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话 暗杀者觅得活路

对上地中龙的初战相当艰苦。

我并未找出任何一条足以称为胜算的线索。

不过,我没有空手而回。

首先我成功厘清对方就是传述里的地中龙了。

而且,我也确认到它具备跟传述中相同的特质,因此过去曾留下记载,对方却没有当场展现的能力也就多了一份根据。

此外,从它身上切离的触手仍然在经过特殊加工的瓶子里蠢动。

精确来说,是从触手里面又伸出来的触手。

这两项收获不会直接带给我胜算,但是在分析后将找出可能性。

「请问,少爷为什么正在对珐尔石灌注魔力呢?灌饱魔力的珐尔石,明明就已经有这么多了。」

塔儿朵看似不解地问。

「我灌注的魔力属性不一样。原本就备妥的珐尔石有的是当作电池来用,里面灌了无属性魔力;爆破专用的则是混了火、土、风属性魔力……然而,这次我准备的货色有加上不同的属性。」

珐尔石会大量吸收魔力。因此,改换注入的魔力就可以使它的性质摇身一变。

「啊,我懂了。卢各,你想唤来暴风雨对吧。」

「是啊,只要注入三百人份的风与水属性魔力,连暴风雨都能唤来……暴风雨本身能直接造成的火力较低,以往我就没有制造过,但传述提到它在暴风雨中动作会变慢,所以这有一试的价值。」

我说着仍继续将魔力灌入珐尔石。

「哦,听起来有意思耶。不过要在短时间内将魔力注满珐尔石,就算是你也会有困难啊。」

照一般的做法是那样没错。

我的【超回复】终究只有让魔力回复量变成一百几十倍。

要是用全力不停灌注魔力,在珐尔石灌满之前,我的魔力就会枯竭。

「所以我才像这样用右手握着灌有无属性魔力的珐尔石,从中将魔力引出,再透过我的身体转换属性注入空的珐尔石。这样的话,就可以毫无消耗地灌注魔力……最少要准备五颗能唤来暴风雨的珐尔石。」

「我从来没想过可以那样做耶……嗯,卢各,但我觉得办得到。要我帮忙吗?」

「呃,不必了。我能这么做,是因为珐尔石里灌注的魔力都归我所有。就算妳操控魔力的技术再高,要为他人的魔力转换属性也嫌吃力吧。」

「那倒也是……虽然我办得到,负担却很大。对不起喔。」

办得到就已经异于常人了,但是她对此并没有自觉。

「我有别的事情想要拜托妳。接下来我会讲解自己的用意,麻烦听我说。塔儿朵也一样。」

她们俩都凑近坐下。

这次的作战计划靠我一个人无从着手。

需要她们的助力。

我在脑里整理情报,然后开始说明。

「跟那头地中龙对峙时,曾有好几处疑点。妳们俩也有看见那庞然身躯以及从口中伸出的蚯蚓般的触手吧?」

「嗯,那么大的话,从这里都能看见啊。」

「其中一根触手曾被我用战术刀炸断。但是,它在转眼间就再生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啊。除非红之心脏遭到粉碎,否则魔族都会无止尽地再生。」

「是的,所以少爷到目前为止都费了好大的劲才能打倒魔族。」

「再生这件事不算奇怪。可是,当时我目睹的状况有异。断裂的触手仍然在弹跳,新的肉就从切断面隆起长了出来,变回原本的长度。而且,从触手分离出去的碎肉始终活蹦乱跳。」

蒂雅听我一说似乎就察觉不对劲了,塔儿朵倒是偏着头没有想通。

「啊,对喔……那样听起来并不像魔族耶。」

「对不起,我跟不上你们两位的话题。」

「再说得详细一点的话,魔族的再生是将状态倒回,让一切回复应有的面貌。可是,地中龙展现的回复方式却是让肉隆起长出,未免太贴近正常的生理机能,断开的碎肉会留在地上根本不合乎魔族的再生方式。」

