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HJ文库 > 众神眷顾的男人 > 第五卷

特别短篇•重逢的两人

『暴力件再!』

办公楼内,一间挂着『三课』牌子的办公室,在班间前就聚集了同部门半数左右的员工,他将注意力放在手的杂志或手机新闻。

『光化日生的件,各位怎?』

有一人手机电视节目。

谈话新闻节目的重量级宾低声说,声音空虚回荡着。

名嘴接着表法。

『就您所说,件实在令人叹息……不更让我奇的是那名被捕男子的言行举止。』

『话怎说?』

『我准备了件的懒人包,请字卡。』

名嘴拿的字卡,整理了男子从件生前一刻被逮捕止的行动,简洁叙述从入店件生的龙脉,让观众更容易理解。

『加害者被害者,两名男似乎是朋友呢。』

『错,根据几位同桌女子的证词,他是在店偶相遇的。另外,那名加害者已经持续喝酒两,醉很厉害……同桌男子的无言引了件。』

同竹林死与井口遭逮捕的端,在新闻网路引动。

男子因此名声败坏,了纡解压力喝酒。

不晓友人是恶意,是纯粹担朋友说话。

确认的实有他提了公司的话题,结果造那件。

『男子酒瓶殴打被害者,店马陷入动。其男子遭员工压制,随即给警察……另外,男子被逮捕声称「我他司搞错了」、「我有恶意」,承认犯行的同主张「是意外」。』

新闻在继续,手机电视节目的男子不知几次叹了口气。

「又火浇油了……」

「田渊先生,已经不是火浇油了。是爆炸!爆炸!」

田渊的视线离手机,一名女员工将杂志抵在他面前。

根据杂志爆料的实,那名正在电视被报导的同,平日就前辈竹林做跟那件一的暴行。

「你再,同一间杂志社的网路文章。不知他从哪弄的,有影片耶?」

「……唔哇,真的是细谷先生主任……虽有打马赛克,不跟他在一的人是课长吧?从套西装声音。」

「肯定是,课长被抓是迟早的吧?」

「网路已经现很叫他撤掉马赛克的声音,算井口、细谷课长就有三人被逮捕,泄漏了很我公司黑的方……」

「间公司应该真的完了吧。」

员工间的谈流露不安与解,有些微的乐观。

尽管觉己失业,但理由接受。另外,最年长的马场暗中帮他找了一份工,份希望让他保持冷静,否则难像轻松谈。

在公司面临危机的状况,三课的气氛却莫名悠哉。

就在,一名男突神采飞扬走进办公室。

「嗨各位!吗?」

「课长!?」

『早安!』

现闯入者身分的员工马打招呼;被他称课长的男子则满脸笑容,叫放轻松一点。不话员工说,有诡异的感觉。

「有一名同死了,两人才刚被逮捕耶……」

「居问我不……」

「应该说,什他的情啊……」

「嗯?有人说了什吗?」

员工声抱怨着,幸些话传入课长耳中。

不他的目光停在员工手的杂志。

「唔,本杂志是……」

「啊……是……」

「算了,现在班间,关系啦。毕竟是己公司生的,你难免在意嘛。」

『!?』

课长副明明知情却表现宽宏量的子,三课的员工不禁:平常不管是不是班间怒吼「有空杂志不工」的人,竟说话,究竟是怎了?

此,最年长的马场面口。他做觉悟,询问课长真正的法。

「课长,您今是怎了?」

「马场你在啊,那正!我有几件告诉,安静听我说。」

课长扫视了所有人,确认目光集中在己身,干咳一声始说:

「虽最近一直生不的,但今有一件消息。公司决定前死的竹林举行葬礼,就是所谓的『公司葬』。啊……安静点,听我话说完。」

他张双手,让窃窃语的员工闭嘴。

「我知各位说什,决定在我公司的历史是特例。!竹林毕竟是间公司奉献了……十年的男人。在他辛勤工的份,高层善意决定送他最一程。

一般说公司葬不非干部阶级的一般员工举办,是一件风光的!竹林必觉高兴吧!掌声鼓励!」

员工有条件反般回应诡异的鼓掌求,但他脸的表情极其苦涩。

「一件是……马场。」

「是的。」

被叫名字的马场声回应,课长慢条斯理伸右手。

「握手吧,马场。」

「呃、……?」

「恭喜,你从今始就是课长了!」

「课长不是您吗?」

「……井口的,有昨细谷引的,关阵子生的诸丑闻,必须有人负责任才行。是在管理部失职的名目,我接受了降职处分。所从今始,你就是课长了,今由你带领部门。了,掌声鼓励!」

众人再次鼓掌,不次的掌声比前更加响亮。与此同,所有人觉有些不劲。

——直前课长再度口止。

「呢……马场,有件工给刚就任课长的你。公司高层在昨晚的议决定,针阵子的丑闻召记者,你将三课课长的身分席。」

「什!?」

「喂,不就是——」

「宣布完毕!马场你十一点五楼的三议室,有一场记者的前议。」

「课长!请等一。」

「课长已经变你啰,马场,公司了正式命令。我竹林的前司,准备葬礼才行,就先告辞了。工接什的再进行,总别忘了今十一点,你五楼的三议室。其他人认真执行平常的业务!」

前课长不容许别人反驳的姿态,匆匆丢己说的话,无视周围的混乱离了。留一群气说不话的员工。

「烂人!!」

「他乖乖接受降职处分了,结果是不在记者被箭靶,所逃走罢了……」

「敢说竹林先生的葬礼,今又有什意义?」

「不仅强加人,在社留名声,简直是『司马昭,路人皆知』。」

「连死掉的人利……」

就在员工忿忿不平唾骂,唯独被硬推新课长位的马场陷入沉默,察觉点的田渊朝他走。

「该说机正吗……」

「马场先生?」

「啊、嗯,田渊老弟,有什吗?」

「有,是你突沉默,有点担……机正是指什?你被推挡枪了。」

「啊啊、嗯,我接的确被挡箭牌说不定。不换角度思考,件有处。」

最吃亏的本人说番正向的话,让众人的目光顿集中他身。

「总,课长件已经无挽回。所我现在课长的身分,向各位达一命令……马写辞呈。」

「请等一!你突说做什?」

「……说是,我像太急了……先前不是商量了吗?是将那件推一步的机。」

马场轻轻抓了抓头,口说。

向公司请辞是有相关流程的。

不是丢辞呈就结束了,有许文件向公司缴,从公司那收东西。

了跑些流程,通常在离职日的一、两月前,向直属司提『离职意愿』。

在间公司,拒绝接受员工的离职意愿或离职申请是很常见的。

「所各位才前同突间不公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