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暗杀者应邀

我透过风窥探地表的情况。

磁轨枪已将无脸魔族的红之心脏击碎,毫无疑问。

就算这样,我仍不会松懈。

除了风之探索魔法之外,我还并用土之探索魔法彻查四周。

「……看来没有问题。」

不会错,我们可以说已将那名魔族成功打倒。

我吐了气,解除专注的心思。

保险起见,跟打倒狮子魔族后一样,得先确认魔族塑像发出的光芒是否变红。

万万不可放过这种能在瞬间将整座城拖入地底的魔族。

而且,还有个头痛的问题。

(这股高涨的力量……看来是栽培完成了。)

从结冻凝固的水面下,我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力量。

那玩意儿正发出翡翠色光芒。

【磁轨枪】发射的前一刻,那玩意儿即将栽培完成,原本在四周一点一滴遭到吸收的灵魂就忽然被夺取殆尽了。

甚至连我都感觉自己有危险。如果没有用魔力保护,灵魂应该就被夺走了。

……那玩意儿的真面目只有一种可能。

众魔族用成千上万人类灵魂栽培出来,用以复活魔王的触媒,【生命果实】。

那名无脸魔族在地中龙铠甲被破坏以后,曾打算放弃栽培这玩意儿逃跑。

然而,讽刺的是因为有塔儿朵与蒂雅绊住它,才会让【生命果实】栽培完成。

「真的,幸好有情报网。缺少情报网辅助的话,我们连跟它交手的机会都没有。」

假如没有情报网与改良型的滑翔翼,【生命果实】会在我们赶到前栽培完成,地中龙也就销声匿迹了吧。

无论变得再怎么强,若缺乏能迅速找出敌人的眼睛与耳朵,还有来得及赶上的脚程便没有意义。

……视情况发展,我甚至可以想像自己一次也没能追到这名魔族,而让魔王复活的局面。

「该怎么处置【生命果实】呢?」

我一边这么说一边施展魔法。

首先,我将冰击碎,再用风魔法把【生命果实】从水里取出,让它浮到半空中。

那是颗翡翠色的宝石,外观近似矿物却像生物一样有脉搏。美感与诡异同在。

然而,相较于这样的感想,它先让我产生了某种印象。

(似乎很美味。)

唾液从我嘴边溢出。

无论目睹什么样的大餐,无论肚子有多么饥饿,都没有让我的食欲受过这等刺激。

体内的所有细胞正在呐喊想要吃它。

而我让理性总动员,克制住这股冲动。

……别说吃下去,光是触摸都相当危险。

然而,它具备某种吸引力,甚至足以让我这种能支配情绪,懂得据理行动的暗杀者把持不住。

手挣脱理性,自己伸了出去。

我抽出短刀捅在大腿上。

鲜血喷溅,剧痛产生,心思得以稍微转移。

但是,撑不了太久。

我以飘在半空的【生命果实】为目标,施展出土魔法。

从周围用铝合金将它裹住。

掺了银的铝合金用于截断魔力具有奇效,因此在搬运魔道具时,我都会这么处置。

裹上厚厚的外膜以后,食欲缓歇,让我轻松下来。

我在这种状态下把它收进【鹤皮之囊】。

花这么多工夫,【生命果实】的诱惑才总算消失。

「好险好险。走错一步的话,现在【生命果实】已经进了我的胃。」

让魔王复活需要用这颗以成千上万灵魂栽培的玩意儿,吃进肚子里的话,我恐怕会被撑爆,不然应该也会沦为怪物。

不过,我有个疑问。

其实人类的本能还算优秀。

若无视伦理道德,顺从本能的行为十之八九都是正确的。

看了会想吃的东西大多能吃。身体需求的东西,正是本能会想摄取的东西。

既然我的本能想要,吃了【生命果实】也可能有助于我。

不过,我无法去赌那样的可能性。

毕竟赌输了就是死,或者沦为怪物。

这不是闹着玩的,风险实在太大。

此外,要用其他人做实验也有困难。

或许在赋予【生命果实】的瞬间,就会让对方成为超脱常轨的怪物。

基本上,这东西的用途多得是。调查以后应该可以深入了解魔族以及魔王的生态,还可以拿来当成跟蛇魔族米娜谈判的材料。

或许把它毁了也是个办法。

无论如何,当下并不应该立刻决断,正确的做法是带回去……亦即予以保留。

「先回到上面吧。」

风告诉我塔儿朵和蒂雅正朝着坑口赶来。

与她们分享胜利的喜悦大可视为第一优先。

反正,我已经先将【生命果实】封印在【鹤皮之囊】了。

回到地上,塔儿朵和蒂雅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蒂雅暂且不提,对这种事会害羞的塔儿朵之所以毫不犹豫,应该是【兽化】带来的副作用。

