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话 暗杀者扒除硬甲

注有水魔力的珐尔石发挥作用,使得下陷的城镇变成湖泊以后,地中龙挡不住水淹就窜了上来。

「厌厌厌厌厌,我讨厌水~~~~~~~~~我讨厌把水造出来的你~~~~~~~~」

如山一般的巨躯逼近,令人感受到的唯有恐怖。

可是,我不会移开目光。

暗杀者不会错失任何细微的情报。为了活下去,为了杀掉目标,我明白一切都要靠情报。

我有图哈德之眼,其超凡视力一直精确地观察着它的巨躯。

(果然没错。)

用【炮门齐射】猛轰的时候,这家伙再生了。

不过,它并没有回复原状。

棕褐色的外壳轰烂以后,有肉从内侧隆起堵住伤口。而且,外壳依旧是裂开的。

而在当下,仍然有粉红色的肉隆起堵着伤口。

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它却没有变回万全状态。

这使我更加疑心那副庞然身躯并非魔族。

「身体开了洞,被水淹想必深感其痛吧。」

「厌厌厌厌厌!」

正因为状态并非万全,这波水淹攻势让它心浮气躁。

原本只要收回嘴巴冒出来的触手,蜷缩成一团,棕褐色外壳就会将水排开,被水淹根本苦不到它才对。

然而,这家伙因为之前的【炮门齐射】而丧失了大半外壳。

在这种状态下,要是被大量的水淋到,就会渗入内侧,让黏液流失,造成它的痛苦。

我倒没有刻意为之,但是【炮门齐射】并未白费。

气疯的地中龙已经近在呎尺。

蕴含杀意的八颗眼睛只瞪着我。

正因如此,才方便行事。

……第一次相遇时,这家伙仍有余裕,还跟我玩闹。因为那是在玩闹,要料想它的下一招极为困难。

当它气疯而想杀我时,事情就好办得多。愤怒让视野狭隘,杀意则会让选项减少。

地中龙一边突进,一边让无数触手化为尖枪,堵住我的退路。

用一般的闪躲方式绝对避不开。

「陪你玩玩。」

我解放珐尔石。

这一颗灌注的魔力是风与水,比例7:3。

唤来的并非先前那种浊流,而是暴风雨。

大雨和狂风。

就算巨躯正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冲上来,那家伙只是用跳的,身体仍违抗了重力。

再加上这阵狂风,对方的速度显而易见地被抵销了。

不仅如此,水更渗入它的内侧,洗去触手的黏液,让动作迟缓。

「好湿,好湿,好湿啊啊啊,要流光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至于我这边,则是优游在风中。

靠着身法操控空气阻力,就可以办到这种把戏。

由于这是我自己唤来的暴风雨,风向变化尽在我的意料之内。利用这一点,我躲过它的巨躯与无数尖枪并加速。接着我顺势钻到对方底下。

暴风雨停了。

我抓准时机动用第四颗珐尔石。

「飞吧!」

最后这颗珐尔石的魔力是火与风,比例3:7。

爆破力特化。

指向性的爆破掀起,将地中龙的巨躯往上轰。

平时我会掺入土魔力,使其兼具质量兵器的作用,但这次就刻意剔除了。单纯想将敌人轰飞的话,这样更有效。

当然,在半空中用这玩意儿,连我都会被爆压推向地面。

我完全解除环绕于身的风之铠,借逆向喷射尽力减缓速度,但效果只能求个安心,撞上坚硬的地面应会当场死亡吧。

早知道状况将是如此。

所以,我已经备好对策了。

我戴上面罩保护眼、耳与嘴巴,在半空调整态势,并且用魔力裹覆身体。落入水坑后,巨大的水花溅起。

没错,淹没城镇固然是要骚扰敌人,但也有替我减缓冲击的作用。

即使如此,落水的冲击仍然惊人,我已经动用魔力防御,还穿着以魔物皮膜制作的强效耐冲击暗杀服,造成的撞伤依旧惨重,断了几根骨头。

爆压更将我的身体直接推进水底,不过并没有让我受到致命伤。

我从水底一蹬,让自己往上浮。

「……勉强保住了性命。」

我仰望浮在水面上的天空,卸下面罩。

皮肤感到刺痛。那是它的黏液溶在水里所致。即使用相当于巨大湖泊的水量稀释,似乎还是对人体有害。

被我炸上高空的地中龙身边,飞来了十五颗发光的珐尔石。

透过塔儿朵的风,那些珐尔石描绘出不可思议的轨道,准备就位把爆破的冲击全部集中于中心点。

临界点将至。

所有珐尔石在抵达目标处的同时,剧然引爆。

「蒂雅果然厉害,完美的配置与时机。」

我再次用魔力防御,并潜入水中。

用上十五颗珐尔石的超高火力爆破。

即使躲在这么深的坑依然危险。

何况爆破用的珐尔石注有土魔力,具备将无数铁片爆散飞射的凶猛效用。

巨响与冲击直达水底,水面一举蒸发,冷水成了热水。铁片如雨洒落,好几道水柱随之喷涌。

……不愧是三百人份的魔力×15倍的爆破,够猛。

「噗哈!」

我从水面探出脸。

为了看清地中龙的下场,我凝目望去。

那阵超高火力的爆破似乎将巨躯炸得不留痕迹。

倘若真如我所料,那副庞大外壳并非魔族,那家伙的巨躯便无法再生,会复活露出真面目的就只有身为魔族的本尊。

……损伤严重到这种地步,单纯的超再生能力没道理让外壳复原。

唯有魔族那种还原式的再生能力才可以从这种局面复活。

来吧,结果如何?

假如它的巨躯再生了,要杀它就不可能。

我们只能逃。

我把魔力灌注于图哈德之眼,避免看漏任何一项动静,还并用探索型的风魔法。

空中有了变化。

宛如劣质特效的倒放影片,七零八落的烤焦肉片浮现于半空,并且聚集到中心点,焦痕消失后,那些肉片逐步组成人的形状。

于是,毫无伤痕且散发白色光泽,还有着光滑表皮的人型生物出现了。

古怪的样貌。简直像一具人偶,没有任何凹凸起伏或孔穴。

「不见了?不见啦~~~~~~~~铠甲,我的铠甲,唔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喊声。那与其说是愤怒,更像哭声。

它曾让我觉得像个少年,看来印象没有错。

精神方面太不成熟。从白色外皮伸出鞭状物体,吸附住岩壁,直接往地表而去。

或许它有意开溜。

……这么一来,那家伙已经没有护身的铠甲。

趁现在就能干掉它。

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魔力及瘴气远比日前的狮子魔族小。

「专注于暗杀吧。」

不放过任何一瞬的破绽,出手只为收割生命。

同时也不忘另做准备,若有危机逼近塔儿朵和蒂雅,我随时能支援。

受无敌铠甲保护又只顾自己躲在安全处的恶魔,首度站到跟我们对等的擂台。

我要让那家伙知道屠杀作乐的时刻结束了,这是我与它之间的厮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