不可理喻的概念式再生才是魔族的最大利器。

然而,那头地中龙却异于其他魔族。

过去打倒的巨魔魔族、兜虫魔族与狮子魔族,于再生之际都完全将状态倒了回去。

被砍断的手脚也是不知不觉中就消失了。

可是,就只有地中龙不同。它只是发挥出生物性的再生能力。

「卢各,那样的话,会不会表示它并不算魔族?」

「不,它正在栽培【生命果实】。能亵渎灵魂施以加工的唯有魔族,因此对方是属于魔族。但是,看来那家伙并非整副身躯都属于魔族。」

「……啊,我懂了。意思是分成外侧跟内侧对吧。」

「是啊,要不然就无法得到说明。我猜魔族大概在那头怪物的肚子里,搭配传述来设想也会是如此。勇者从内部出手打倒它的说法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勇者应该是在地中龙体内遇到了魔族才对……证据就在这里。冷静以后我总算发现了,魔族的肉片根本不可能像这样装在瓶子里让我带回来。」

我指向用瓶子装着却依然生猛有力地乱跳的触手。

假如那头地中龙真的是魔族,断开的触手早应该消失并回归原位。

在战斗中炸碎的烂肉,短时间之内或许还可能维持这种状态,而我也有可能看漏,但这玩意儿就是决定性的证据。

当然,光凭这一点就断定外侧与内侧分属不同物种也说不过去。

不过若我假设得没错,胜算便随之而生。

「那么,你要拜托我们的就只有一件事喽。」

「对,假如外侧不属于魔族,只要不停对它造成杀伤,再生速度就会追不上而死去才对。我跟勇者不一样,没办法在地中龙体内让黏液融解自己的身体还一边进行探索。所以我要从外侧杀死它,然后把魔族从地中龙体内拖出来。这么做的话,或许就杀得了魔族。我想要拜托的事情,就是请妳们在地中龙被我从巢穴拖出来以后,趁机对外皮用超高火力的饱和攻击让它死透……所以喽,蒂雅、塔儿朵,这给妳们用。」

我把手头上注有土、火、风魔力的爆破用珐尔石几无保留地交给塔儿朵和蒂雅。

只给自己留了两颗当底牌,大排场。

「我负责把那家伙从巢穴引出来。毕竟让它潜伏在地底,就算用超高火力也没办法让它死透。等那家伙从坑里出现,妳们就把那些珐尔石全部用掉,拿最强火力猛轰。」

「呃,对方那么大,你能把它从坑里拖出来吗?」

「为此我才准备了目前正在灌注魔力的珐尔石啊。」

这肯定是要赌命的,不过一度跟敌人对峙过的我觉得可行。

「用珐尔石,而且由我跟蒂雅小姐联手。啊,我晓得了。」

「我也懂了喔。由我负责让珐尔石达到临界点,还要计算珐尔石的摆法,让爆破的效果达到最高;塔儿朵则负责照我的指示用风魔法把珐尔石送到。」

「正是如此。」

珐尔石的爆破固然强力,但是最能发挥效果的用法是包围住敌人再压碎引爆。

爆发能量会呈放射状将威力扩散出去。

普通的用法会导致大半威力流失。要防止流失,可以将目标包围起来再连锁引爆。威力将集中于中心,让目标无处可逃。

要求出最有效果的摆法,一边还得迅速让珐尔石达到临界,连爆破的时间点都必须算进去,这并非常人能办到的技俩。

但是,凭蒂雅的头脑及天分就能办到。问题在于光靠她用手投掷,并不能让珐尔石按照计算到定位。

这时候就换塔儿朵表现了。塔儿朵已经将风魔法练得滚瓜烂熟,精准度极高,更能把复数的珐尔石送到蒂雅所指定的位置。

「还满严苛的耶。毕竟预想中是要抓准它从坑里冲上来的那一刻,会需要立体性的配置。」

「感觉好辛苦喔。」

「蒂雅要在几秒钟以内进行三次元的高深运算,塔儿朵得在一瞬间照计算让珐尔石飞到定位……两者都是至今最苛刻的要求。」

塔儿朵和蒂雅望向彼此的脸。

我知道自己吩咐的事情不好办。

而且,我光是要痛揍那家伙就腾不出心思,无法掩护她们俩。

「不过呢,我接下这份工作。」

「……我也一样。呃,卢各少爷,请告诉我,你是觉得我们能办到才下命令吗?」

「对,没错。我判断凭妳们现在的能力就能办到。」

「那我会努力的!」

答得好。

很像塔儿朵的作风。

并不是这样就规划完毕了,还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