看她们俩似乎都毫发无伤,我感到安心。

「辛苦了,卢各少爷。」

「这次的作战计划,真的步步准确耶。」

「是啊,全体成员都有贡献。这是团队的胜利。」

有任何一人失手就完了,团队在这种状况下发挥了完美的功用。

我们无疑是最棒的一支队伍。

以拥抱庆祝彼此都平安无事以后,我松了手。

于是,蒂雅对我眯起眼睛。

「……卢各,我觉得怪怪的。你身上缠着不寻常的魔力。」

「说到这个嘛,【生命果实】似乎栽培完成了。在回收那玩意儿之际,我受了一些影响。」

我没有吃。

可是,光待在【生命果实】附近,就被它释出的波动影响了。

虽然说装进【鹤皮之囊】以后,力量就完全没有外泄,我仍担心【鹤皮之囊】内部有没有变化。

即使明白当中的风险,我也不能搁下【生命果实】就离去,话虽如此,又不能徒手搬运它。

「卢各,你这样不要紧吗?」

「这点程度的影响,放一阵子就会消散了……话虽这么说,可不能让妳们俩出事。短期内最好先跟我保持距离。塔儿朵,让蒂雅搭妳的滑翔翼,妳们俩先回去。」

我是这么说,她们俩却不离开。

「既然你有可能出状况,就需要有人留在身边设法因应吧?我不可能离开啊。」

「我也会陪伴在身边。更何况,既然少爷说没有问题,那就不会有事。」

「……谢了。」

同生共死。虽然称不上合理,我却觉得跟她们俩这样也不错。

「塔儿朵、蒂雅,妳们离远点。」

而我挺身保护背后的两人。

时时待命的探索魔法有了反应。我转向有反应的方位,把手伸到胸口藏的枪。

「一直保持旁观的你,事到如今才现身啊……诺伊修。」

身为我的朋友,还不惜借助蛇魔族米娜之手放弃人类身分而获得力量的男人就在那里。

跟之前见面时相比,他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那只代表事态已经更加无可挽救。

「我也想参战,但这是米娜大人的命令。」

米娜「大人」是吗?

以前诺伊修对待米娜,始终是处于对等的立场。

如今,他对她的称谓变成了大人。

连心灵都受了支配……不过,为人类而战的想法姑且还保留着。正因如此,他才说得出想参战对付魔族这种话。

「是吗?赶快进入正题。你现在才出现,应该是有话要跟我们说吧?」

「我希望你们跟我来,米娜大人正在等候。」

话说完,诺伊修伸手一指,从地面冒出了大蛇。

诺伊修搭到牠头上,并且向我们招手。大得离谱的蛇首不只能载诺伊修,连我们都能搭上去。

「如果我说不要呢?」

「那我就非得与你一战了。」

诺伊修拔出魔剑。

……虽然说诺伊修变得比之前更强了,我依然能赢他。

然而要战胜经过强化的他,我已经不可能手下留情,交手的话应会置他于死地。

我把诺伊修当朋友,希望能避免那样的结果。

何况,我正好想找米娜谈谈。

「我懂了,走吧。搭蛇移动可是第一次……塔儿朵、蒂雅,别离开我身边喔。」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离开啦。谁教我怕蛇。」

「……有点恐怖呢,卢各少爷。」

她们俩揪着我的衣䙓,我们三个一起搭到蛇的头上。

我本来以为蛇鳞会很滑溜,没想到却有踏实的立足点,还长了几根方便握着的角,我将其握住。

所有人搭上去以后,诺伊修说了些什么。

那并非人类的语言。

大蛇起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