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话

「椿屋同学她,是不是在和谁交往啊?」

藤本明日香一边把特级牛背肉给放到烤网上,一边问道。

短发加上女式西装。极具清爽感和女强人的风格。

事实上,她相当能干。大学的时候成绩优秀,也非常迅速地被内定为英语老师,干净&利落&爽快。她是属于太能干了反而让男人有点难以靠近的类型。年纪轻轻就已经被委任为学生指导。

「不是。应该没有在和别人交往吧」

小野寺达也把烤好的牛肝移到自己的盘子里,如此否定道。

下班之后,在距离学校大概两站远的街道的烤肉店里。

达也和明日香两个人,隔着烤炉的炭火把酒言欢。

「至少我是没听到过,椿屋在和谁交往之类的事情。好像也没有那种感觉」

「嗯——这样啊。那就是失败了」

「你在说什么?」

「这个,要保密哦?」

因为是关于学生的敏感话题所以绝对要保密。

叮嘱过后明日香小声地说道。

「我偶尔听到了些奇怪的传闻,关于三年级的高山同学」

「高山——高山海斗吗。田径部那个」

「他表白了来着,跟椿屋同学」

「欸——!」

达也着实吓了一跳。

不开玩笑地来说这真的是个壮举。这样的特攻,达也是怎么样都做不到的。长大成人的现在都不可能做得到,更别说是中学时代了。

「真有你的啊高山」

「对吧——挺有胆量的」

「这是第几个人了,跟椿屋表白的家伙」

「多少个呢。我也没有掌握所有学生的情况,可能还有更多吧。」

「故意靠近但却放弃了告白,可能也有这样的人吧」

「故意靠近但却没勇气告白,这样的人可能更多吧」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学校里的男生不基本都是吗?」

「偷偷地当作幻想对象的男生就更多了吧。啊哈哈!」

明日香吨吨吨地喝着啤酒,若无其事地说着。

太能干了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明日香,男人们难以接近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在往往都会变成男人社会的学校职场里,如果不心思细腻到一定程度的话,恐怕也是干不下去的。

「这么说来小野寺君你啊——」

明日香一脸鄙夷地盯着达也,

「总感觉有点从容过头了?」

「什么?」

「什么呢——」

明日香拿着啤酒杯,

「打个比方的话就是从安全区那?单手拿着红酒杯,眺望着底层人民的千辛万苦那样的感觉?不知道为啥能从小野寺君你身上感觉到呢,居高临下的视线。」

「你说的是椿屋吗?」

「我说的就是椿屋同学」

达也把烤网上的牛肝翻了个面。

烤牛肝的火候很重要,烤太熟的话就不好吃了。

「藤本前辈」

「干嘛」

「你是不是傻啊」

「你说什么——!?」

明日香挑起了眉毛。

达也没有就此退缩。

「日向就像是我妹妹那样。跟家里人是一样的。我没有把她当成女人来看待过。居高临下的视线什么的真的很好笑。倒不如说前辈你是用什么视线来看我的啊」

「用同事视线来看的啊!然后还有前女友视线啊!」

藤本明日香,26岁。

供职于私立枞之木学园中学部的英语老师。

对达也来说是大学时期大他两届的,所属社团里的前辈,现在也是职场上的前辈。两人并非前后辈关系的,就只有作为情侣交往过的短暂时期。

「话说回来,虽说是妹妹但也是和你同居的人吧?」

「没有同居。她是隔壁家的孩子」

「但每天都会来你家对吧?饭也是一起吃的对吧?而且在学校里你还是她的班主任,绝对会见到面的吧。那样的话不就已经超越家人了吗。现在已经是哪怕是一家人,也完全见不到面的人都很多了的时代了哦?」

明日香一边说着一边把牛肝移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这是我烤的肉来着”达也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默默地再放了一片牛肝在烤网上。

明日香还是没有安静下来。

「也就是说居高临下的视线说的就是这种地方啊。你和椿屋同学比家里人都更经常待在一起,比谁都要更加了解她。这种从容啊,从小野寺君你身上慢慢散发出来了哦。发言也是这样,甚至可以说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来了。」

“就算是我对那家伙也是完全不懂的啊”

达也本想这么说的但还是作罢了。他年纪也不小了,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对我而言,和成熟之后的她的来往时间也很短的啊」

「怎么说?」

「是这样的吧?我从椿屋出生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在她小学二年级之前,确实在这段时间里,我大概是最了解她的人了。因为我一直在照顾她呢。」

「哼哼」

「但是从我结束了大学四年的独居生活回来之后,那家伙就茁壮成长到像个陌生人一样了。我就像是浦岛太郎那样的心情啊(注:浦岛太郎为日本古代传说中的人物。典故类似于古诗“到乡翻似烂柯人”)所以哪来的什么从容啊。换句话说简直就像是和陌生人那样从零开始的了。」

「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

「能接受了吗?」

「一半一半。给你块肉吧」

「谢谢」

达也收下了明日香分拣过来的牛肝。

“这可是我放在烤网上的肉来着” 达也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烤得半生熟的牛肝配着啤酒下肚,甘甜的口感让舌尖心满意足。

「但实际上很辛苦吧——」

「什么?」

「椿屋同学也好,然后小野寺君你也是」

明日香的手指划过啤酒杯的边缘。

「虽然我知道小野寺君你是不想当椿屋同学的班主任的,但是也没其他人能当了嘛。不过大概无论谁来当这个班主任,都会对那孩子束手无策。虽然品行恶劣之类的事倒是完全没有,但总感觉那孩子与众不同呢。就算是对着大人也会有所防备的。大概不能随随便便地去教育她吧」

达也感同身受。

要说为什么的话就连达也自己也是这样的。

在不经意的瞬间,日向的行为举止、表情,就像是要变成某种遥不可及的存在,达也有这样的预感。这并不能被谁给阻拦下来,也不应该被谁给阻拦下来,达也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极其自然的发展趋势。

总有一天她会振翅高飞的吧。如同破茧成蝶那样。

注视着这个瞬间,只要能成为她的支柱,达也就会乐意至极地为她出力。虽说不会涌起任何复杂感情的话那肯定是假的,但无论如何椿屋日向都是自己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看着长大的。达也不想把这份职责交给除自己以外的人。

「嘛,要是想和我商量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明日香一边搅拌着石锅拌饭一边说着。

「虽然我的经历也不是说特别丰富,但还是比小野寺君你当老师的时间要更长。都是女孩子的话感同身受的事情也会更多吧」

「真可靠啊前辈」

「别在意别在意。那今天这顿烤肉就让你请了吧,这样咱们就扯平了。」

「是打算要敲诈后辈吗」

「不行吗?」

「还是AA吧,这样会比较好」

「好——的」

明日香搞怪地笑着,对着店员说了句「再来一杯啤酒!」

大学时期高两届的前辈。

参加的也是同一个社团。

然后她还是达也前女友。

都到这份上了要说不会涌起任何感情的话那肯定是假的,再怎么说藤本明日香身上还有『干净&利落&爽快』这样的优点。达也应该也不会被过去的感伤给牵着鼻子走吧。

往牛肝上淋上满满的酱汁,就着白米饭一口下去。

「不好意思!我也要再来一杯!」

明天休息。稍微放纵一点也不会受到惩罚吧。

「你还记得工藤前辈吗?」

放纵起来的话就会有二次会了。

明日香打开一罐调制酒,提出了新的话题。

「工藤前辈是,大我三届的那个?」

「对,当社团部长的那个人,挺漂亮的那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