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ogue

星村阳一,12岁。小学六年级。

在班里面算是长得比较高的,运动能力也挺好的,学习就更加厉害了。因为一直都在看书,他的知识储备比起同龄人要更加丰富。具有得天独厚的领导能力,沉着冷静的气场在女生里很受欢迎,在男生里也备受信任。

考虑到年纪的话他是个挺成熟的孩子。要说有没有成长的话那还是成长了不少的,也非常上进,对比自己层次要高的人相当感兴趣。

他并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

但是现在,他正在绝赞初恋中。

那个人的事情是好几年前就知道的了。

在阳一刚上小学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学校里家喻户晓的名人了。以一个星期一次的频率捅出些什么娄子来,一个月被叫到校长室一次。打架是家常便饭,损坏公物再加上扰乱课堂秩序。但凡能想到的坏事她几乎做了个遍,简直就像是在老电影里会有的那种大反派一样的学生。

无法理解的暴力狂。

明明只比自己大了不到两岁,却像是某种异次元生物一样。

当时在不久之前还在上幼稚园的阳一看来,那个人就像是从外星球来的生物。

在那之后过了六年。

虽然是在同一间小学但是却完全没有来往过,但现在阳一和她之间,有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交点。

「呀,今天也见面了呢」

「……啊,你好」

某城,离某车站不太远的公园里。

那天,阳一碰见了“那个人”。

小学的时候比阳一大两届。私立枞之木学园初中部,椿屋日向。

她坐在阳一坐的秋千的旁边,打开了自己带来的袋子。里面放着一堆像是从便利店里买来的零食。是所谓的放学路上自己买东西吃吧。一般来说这是不允许的行为。

「你要吃吗?」

「啊,好的」

「有薯片和巧克力还有qq糖,你要吃什么?」

「那薯片」

「有卡乐比和湖池屋两种,你要吃哪种?」

「你两种都买了吗」

「因为我饿了嘛。距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呢,真难顶啊——在学校里怎么说都是不能吃零食的——」

「会胖的哦」

「完全不会胖的啊,毕竟我是垂直生长又不是左右」

日向打开一包薯片「嗯」地向着阳一递过去。

阳一「谢谢」地伸出手,薯片哗啦哗啦地倒在他的手上。

在这里遇见她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因为在上的补习班的原因,阳一经常会来到这个公园,椿屋日向则是在放学路上经常会顺路跑到这个公园里来。注意到大家是同一所小学出身的也是她,在这之后,只要见到面都会多少寒暄几句,阳一和日向成了这样的关系。

傍晚六点。

五月末的这个时候,公园里亮堂得像是不需要照明。

「你脸怎么了,受伤了吗」

「嗯,一点点」

「打架?」

「嘛算是吧——」

「这是真的久违了啊,打架」

「嘛,偶尔一次——」

椿屋日向这么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翻开来看。她经常都会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书打发时间。阳一也把视线聚焦到自己带来的小说上。知道了椿屋日向出乎意料地喜欢看书之后,阳台也增加了自己的阅读量。学校不同,年龄也不同,对于小学生来说,这是为数不多的能多少接近一点与自己距离太远的她的方法。

阳一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大概是一周前。那个时候也在这个公园里和椿屋日向见面了。与往常不同的是时间。不是像今天这样的傍晚时分,而是差不多要开始注意辅导员(注:不同于中国大学的辅导员)的身影的时间了。阳一是偶然从补习班回来,椿屋日向则是说「因为哥哥很晚都还没回来」。

那个时候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秋千上。

秋千上有其他人坐在上面。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女喝着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酒,开着没救大人的宴会。

车站附近的广阔公园里,和秋千有一定的距离,是哪怕视力正常的人也看不太清楚脸的轮廓那样的距离。但阳一是班里视力最好的人。如何穿着的大人们在开着宴会这件事,他看得一清二楚。

椿屋日向一直在看着那两个大人。

是不是有什么很在意的事?

阳一问了之后她回答道。

「他们,是我学校里的老师」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肯定是会在意的。阳一如果是她的立场的话也绝对会很在意。然后第二天在班里到处说。

「哪个是老师啊?女的那个?还是男的那个?」

「嗯——两个都是」

「诶,那他俩是在交往吧」

「嗯——不知道」

她笑着说道,保持着还挺远的距离观察着秋千那边。

如同不动声响地,只是冷静地观察着从森林里抓来的独角仙那样。

阳一也再次凝视着,这样的椿屋日向。

……宴会继续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喝酒的一男一女终于一起走向了车站那边,椿屋日向也说了句「那再见」回去了。

阳一也跟着回了家,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姐姐。

姐姐是私立枞之木学园里的在校生。「诶——真的假的!?」姐姐相当兴奋地吵闹了起来。虽然阳一稍微有点后悔,是不是不说出来会比较好,但感觉自己一个人心痒痒也不太能忍得住吧。大概,就算被捂住嘴不让说也会说出来吧。喝酒的一男一女到头来是个什么样的关系现在也还是未知。当然他也不想去问椿屋日向。

——一周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阳一觉得自己并不是失恋了。

只不过是,自己喜欢的人好像已经佳人有约了。

这是非常,非常常有的事。倒不如说对着一个学校不同、年纪比自己大、从小学那就开始异常成熟的女性,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

只不过是在公园里偶尔遇见的,稍微说过几句话的关系,自己到底是怀抱着多大的憧憬啊?

「Elle est retrouvée! Quoi?l'éternité 终于找到了!什么?永恒」

椿屋日向坐在秋千上,看着书,突然间念叨了这么一句。

「诶?你刚才说什么?」

正在沉思的阳一,遭到突然袭击眨了眨眼。

「嗯——这个啊,是一句诗」

「诗?poem吗?」

「嗯」

出乎意料。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椿屋日向非常漂亮。

她长着像是模特或者女演员那样的脸,像是一直都在追赶着这个瞬间的流行,像是与涩谷和六本木的小姐姐们并驾齐驱那样,阳一对她有着这样的印象。当然这说的是如今的椿屋日向,虽说小学时代的她多少有点野孩子那样的感觉,但即便如此阳一也还是很惊讶。居然是。诗。poem。

那个椿屋日向在读诗。

这个椿屋日向在读诗。

「等下——?你这有点失礼诶——?」

「……诶!?」

「你啊,是不是摆着一副这种事情不适合你的表情啊?」

「不是怎么可能」

「在你举止可疑的那一刻就已经出局了啊」

“你这混蛋”日向拧着他的耳朵。

“好疼”阳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椿屋日向「啊哈哈」地笑着,

「嘛赶时髦这个我倒是承认的,但是总感觉挺——好——的,这首诗。所以我最近都挺入迷的」

「这是谁的诗啊」

「兰波」

「我有听过」

「可不是电影那个哦?」

「这种程度我还是知道的」

假的。

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的是那个知名的动作影星的脸。

但的确,这个诗人的名字是有听过。年轻的天才诗人,之类的吧。大概也是那种天妒英才,生活穷困潦倒的类型吧。

「Elle est retrouvée! Quoi?l'éternité 终于找到了!什么?永恒」

椿屋日向的视线回到书上,又再次念叨着。

「C'est la mer mêlée Au soleil那是沧海,融入太阳」

「……这是什么语言啊」

「法语」

「真厉害啊」

阳一很坦诚地佩服着。

就算只是念诗这个行为,也让距离拉得更远了,还是用原文念的。

「感觉挺帅的」

「很帅吧?」

「很帅」

阳一眼神尊敬地点点头,椿屋日向「啊哈哈」地笑着,

「嘛不过,我觉得自己能理解的也就只有这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