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狼与辛香料 > 第二十二卷 Spring Log 5

两匹狼的婚礼

小时候,我立志研读神学而离开出生的村庄。没钱也没人脉还大胆来到大学城市,作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学生。有勇无谋到了极点,果不其然触礁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在神的引导下认识了堪称人生导师的人,造就今天的我。

这段时间,我始终努力工作,也自认没有怠忽学业。

当然,尽管还有很多缺失,我仍确切感受到自己的进步。

所以两个月前,我即使没有做好十成十的准备,也毅然决定离开温泉乡纽希拉,再度踏上远游之旅。

虽然教会的种种问题造成社会混乱,旅程也很快就遇上风风雨雨,我仍在神的庇护下平安克服困难,人们也给了我意想不到的赞誉。最近这几天,我为愈来愈夸张的名声感到很为难,承受不起的同时,我瘦弱的肩也慢慢扛起了背负这名声的责任。

必须在信仰之路上继续潜心修行,自我砥砺,才对得起人们的期望。

我名叫托特.寇尔。

走在神的道路上的羔羊,但是……

「唔唔……」

胸口的压迫感使我醒来。

还以为要考验我信仰的恶魔出现了,要拿我多年来的修为迎战而微微睁眼。探入窗口的薄薄曙光所照出的入侵者轮廓,就近在眼前。

随后,我放松了肩。

就某方面而言,那说不定真是想迷惑神的羔羊的恶魔。因为趴在我胸口酣睡的,是一个年轻少女。

虽然她体格纤瘦脚又长,愉快时的步伐轻盈得像颗蓬松毛球,然而压在身上时再不情愿也会感到她的成长。如果她是个牙牙学语的幼儿还能说可爱,但是长这么大了还做这种事,只会让人觉得「沉重」。

无论告诫过多少次,她都全当耳边风,照样动不动就半夜钻到我被子底下。看着她的睡脸,我不禁用鼻子叹息。

缪里是我大恩人罗伦斯和贤狼赫萝的独生女,我从她出生就在照顾,跟妹妹没两样。这个野丫头经常嚷嚷着想离开出生的村落,看看外面的世界,擅自跟我来旅行。

她传自父亲,色泽奇异的银色浏海轻轻晃荡,下垂的长长睫毛微微颤动。嘴里不知在念些什么,睡猫翻身似的蜷动,把头缩进被子底下。

那纯真的睡相令我不禁微笑之后,我注意到鼻子很痒。

缪里的头盖在被子下,头顶自然在我鼻头前。她很为那头长发自豪,一天也不会忘记保养,有种与香油不同的甜香。

可是鼻子痒与香气无关,也不是受到飘逸发丝的搔弄。

而是因为她头上那对三角形大狼耳。

缪里是继承了狼血的女孩,有漂亮的狼耳和狼尾,有时我会因为她的耳尖钻到鼻孔里而醒来。看着狼耳随鼻息舒服地抽动,我忍不住吞吞口水。

不是因为可爱少女、可爱的狼耳和她疏于防备的睡姿让我胡思乱想,就只是为了在坏预感让我叫出声之前拼命忍住而已。

「不会吧。」

被子一掀,胸膛上的缪里就冷得缩身。狼尾随后不悦地摇动,看起来比平时还蓬松,在探入窗口的朝阳下闪闪发亮。

更正,发亮的是尾巴抖出来,到处乱飘的毛才对。

「……我的天啊。」

我将半抬的头放回枕头上,无力地望着天花板。缪里掉的毛在朝阳中飞舞,那掺灰的银色使它更像雪片。说美是很美,但凡事都是一体两面。

「缪里、缪里。」

缪里还在傻呼呼地蠕动,寻找掀掉的被子。我抓住她的肩摇一摇,可是贪睡的她盖住耳朵嫌吵,还用尾巴打我的手,甩出更多银毛。

「缪里!」

「唔唔……大哥哥,还早啦……」

而我对终于抓到被子,想盖回去的缪里说:

