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五月末的某天。

日向被抬进了保健室。

*

「呀——小野寺老师抱歉呢」

迎接收到消息后急慌慌冲进保健室的达也的,是若无其事地坐在床上的学生。

「搞砸了。对不起」

「……搞砸了个鬼哦」

总之看起来很有精神。

达也放心了。但与此同时,由于不好的预想成真让他变得烦闷。

穿着体操服的日向,脸颊上贴着很大的纱布。

受伤。

而且还是在妙龄少女的脸上。

「并不是很严重的伤」

保健老师的松本伦子抢在达也之前开口解释。

「因为是过几天就会消失的伤口所以放心。也不会留下疤痕的。不过姑且呢,嘛」

「这样啊」

再次放心了。「太小题大做了」日向笑道。

「小孩子的时候不是每天都这样嘛」

「医院呢?姑且去一趟比较好吧」

「所以说太小题大做啦。已经好了所以没关系。擦伤而已」

「得给阿姨——你的家长联系呢」

「那个真心不要。我妈工作劳碌之后现在应该在睡觉。把事情搞大的话班里的气氛也会变差的」

「这样啊」

姑且作罢。

这里并不是强迫自己优先做出符合一般道理的行动的时候。首先应该照顾好学生。也仅限于此。

「能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不过没必要勉强自己现在就说」

「嗯——那个呢。和别人打架了」

「那个我知道。原因是什么?」

「刚开始只是口角,之后顺势就」

「发生口角的原因是什么?」

「不是什么大事。以口还口而已」

「就是想知道以口还口的具体内容啊」

「唔——嗯,好像有点头晕了」

日向像是故意的一般结结实实地躺在了床上。

看来并不想说这件事。上课时的吵架应当是有什么微妙的理由的,达也这样推断。大概是不想让老师触及的问题吧。现在应该优先照顾学生。

「我知道了。总之就像这样在保健室休息吗?」

「嗯——。其实回去上课也没关系。那可是体育课啊。急行跳高。我还蛮喜欢的」

「怎么可能让受伤了的家伙去做体育运动啊。你就休息到下一节课吧。我也会陪着的」

「欸——老师吗?」

「那你也可以从学校早退」

「那个就免了!会暴露给我妈的」

「那就休息。我在这陪着」

「真是的——!」

日向摆出一张臭脸。

不过也只是「摆出一张臭脸」而已。在达也长年的经验看来,这就是日向在摆架子。

保健老师很识趣地离席了。

保健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人。远处传来学生们呼喊的声音。似乎是某人在体育课的急行跳高中跳出了不错的记录,引发了些许骚动。

「椿屋。喝茶吗?」

「欸——?什么茶?」

「普通的粗茶。这边有茶壶和热水器」

「我倒是想要果汁啊——」

「别太讲究了。粗茶可以的吧?」

「好——吧」

日向缩回被子里面。

一眼看上去日向的心情似乎变得好多了。和在公寓的起居室两个人一起度过时的状态差不多。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那今天就劳烦老师照顾啦——」

「说是照顾,你不就脸上有擦伤而已吗?还需要做别的什么吗?」

「唔——那个呢,用湿毛巾给我擦汗怎么样」

「你又没有发烧啊」

「然后呢——,握住我的手,鼓励我说『没事的椿屋,轻伤而已!』什么的」

「没事的椿屋。你受的伤真的很轻」

「真是的——」

沏好茶。

两个人都啜饮着滚烫的液体。

时间静静地流逝。现在并不是让她说太多的时候。争执就发生在不久之前。有必要让她再冷静一会。

「好苦哦」

小口喝着喝不惯的粗茶,日向嘟囔道。

「很苦啊」

达也点点头,也喝了一口茶。

梅雨季前的上午。两个人透过窗户看着微阴的天空,倾听着从操场上传来的学生们呐喊的声音。

*

「彩夏没错」

濑川菜月坚持这一点主张。

教学楼一楼,在办公室旁边的学生指导室。

藤本明日香做好了长时间听取情况的觉悟。

「就算你说她没错」

明日香用委婉责备的语气,

「但是动手的人是你的朋友,丰田彩夏吧?什么错都没有这样的理由,实在说不过去吧」

「……………」

轻轻坐在沙发上的濑川菜月陷入了沉默。

初中少女式的顽固。是和若无其事追逐流行而化的妆、看起来很成熟的外表并不相符的,与年龄相衬的态度。

「手岛同学怎么看?」

不得不承认问题变得有些棘手了。

明日香向在场的另一名学生——手岛美优问话。

「椿屋日向受伤的时候在场的有丰田彩夏同学、濑川菜月同学,以及手岛美优同学你对吧。丰田同学没错的话,就是椿屋同学的错了?椿屋同学做了什么让彩夏同学不得不动手的事情吗?」

「不,那个」

手岛美优缩成一团。紧紧地耸着肩,握紧的双手夹在膝盖之间的样子,让人联想到某种小动物。

「和手岛没关系」

彩夏说。

「是椿屋嘲笑一般的说话方式的错。真的是在嘲笑。所以彩夏才动手的。不然的话我也会动手的。停学还是劝退什么的随便处置吧」

看来还没有冷静下来。从濑川菜月的行为上姑且知道了彩夏控制不住情绪的原因,即所谓的以口还口。

不过就算她说了停学还是劝退都没关系,但她并不是暴力事件的当事人。当事人是并不在这里的丰田彩夏。

让彩夏先回家去了。

由于吵架和人的一方变得心慌意乱,而被打的一方却和没事人似的。

(……呀不会这样的吧,一般打人的事情,丰田彩夏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变得有些精神失常了。从保护学生的观点上来看,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正面谈话。

这样的事情也是会有的。穿着打扮花哨的丰田彩夏也是正经长大的孩子。这样的事情也是会有的,明日香相信这一说法。打来说)

即就是说这次是件麻烦事。

都让明日香到学生指导室了,肯定是件麻烦事。何况当事人里面还有一位非常不妙的家伙。

椿屋日向。

在谁看来都有些风格不一样的学生,居然成为了纠纷的起点。或者说应该为她竟然平安无事地到了今天的幸运而感到高兴吗。

「所以,说到底」

明日香说回正题。

「为什么要吵架啊?问很多遍我也很烦啊」

「我也说了很多遍了。是椿屋嘲笑一般的说话方式的错」

「问的就是那个『嘲笑一般的说话方式』的内容啊。不知道说了什么的话,我也没法判断到底是好还是坏的吧」

「………」

双方各执己见,互不妥协。

看来不管怎样都不会开口了。

大概现在不在很大程度上做出妥协的话,彩夏是不会说出实情的吧。就任不久的、作为副学生指导老师的明日香知道,最近的世人的眼睛盯得很紧。甚至有被强行追究责任的可能。她想要避免打草惊蛇一般的事态发生。

(果然“不愧”是椿屋同学啊……)

当濑川菜月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明日香就从中感受到了某种特别的异样感,这会是错觉吗。丰田彩夏虽然主张说『是椿屋嘲笑一般的说话方式的错』,但要是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她就不会在体育课上丧失理智了吧。

先动手的人输,就是这样的典型事例。

因为由于受到多次暴力攻击,而被送到保健室的椿屋日向连对方的一个手指头都没动。

*

缩成一团的手岛美优在一旁看着藤本明日香和濑川菜月对话。

(事情变得不得了了啊)

坦率的真实想法。

彩夏和日向并非关系很差。倒不如说是关系很好。至少到今天为止是这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