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话 暗杀者前往圮毁城镇

碧尔诺出事了,得立刻赶到当地。

「收不到定时联络。」

地震频传的城镇碧尔诺,我交代过那里的谍报员一定要定时联络。

将定时联络设为常规,只要发现毫无联络就等于状况有异。

「其实我希望多收集一些情报再行动就是了。」

没能从蛇魔族米娜那里得到情报尤其不利。

在圣地,我有从雅兰•嘉露菈口中得到最基本的情报。原本魔族就只有八名,当中四名的存在已经辨明,只剩四名不得而知。

即使以当下知道的情报也可以厘清到一定程度。

话虽如此,那终究只是传述下来的资讯,内容含糊……换成米娜就能提供更明确的情报才是。

找不到米娜会是偶然吗?或者她刻意不给情报?就连这一点都无法了解。

「……我能采取的手段就两项吧。」

第一,继续收集情报,在判断能赢之前都不行动。

第二,现在立刻前往碧尔诺寻找魔族。

两种做法各有利弊。

若继续收集情报,就可以提高胜算。然而,或许会让【生命果实】在收集到情报前先成长完毕,而让魔族溜掉。

反过来讲,现在立刻前往碧尔诺的好处在于必定能妨碍【生命果实】成长,只是对敌人一无所知就出击是相当危险的。

「那只好用折衷方案喽。」

即刻赶往当地。

不过就算有魔族在,我也不会立刻就出手。

要一边观察情况一边收集情报。

这就是最妥善的做法吧。

吃完早餐后,我立刻吩咐塔儿朵与蒂雅准备启程。

她们俩露出讶异的神情,然后点头,各自整装。

塔儿朵并不是拿往常的三节枪,而是装备我所铸造的魔枪;蒂雅也细心地着手保养手枪。

准备一完成,便立刻搭滑翔翼启航。

「卢各,这次的魔族不知道是什么模样对吧?」

「嗯,所以先由我去探探状况。麻烦妳们俩躲在远处。」

『好的,毕竟那属于少爷的长项。希望这次的魔族比较弱。』

塔儿朵照例是一个人飞行,所以我们用对讲机联络。

这次之所以由我一个人担任斥候,固然是因为这样最不容易被察觉,更重要的是当苗头不对时才容易脱身。

并非被魔族发现便非战不可。胜算渺茫就要逃,这一点我也有纳入视野。

「先别谈弱不弱,目前根本还不确定敌人是否为魔族……我倒希望扑空。」

我打从心里如此祈愿。

比方说,日前交手过的狮子魔族。假如毫无事前情报就要跟它斗,或许我赢不了。

在事前接获情报,做好万全准备才总算拾得了胜利。

米娜说过那头狮子在魔族属于首屈一指的强者,但是那并不代表其他魔族的实力就弱。

「呃,快到了对不对?刚才我们已经通过巴鲁亚城了。」

「是啊,就算能看见目的地也不奇怪才对。」

我将魔力集中于图哈德之眼,强化视力。

于是,我说不出话了。

该地确实曾有城镇存在……然而,那已经无法称为城镇了。

『太过分了。怎么……会变成那样?』

「不会吧。城镇陷下去了。」

如蒂雅所说,眼底的景象只能解读为城镇下陷。

几千人居住的大规模城市,整座陷入了深坑当中,要形容其惨状唯有如此。

很深很深的坑。毕竟连这座城内最高的塔都没有从坑里探出头。

就我从空中观测到的,那是深达一百公尺以上的夸张坑洞。

由建筑物的毁损状况来看,城镇是在一瞬间下陷。

居民恐怕都当场毙命了。

多么狠毒。

「……早点得知的话,说不定我还能防范。」

「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啊。虽然没能防范,察觉到就要庆幸才是。」

「也对。」

因为有通讯网,又把定时联络设为常规,我才能察觉。

如果没有那么做,这座城便无法发出情报,我方的第一步行动会迟上数天。

事态并未发展成那样就已经不是最糟的结果了。

滑翔翼着陆以后,由我先独自前往曾是碧尔诺的瓦砾堆。我御风缓缓下降至巨坑底部。

……好重的臭味。

尽管尚未腐坏,摔烂的人类内脏溅得到处都是。

当场死亡而没有多受苦,对居民们来说至少算是救赎吧。

我隐藏气息,抹去自己走动的声音。

可是,这样依然有极高的风险会被发现。

居住在地里的生物大多以感应震动的能力为长项。

就算不发出声音,既然我走在坑里,造成的震动就难以尽掩,也许会被敌人感受到沿地面传达的摇晃。

我对此有所警戒,姑且用了风当缓冲以求心安。

「原来如此,栽培【生命果实】就是用这种方式……把灵魂当食物简直荒谬。」

将图哈德之眼的力量提升至极限,甚至连灵魂都能观测到。

一般而言,人死后灵魂将会归天,照女神的说法,那会在漂白后寄宿到新的容器。

重生的我则是刻意不予漂白,将知识及经验保留下来。

然而,这里的灵魂全部被系留于地上,不得归天,而且在慢慢融化以后都流到了某处。

「对付兜虫时就误解了。」

当时我判断敌人是为了栽培【生命果实】而吸收人类的营养与魔力。

兜虫魔族应该确实曾有那样的意图,但是那似乎不是为了栽培【生命果实】。

【生命果实】所使用的是灵魂,那家伙只是利用多出来的营养与魔力帮助树妖繁殖罢了。

而且,我重新体认到那些魔族对人类,不,对世界而言是多么有害的存在。

按照常理,人死了以后,灵魂仍会轮回。换句话说,灵魂的数目不减。

可是,像这样融化加工过的灵魂根本就无法再转世投胎。

存在于世界的灵魂数目将逐渐减少。既然女神会特地花工夫再次利用,表示灵魂应该并没有那么容易孕育。

「正因如此,魔王复活才需要那玩意儿吧。」

魔力是灵魂孕育出来的力量,而灵魂本身的力量更强,耗尽成千上万的灵魂凝缩成的力量应该超乎想像吧。

可以想见魔王的绝对性强大正是由此而来。

……啊,我懂了,原来是这样。

思绪运作至今,我企及一个假说了。

关于勇者力量的真面目。

以往魔族在只字片语间就给过提示。

『那怎么可能算是人类呢。』

『存在本身就不同。』

『不能跟那种怪物正面交战。』

对魔族而言,勇者一样是异类,那并非单指强度,而是从存在的根本就有区别。

简单说,我跟魔族到头来都属于只有一个灵魂的生物,勇者的本质却与魔王相同,他们都是凝缩了成千上万灵魂而诞生的存在。

既然如此,女神们在一个时代只能让一名勇者诞生也就可以理解了。要是不停创造那样的存在,灵魂将会枯竭。

至今想到的解答在我脑里串联在一起,我越思考就越觉得这项假说正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我的思绪硬是被高亢笑声打断。

令人不快的笑声。

这是什么把戏?

「在我的巢里还活着。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还活着,还活着,但是没用,我不会让你逃走。」

满溢而出的压倒性魔力与瘴气的气息,这是魔族的特征。

从地里有无数滑溜的粉红色触手探出脸,每一根都比我的身躯更粗更长。

而那些触手张开汗腺,吐出粉红色雾气,将坑洞内部灌满。

……这种雾不妙,吸进去当场就完了。

「得先回到地上。」

收集情报固然重要,活下去仍是第一优先。

在应付这片雾气的同时火速祭出回地上的手段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