「马上把你掉的毛扫乾净!」

缪里是继承了狼血的女孩。今年的换毛期好像又到了,但这里不是她纽希拉的家。我们在旅行当中,这天借住的是某贵族宅邸一室。

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缪里是狼。

「……呼咦?」

缪里带着睡眼抬起头来,鼻子吸进毛似的打了个喷嚏。

地板和桌面擦擦就行,但沾在被子等处布料上的毛就只能拍掉或捏掉了。客人抱着被子到井边踩很怪,要这么做也得编个理由。请缪里为洗被子演个戏时,她满脸通红地吊眼瞪来。

「人家是大人了,才不会那样咧!」

这么爱撒娇还敢说自己是大人,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但是看她这么排斥,尿床这个理由就用不了了。

所以我现在和缪里一起坐在窗边做手工。

「唉……都完全忘了会有这种时期……罗伦斯先生在温泉旅馆也很辛苦吧……」

缪里的母亲贤狼赫萝和她不同,不能隐藏耳朵尾巴。

为了避免温泉旅馆在这时期到处都是毛,赫萝应该都是躲在房间里。

不过温泉旅馆总归是自己家,晚上还能避开人的耳目泡泡温泉。而且缪里还能灵活地收放耳朵尾巴,导致过去不怎么注意过她的换毛期。

而出门在外,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唔~手指好酸喔……」

缪里边挑边抱怨。有野兽血统的人被教会称为恶魔附身者,一旦被教会人士发现就会送上火刑台。相较于这种后果,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

「好了啦,大哥哥!」

没力了的缪里将被子扔到腿上,但就在我要她少废话快动手时──

「我在想喔,如果我们捡一只一样颜色的野狗回来,是不是就不用挑啦?」

「咦?这样子──」

说到一半,我也哑了。

「尾巴的毛不管怎么洗,在这种时候也处理不完的啦。再说我也不敢保证睡着以后耳朵尾巴不会跑出来。」

缪里虽能自由收放耳朵尾巴,然而放出来才是自然状态,因此很容易在惊吓或愤怒时自己跑出来。

既然睡着时容易跑出来,也就是恐怕要天天这样挑,她的想法是有点参考价值。

「如果我装成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生,抱一只野狗宝宝进来,人家也不会生气吧?」

竟然若无其事地讲这种话,不过她厚着脸皮抱小狗演戏的样子倒还不难想像。缪里就是很擅长这种事,作哥哥的我是不太乐见就是了。她母亲贤狼赫萝也是灵活运用她的威严和可爱,将丈夫罗伦斯的缰绳抓在手里,要勒要放要甩都随她高兴。缪里多半也继承了这一点吧。

况且从被子挑狼毛这种事真的是没完没了。

「……话说回来,会那么刚好有这种小狗吗?」

缪里一把抛开被子,站起来说:

「到街上找不就好了!今天还是好天气呢!」

她的目的该不会是上街吧……尽管这么想,今天也难得没有行程。

前阵子忙得团团转,过几天,这风暴又要回来。

缪里会小孩似的钻进被窝里撒娇,是因为我最近不太能陪她,觉得很寂寞的缘故吧。

「那我们就走吧。」

缪里的眼睛立刻亮起来,一把抓起大衣。

「好耶!找摊子吃烤肉!炸鱼!砂糖点心!」

我为缪里口中的恐怖咒语叹息,起身穿上自己的大衣。春天已到,很快就不用穿这么多了。缪里这么兴奋,也和这阳光有关吧。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美好的季节降临人间。

我眯着眼眺望窗外,见到无垠的广大蓝天。

「大哥哥!快走吧!」

缪里忽然拉手,害我踉跄。

多希望能把缪里养成一个会因为看看天空,见到季节变换而微笑的文雅少女,不过这精神饱满的模样似乎才是她应有的样子。

再说,缪里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只要她有心,一样能扮演文雅少女。

「嗯?怎么啦~」

紧抱我右手的缪里愣愣地看我的脸。

「没什么啦。」

我用左手摸摸她的头,她缩脖耸肩,很开心的样子。

「可是烤肉只能吃一串喔。」

「咦~!」

「少在那里咦。」

「那好吧,我就去找一串这么大的店!」

缪里两手大开都快脱臼了,然后像鲨鱼咬上来般又抓住我的手。

「你自己说一串的喔?」

「哪可能有那么大的。啊,铁签不算,只有木签喔。」

「大哥哥都欺负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