑靼鱼肉。」

「你吃了?」

「一个人吃那个有什么意思。」

「知道了知道了,这下子,我又多了一个赶紧过去的乐趣。你可别出墙,要乖乖等我喔。」

「我偏要!偏要!」

连忍不住嘻嘻笑。

「那边的浴室,可以用吧?」

「嗯。干嘛问这个?」

「好好洗干净等我去收拾你。」

「去死啦。猪八戒。」

「如果真的很闲,我让志门去陪你吧?」

「志门比你好。到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喔。」

「不不不,那种事可不能随便胡来。那小子很迷恋你。」

「他还是个孩子呢。」

「这年头的孩子最可怕。」

「若真变成那样,也是你的错。」

「不,你也有挑逗他。我明明看见了。」

这次轮到我开心地笑出来。连的侄子志门,目前在连的公司打工,是个大学生,连曾经带着他跟我一起吃过三、四次饭。

志门看起来很黏人,对我似乎颇有兴趣,因此我和连私下打情骂俏时,把志门当成最好的材料。

我对那种毛头小子当然压根不感兴趣,不过拿来耍嘴皮子倒是恰恰好。

连开心地挂断电话。我想起他那肉呼呼、可爱风趣、表情丰富的脸孔。虽然他并非帅哥,身材矮胖,对我而言却是魅力十足的可爱男人──虽说比他小了十一岁,现年三十一的我,说一个四十二岁的男人可爱也有点奇怪。

他那热血的、仿佛肉体正在冒蒸气的身体也极有魅力。

被他抱在怀中,仿佛海上遇难者获救,湿淋淋的身体被温暖的毛毯二话不说团团包裹的感觉。寒冷与恐惧令牙齿合不拢、正在喀搭喀搭颤抖时,有人口对口送上热汤,整个人顿时从芯子温暖起来,仿佛浑身的浆液都被温热。

连做爱时就像救难人员。

这点也让我特别喜欢。

我的意思是他很细致。

我并没有太多经验,但好歹有点阅历了,开始觉得「美好的性爱」与年龄无关。

年纪大的人也可能技巧拙劣,也有人年纪轻轻天赋异禀,况且那似乎也与想像力和感情纤细与否有关。

脑筋不好的男人和不懂得体贴的男人,不可能做到「美好的性爱」。

不过,连虽然喜欢做爱,却也过度热爱工作。这点很伤脑筋。

我自设计学校毕业后在企业上班,利用工作之余开始偶尔撰写时尚报导,当时我辞去工作搬至东京。我本来就喜欢画设计图,不知不觉成了插画家,顺带也写点文章,找上门的工作愈来愈多,总算一个女人家也可以自食其力了。

与鸟井连是在东京相识。当时因杂志采访去见他,双方都觉得契合,因此工作结束后相约去喝酒。

翌日,还在公寓睡觉的我接到电话。

「我现在必须回大阪。想跟你说声再见。」

是语带轻松的连。

「昨晚很开心,谢谢。下次在大阪喝酒吧?如果你到大阪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们再好好聊一聊。」

连早婚,生了一个女儿后离婚,他说目前单身。依他的说法那时就是因为太投入工作,才让妻子跑了,我也不大清楚。只不过,连是个爱撒娇嘴又甜的男人,似乎很容易博取女人的好感。日本的男人通常嘴巴都很笨,油嘴滑舌的他想必格外惹眼。

「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傲骨铮铮、干脆俐落的女人,那种扭扭捏捏的我可受不了。我公司虽然做的是强调女性化优雅风情的服装,但我个人比较喜欢中性化的女人。尤其是适合穿这种皮夹克的女孩子,最让人心动。」

我在大阪见到他时,正值严冬,所以我穿着黑色皮夹克和焦茶色灯心绒长裤,毫无女人味,但鸟井连说这番话时的表情,似乎是真的非常欣赏,眼中泛出浓稠的性感,厚实的双唇合都合不拢,看起来就很好色。他就腆着那副色眯眯的表情对我看直了眼,全然地,毫不设防。

他的毫不设防打动了我的心。

对什么毫不设防呢?对于我的轻视毫不设防。

这年头,不可被人轻视的意识,就像社会这艘船的龙骨,令人变得心肠冷硬。

能够毫不在乎这点,坦然露出让人轻视的弱点也丝毫不惧的鸟井连,让我爱上了他。

不仅如此,毕竟,他还让我体验到救难人员的那种性爱魅力,于是我当下暗想──

(跟他上床也无妨。)

实际上,我们过了半年才发展到那种关系。

连说「如果你想结婚那我们就结」,但在东京或大阪约会的关系已维持三年之久。

连说「那栋别墅,一个人住应该也会是不错的假期」是真的,爱海的连,在冈山县偏僻渔村外围的山丘上,盖了一座比较精致的别墅。

我没去过地中海沿岸,但是感觉就像是俯瞰大海的欧洲农舍风格。听说是委托大阪的建筑师设计的,前院铺着地砖,而且据说是特地向本地磁砖公司订制的。

宽敞的玄关铺着石板格外凉快。

后院是树木环绕的草皮,从这里也能看海。船只往来频繁,甚至令人忍不住惊叹穿梭濑户内列岛海域的船只航班之密集。

房屋四周有石墙与树木环绕,几年来树木愈长愈高,几乎已掩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