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回忆中的白〇山丘



帝国的睿智米雅•卢娜•堤亚穆是以友广阔闻名的人物。

威尔加公爵千金拉斐娜、堤亚穆帝国四大公爵家的艾梅兰达、米雅网路代表克萝伊、鲁多路冯边境伯爵千金迪欧娜等,许多著名人物都名列她的友人。

在那些友人之中,也有经历奇特的人。其中前盗贼的头衔绽放出异于他人的色彩。

拥有这个头衔的人是名为火慧马的少女。

前盗贼兼骑马王国的失落一族──火族的公主。

她骑乘爱马「萤雷」,带着身为随从的战狼「羽透」,在米雅的友人当中,也可说是非常抢眼的人物。

大概就是因为如此,以皇女米雅为主题的戏剧中,她很常登场,也广受大众欢迎。

话说,围绕女帝米雅和她的故事为数众多,但大部分都是过度润色的虚构内容。

能信赖的正史《女帝米雅传 着:艾莉丝•里多斯坦》上出现她的名字,是在米雅访问骑马王国之后的事情。留下的纪录中写到米雅在骑马王国遇见慧马,在那里和她缔结了友谊。

在那之前,慧马不过是一介盗贼……反过来说,也能说是跟帝国的睿智的相遇,大幅地改变了她的命运。

考虑到这个事实,虽说历史没有「如果」,忍不住去假设是人之常情。

如果皇女米雅没有造访骑马王国?

如果她没跟皇女米雅相遇?

到底这位名叫火慧马的人会过着什么的人生?

成为驰名大陆的大盗贼?还是会为华丽的骑手,被某个国家聘为骑兵?

被某处的王公贵族看上……或是……

冬天的骑马王国很。

骑马王国领地几乎是草原地带,但如果下雪,染成一整面纯白也不稀奇。

大地的白色,覆盖整片天空的灰色云朵,以及透过云层,庄严地洒下光芒的太阳。

慧马很喜欢染上浅色的世界。

小时候从隐居村落偷偷溜到外面的慧马,森林外头染成银白色的草原吸引了她的目光。连兴奋的呼吸都屏住,慧马踏进白色的静谧世界。

沙沙,踏在雪上的声音。

身旁是羽透雀跃的呼吸声。

远方吹过雪原的风声。

因为不能离隐居村落太远,只能去到最靠近的山丘。

慧马在由雪覆盖的白色山丘上伸直手脚,轻轻地躺下。

仰望的天空,从灰色的云朵中再度飘下雪。

落在脸颊上的一粒雪,冰凉感使得因为兴奋而发烫的肌肤感到很舒服。

羽透趴在她的身旁,像是要依偎着她。羽透窥探着慧马的脸,她则对羽透轻轻一笑。

「下次骑马来呢。一起在这里奔驰,一定会很快乐。」

马是他们的宝物。骑在马背上,宛如一阵风在这片白色草原上奔跑,肯定会很舒服。会让人觉得可以去到天涯海角。

因为,这座山丘的另一头,大地一直朝远方无限延伸下去……

所以有马的话就能去到远方,甚至能去到自己从没过的地方……她这么。

今天没有食物、跟骑马王国间的争执、哥哥还有一族的事情……将那些全部……全部忘掉……抛下。要是能奔向山丘的另一侧、奔向大地的尽头,那该有多好?

那是小时候的憧憬。慧马持续怀抱在心中的冲动。

可是,结果她没能出去旅行。原因就是慧马是火之一族族长的女儿。她的责任感太强,无法抛下一切逃跑。

结果在无法斩断绑住自己的一族这条枷锁下,慧马逐渐长大。

一族内发生很多事情,世界也迎来巨大的转变。

大饥荒袭击大陆的那一年,造成的影响也波及到火之一族的村子。

食物不足的程度是前所未有。为了拯救无力的老人和小孩,慧马率领一族的战士成为了盗贼。

『为了拯救自己的人民,以武力掠夺别国。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脑里响起某个人的甜声音。

