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话 米雅的可怕梦境

那一天,米雅做了个梦。

那并不是前一个时间轴的梦……而是纯粹的恶梦。

「哎呀?这里到底是……」

回过神来,米雅站在不熟悉的废弃城堡走廊。昏暗的走廊沉浸在黑暗中,光靠手边的灯实在无法照亮。

「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这地方做什么?」

以「这里是哪里,我是米雅」的状态东张西望的米雅,鼻子忽然闻到很香的味。总觉得非常……

「啊,闻起来很好吃的味呢。嗯……过去看看吧?」

既然不管怎都得朝某处前进,那往传来香喷喷味的方向去肯定比较好。

米雅如此相信,朝发出味的方向走去。

不久,出现在眼前的是巨大的宴会厅。

长桌上摆着无数冒着烟的热腾腾料理。

那是会令人联到昨天宴会的精料理……

「嗯?昨天的宴会……奇怪?我在说什么?」

「哎呀,多么没品的表情啊。有味的料理就马上飞扑过去,真是贪吃。」

突然有刺耳的声音响起。视线朝那个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位女子。

年纪大约是二十出头。眼角朝上的眼睛、坏心地扭曲的嘴、溶入黑暗中的漆黑秀发。

最显眼的特征是那只缠绕着身体的鲜艳大蛇。

非常……品味低俗的服装。

不过,米雅从那很有特色的打扮起某个人物。

蛇……蛇缠着身体的女子……也就是!

「蛇的巫女公主……难、难妳是范伦蒂娜姐姐!?」

听到米雅的问题,女子嘴角令人不快地上扬。

「连姐姐的脸都认不出来,真是失礼呢。那还跟阿贝尔结婚,早了一百年吧。」

她用真的很坏心眼的表情,瞪着米雅不放。

「还有,妳变得那么胖。昨晚好像吃了不少呢。」

她说着便用细长的手指用力捏了米雅的上臂。

「什么?可、可是我听说骑马王国的食物对身体很好。而且我还在某处听过只要相信不会变胖再吃,就不会变胖……」

「迷信呢。迷信至极!那还敢说是帝国的睿智,真是可笑!」

……很有理。米雅无法做出任何反驳。

就连米雅也隐约发现到,哪有那好事。

「况且,凡事都要有个限度吧。就算相信后再吃就不会胖是正确的……那也明显吃太多了吧。」

梦……往往是在反映做梦之人的愿望。

米雅即使抱着怀疑仍旧要相信。

打从心底相信后再吃,就不会发胖……原本这么相信。

因此在其上加了限制。也就是如果吃得超多就不行,但吃很多的话,只要相信后再吃就没问题……

无意识下附加了条件。不愿放弃,寻找妥协点,可说是很有米雅风格的梦。

「那的话,身体会变很重,连要踏轻快的舞步都没有办法吧?」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身体变得沉甸甸。的确,这么重的话,根本跳不起舞……

「可、可、可是……」

「妳果然不适合当阿贝尔的对象。失去资格!」

再度袭来的沉重冲击。然后米雅边发出惨叫,边朝某个地方掉落、掉落……

「啊呼……」

这时她醒了过来。

「什么,啊,做、做梦……是吗?」

她揉着模糊的双眼,环顾周围。不知不觉间贝儿的脑袋枕在她的肚子上……

「嗯……原来如此,因为贝儿躺在上面,才会感觉身体这么沉重……」

米雅叹着气把睡在自己身上的贝儿移。并帮忙把枕头塞进她的脑袋底下……贝儿脸上笑咪咪……

「米雅、姐姐……呵呵,我,已经吃不下了。」

幸福的梦话听在现在的米雅耳里也有点刺耳。

「刚才的梦是吃太多的罪恶感让我做的梦吗?」

或是某天启吗?

米雅不由得始回顾自己的所所为。

「无法否认因为在萨格朗多的相遇太有冲击,不小心就吃太多了。不愧是蛇的巫女公主。精准地攻击我的痛处。真是讨厌的家伙……」

敌人是蛇。放着这显而易见的弱点不管并非上策。

「这下不运动不行了呢。」

跟阿贝尔的姐姐范伦蒂娜对决的时刻正在逼近。

为了不曝露弱点,也为了让她认同跟阿贝尔的关系,非得瘦下来才行……

「我得个对策……嗯。」

然后米雅把双手环抱在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