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小野寺达也感冒了

*

「这就是,自作自受吗?」

椿屋日向心情大好的样子。

「果然自我管理这件事是很重要的呢。换句话说就是生活习惯?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刷牙洗手也要做好。如果这样也都感冒的话那倒是没办法,但是哥哥你一个劲地喝酒,晚上还经常熬夜。这样的话会感冒也没办法的吧——?……呐你有在听吗哥哥?」

听着呢。

虽然是在听着但却不想说话。

发着高烧,咳嗽咳得停不下来,卧床不起。顺带着的日向的指摘,还全都是些合情合理的内容。而且就在不久之前她感冒的时候,达也还狠狠地说教了人家一顿。要是顶嘴的话也不过是自食其果而已。说不定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这么丢人。戴着口罩实在是让人笑不出来。

「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日向把毛巾里的水拧出来。

「哥哥你还是得多靠谱一点啊?作为大人不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可不行哦。晚上不准出去玩。喝酒也不行。晚上早点回来好好睡觉」

「大人很忙的啊。……咳,咳」

「以很忙为理由然后把身体搞坏了就没有意义了吧?」

一不小心反驳了一句,就被用正论怼了回来。

病人是无法忤逆来照顾自己的人的。达也再一次确认了这条铁则。沉默是金,现在也只能努力去恢复身体了。

「上次那事怎么样了?」

透过口罩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

椿屋日向所做出的“不正当行为”那件事。再加上达也突然间身体不舒服,几乎没有参与进这件事情里。就连自己都觉得太不巧了,同时也很没出息。监护人失职,不对,就算被说是教师失职,达也也没有资格抱怨。

「嗯——嘛没事的」

把湿毛巾给放到达也的额头上,

「我觉得没问题的哦。大概以后也是一切照旧」

「手岛呢?」

「美优酱也没事。她肯定能振作起来的。濑川同学和丰田同学也会陪着她的嘛。啊,顺带着也关心了我。她们说到了暑假就出去哪里玩,我就回了句谢谢」

「这样啊」

「嘛——毕竟我也没法上学,详细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受警察的照顾我也已经习惯了……啊,不过抱歉啊哥哥,给你添麻烦了。这一点我真的有在反省。之前的事情也是,真的非常抱歉」

达也虽然卧病在床,但还是知晓一定程度上的情况。

这次的事情并不应该是日向单方面地受到责难,这一点他也清楚。当然作为老师,作为代理监护人,想要说的话是堆积如山的——不过现在大概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总之事情算是有着落了。

与闹出来的事情的夸张程度来比的话,简直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解决方式了。

(这家伙打小就有着这样的运气呢……)

突然间,达也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椿屋加奈惠。

在银座开店的,日向的母亲。

「——真不好意思呢,达酱」

事情的第二天。

加奈惠叹着气低下了头道歉。

「我家女儿又给你添麻烦了。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还是抱歉」

「没事的这种事情」

达也躺在床上,诚惶诚恐。

「倒不如说是我比较抱歉。作为老师监管不力。在这种时候还因为感冒躺在床上」

「感冒这种事谁都会有的。而且,肯定又是我女儿把感冒传染给你的吧。……啊,不过那孩子感冒卧床,已经过了挺久了呢」

虽然做困惑状,但加奈惠并没有深入地去想。

「虽然最近我还想着是不是有所收敛了,但看来还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呢,那孩子。嘛不过不管我说什么她也是听不进去的……我也是那种,哪怕是说客套话也不怎么能和女儿相处得来的人啊」

加奈惠和日向非常的像。

把妈妈的身高缩小一圈,再把日向的年龄放大两圈的话,她们比起母女来说就更加像是姐妹了。而且还是双胞胎那种。她们的外表是就这么的相像。

内心也很像。据说加奈惠年轻的时候也留下了不少传说。虽然如今的她是以笑容绝妙的美魔女形象示人,但从那格外像样的抽烟动作上,可以想象得到过往的韵味。血浓于水。

「我会好好地教训日向一顿的。达酱你就放宽心地休息吧」

「不不不,毕竟这件事也不是她单方面的过错」

「但是啊,我是这么想的。那孩子最近的胡闹,果然是另有隐情的。她本来也不是那种会做无意义的事的性格」

「另有隐情是指?」

「你有没有什么头绪呢?」

「具体来说的话……嘛到了新学期环境也变换了,来往的朋友也变了。我觉得可能是受了这些方面的影响吧。就算不是这样,思春期也还是一个相当难办的年纪啊」

「话说换个话题吧」

加奈惠说了句「能抽根烟吗」。拿出一根烟来。

「这是我老公的事情」

「您丈夫?」

加奈惠的伴侣——日向的父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

达也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了。他本来也不是像加奈惠或者日向那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因为工作繁忙能见到面的机会也非常少。存在感稍微有点稀薄,但相当地认真、诚实、内心强大,达也觉得他是个这样的人。

「我和我老公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阿姨您和您丈夫吗?」

「嗯」

「但好像你们年龄相差还挺大的。十岁还是多少来着」

「是的呢,刚刚好差了十岁。他是比我年长的青梅竹马。住在附近的,温柔的大哥哥」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说嘛」

加奈惠一边吞云吐雾着说道。

果然非常的有模有样。一张和日向相仿的脸在做这种事情,让达也稍微有些迷惑。

「所以啊达酱。拜托你了」

「拜托什么」

「血浓于水」

……在不久之前,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那副光景不经意间在脑海中闪过。达也叹着气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哥哥没事吧?感冒加重了?」

「啥事都没有。只是有点累而已。……咳」

「这样。那差不多该去睡了吧?虽然这才中午呢,但病了的时候还是多睡比较好」

「嗯。那就让我多睡会吧」

「肚子饿不饿?要吃药吗?」

「没事。你也先回自己房间吧。毕竟你姑且也是以自我反省,这样的理由不去上学的。而且要是我的感冒传染给你就麻烦了。虽然有戴着口罩,但也不是绝对能防护到的」

「好的」

日向乖乖地点了点头,开始收拾四周。她本来就是个优秀的中学生。饭菜也能照葫芦画瓢地做得不错,虽然平时老是摸鱼但现在也打扫得好好的。作为负责照顾的人才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要是当了护士啥的,估计医院里会挤满男性患者吧。

达也“呼”地松了一口气,稍微挪了挪口罩的位置。

空调有在开着,外面正是酷暑。虽然还没正式地宣布梅雨季节已经过去了,但蝉鸣的声音却是真切的。哪怕关上了窗户也能听到吱吱的吵闹声。再加上闪耀刺眼的阳光、根本就不愿裹在被窝里。

「呐哥哥」

日向突然说道。

「你知道,因果报应这句话吗?」

「我可是语文老师啊。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是辞职好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和结果的对吧?」

「嘛差不多对吧。因为原本是佛教用语,意思已经有点不一样了」

「关于你为什么会感冒,你有头绪吗?」

达也哑口无言。

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公园里发生的事情。

藤本明日香。她好像也感冒了来着,应该没事吧。如果要说原因是『那个』的话,倒也没办法强力地去反驳。

然后,那么。虽然没有规定期限,达也对于自己的行动应该怎么样去处理呢。

「——没有。想不到什么」

过了一会达也这么说道。

「这样。没有啊。欸。哼」

「你在怀疑我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