依循能够让在心中的罪恶变薄弱的那个声音,慧马持续掠夺。

没有人阻止她。

因为停下脚步会导致一族的人饿死。

而且火之一族是技术精湛的骑手,慧马是优秀的指挥官。不让我方和敌人出现任何牺牲,光夺走食物并不困难。

也没有人帮助她。

会对他们说「不用做那事也行喔。」并伸出援手的人并没有出现。

大饥荒看不到终点。

不抢夺食物就会挨饿,这点哪个国家都一。

就算谨记不杀人,他们的行动导致产生饿死之人是事实。

受害的诸国会为了维持治安而派遣军队是自明之理。慧马等人的确是优秀的骑手,但牺牲者也逐渐变多。

然后……最后的时刻突然地、轻易地来临。

慧马等人的盗贼团中了陷阱,受到弓兵队袭击而溃败逃亡。落到追兵手上的战士们纷纷殒命。

勉强逃的慧马独自在白雪覆盖的草原上前进。

身上插着好几根箭,她的衣服染上暗红色的鲜血。虽然尽力在马上保持坐姿,但使不上力的身体不太能加快速度。

「呜,我居然会中陷阱……」

呢喃的同时,嘴角流下一鲜血。

慧马边轻轻咳嗽,边忍着身体传来的痛楚。

突然刮起一阵侧风。慧马的身体被吹到倾斜。

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在仰望着天空。

她这才理解到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

「嗯,如果……没有雪的话,我已经、死了……居然落马……真是愧对我们一族、之名呢……」

她努力要站起来,却立刻当场跌坐在地。

看来已经没办法再前进下去了。

不经意地看去,担心地把鼻子靠上来的爱马萤雷映入眼帘。慧马一面温柔地抚摸爱马的鼻头,一面露出笨拙的笑容。

「抱歉、啦……萤雷,我似乎、已经、无法承受、你的速度……」

接着慧马贴着萤雷站起来后,拔出挂在腰间的短剑。

「……萤雷……感谢、你一路、陪我到今天。我、到今天为止、能够达成使命、都是多亏了、你……」

她用无法使力的手臂拼命卸下装在萤雷身上的缰绳和马镫……

「你是匹……好马。火之一族的、骑马王国的、宝物……不能、让你陪我、上路……」

她用颤抖的手再度抚摸萤雷的脖子。然后用力拍了萤雷的屁股,大喊:

「去吧。萤雷,我会祈祷……你能遇到、很棒的骑手。」

说完这句,慧马就整个人瘫坐在地。萤雷担心地望着她,但下一瞬间牠的耳朵抖动了一下。

嗷呜,粗犷的声音响起。

现身的是一匹战狼……慧马信赖的随从羽透。

羽透追着萤雷小跑步靠近。被激烈吠叫的萤雷慢慢地奔跑起来。牠途中好几次停下脚步,依依不舍地回头望着慧马……

「没错……这、就好。像萤雷这等级的马、一定、能遇见、某位好骑手……」

安心地喃喃自语后,慧马看向羽透。

「羽透、你、做得很好……」

看到如同家人的狼,慧马摸着羽透的头。

羽透发出嗷呜的粗犷叫声。但是仔细一看,牠也浑身是伤。

尊贵的白银毛皮到处沾染鲜血,肚子也有根箭深深地刺进去。慧马见状,表情痛苦地扭曲。

因为她察觉羽透也跟自己一活不久了。

慧马用虚弱的动不断摸着牠的毛皮,轻声笑着。

「……哈哈哈。弄得……真脏。尊贵的狼、落得这副模、会被你的兄弟们、取笑、喔……之后……得在河里洗干净……呢。」

她摸着脖子上染红的毛。羽透突然有了大转变,发出呜的没出息声音。平常总是凛然竖立的耳朵放平。

「记得、你讨厌洗澡呢。不过,发出那声音也没用。你看……丽的毛皮、都糟蹋了喔……」

每当她一抚摸,红色的血就缠在毛上。因为从肩膀上的箭伤流出来的血,弄脏了慧马的手……

「要是摸太多……会变得更脏……」

然后慧马轻轻地躺下。

仔细一看,那个地方感觉很像那天的山丘……慧马忍不住笑出来。

那个令人怀念,故乡附近的白色山丘。

跟小时候的她到最后还是没能越过的山丘一模一……

「这躺着……总觉得……会起那一天呢……」

生命终结的地方是这场所也不坏……她甚至产生这法。

脑海里族人们的脸孔浮现又消失。

自己死掉也不要紧吗?他们真的能够活下去吗?

担心的就只有这点。

对没有独自逃出村子并不后悔。所以对选择「不逃」而迎来的今日结局,还有这死法也都感到满足。应该是如此。

「我是、战士。为了……拯救族人们、赌上命、奋战、然后、死去。其中、怎么可能、有任何后悔。」

她像在确认似地低声说给自己听。

这是尊贵之死。

没有任何后悔。

后悔这东西……不该存在。

她不断呢喃……扭曲满是鲜血的嘴巴苦笑。

「没有后悔的人、根本不会刻意说、不后悔……」

轻咳了几声后,慧马看向身旁的忠心战狼。

「羽透……你也、可以离了喔。你、就去找你的葬身之地、吧……羽透?」

一看过去,她的随从羽透双眼紧闭。把手拿到鼻子前,羽透已经断气。

「竟然、选我的身旁、当葬身之地……还真是、奇特的家伙……」

她说着把脸埋进羽透的毛里。曾是挚友和家人的狼,将牠的味深深吸进口……

然后慧马死去。

心里留下了无法抹灭的后悔和无力感。

那是帝国的睿智不在的故事……

火慧马的死没有被记录在历史的任何地方……留下来的只有无名盗贼在大陆的角落遭到讨伐的纪录。

不久后来临的大陆混乱期中,连那个纪录也被遗忘……火族的尊贵少女「火慧马」的名字,终于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

她所思为何、所愿为何,做了些什么事……

没有人知这些……

于是,时光流转……

哒哒哒,和平的马蹄声响起。

骑马王国南东,通往南都的路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