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

我换上方便活动的服装,带着蒂雅、塔儿朵来到图哈德家拥有的后山。

如果是一般训练,我会利用屋邸的中庭或训练场,但需要宽广空间或者会对周围造成大规模损害的话就是来这里。

实验新魔法之类尤其得靠这座后山,原本明明是一片树木繁茂的森林,如今却成了荒野。

「妳们俩都完成我出的作业了吧。」

「我想让少爷大吃一惊就努力完成了!」

「完全没问题喔。」

我对她们俩有信心与期待。

不知道为什么,塔儿朵和蒂雅都喜欢被夸奖,而且还喜欢用来夸小孩的表达方式。

有一定年纪以后,还用那一套会让我难为情……她们却好像觉得没关系。

「那么,先来验收塔儿朵的成果吧?」

「好,我要开始喽。」

塔儿朵握紧拳头使劲后,狐耳和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就长出来了。

依然很可爱。

而且与那副可爱的模样呈对比,野生肉食兽具有的杀气随之充斥四周。

【兽化】。勇者用【追随我的众骑士】之力赋予我,再由我赋予塔儿朵的技能。

可以爆发性提升体能,还能让五感获得超强化,那是属于塔儿朵的杀手锏。而且,代价是会被野兽的本能牵着鼻子走。

以往的塔儿朵无法抵抗那种本能。

可是……

「用看的就知道,妳的眼里有知性。」

尽管散发着攻击性的气息,却依然保有塔儿朵的眼神。

「是的,我照少爷说的,尽量多使用【兽化】,并且在有效期间一直撑着克制住自己。刚开始完全做不到,但是我一步一步慢慢适应了。」

「那么,来做测试。塔儿朵,用妳擅长的魔法【风盾外装】让我看看。」

【风盾外装】,在身上披戴风之铠甲的魔法。

环绕于身的风将化为防御,将停留的风释出还可用于加速,攻防兼备的魔法。这道魔法非常好运用,因此我也常用。

亦属难度极高的原创魔法。

「请少爷看着。【风盾外装】!」

塔儿朵到底已经唱诵过几千、几万次,魔法流畅无阻地在唱诵下生效。

风以她为中心卷起,然后将她裹住。

「完美……虽然说这是妳熟练的招式,既然能在【兽化】时使用这种难度的魔法,表示绝大多数的魔法都使得出来。」

「我试过了。跟少爷学到的魔法当中,只有两项使不出来。」

听到两项,内容不用问也知道。

在我传给塔儿朵的原创魔法中格外困难的项目,连平时的她用三次也不确定是否能成功一次。

使不出那些与其归咎于【兽化】,更应该说是能耐的问题。

「做得好。这明明是一项困难的作业。」

我把塔儿朵搂进怀里。塔儿朵解除了风之铠,依偎着我撒娇,而我摸了摸她的头。

「呵呵,虽然练得很辛苦,但我想着要帮上少爷的忙就努力练成了。」

我出给塔儿朵的作业就是驾驭住【兽化】。

以往塔儿朵一旦【兽化】,就只会任由本能大肆胡闹。视野变得狭隘,攻击全倾向于直来直往。魔法也只使得出简单的项目,抵销了塔儿朵本身的长处。

【兽化】带来的强化效果惊人,即使撇开那些缺点还是能发挥十二成的威力。然而,在跟真正的强者作战时,其缺点就会露馅。

只顾攻击可不行,要守,要骗,要逃跑。对手越强就越需要用战略,而且为了拓展战略的幅度,必须有好几张底牌。

好比练就于身的枪术、用藏带的手枪射击、我与蒂雅传给她的魔法等等。

力量与技巧,塔儿朵迟早会碰上非要两者兼具才能打倒的对手。

(而作为测试的基准,我给她出了要能在【兽化】状态使用高阶魔法的课题。)

使用如此艰深的魔法必须保有自我。这就是塔儿朵靠理性在行动的证据。

「合格了,我会安排之前讲好的奖励。」

我松手放开怀里的塔儿朵,稍微保持距离,然后将手摆在她的肩膀上这么说道。

「是,我非常非常期待少爷的奖励。」

塔儿朵要求的奖励有点让我意外,但是她已经像这样期待得眼神为之一亮,我应该不用多给什么意见。

塔儿朵解除【兽化】退到后面,蒂雅就取而代之上前。

「接着换我喽。来展现我的研究成果。」

蒂雅的表情比往常还要神采飞扬。她像这样摆出的得意脸色最可爱了。

「莫非妳真的成功了?我本来还觉得出了道不讲理的难题。」

「啊~~!我就知道。这次真的让我累坏了耶!」

蒂雅鼓起腮帮子。

连那副模样都让我觉得可爱,逗趣感更胜于凶悍。

「抱歉抱歉,妳果然厉害。」

「我可是姐姐啊。这就是改良过的魔弹。」

那是我们用于手枪的子弹。

如果施展【枪击】这一招魔法,子弹会在膛内被制造出来,然后随爆破魔法射出,但若是做好带在身上的手枪,我们就会事先制造要用的子弹。

从蒂雅手中接过来的子弹表面刻着魔力符文。

那是回馈分析【鹤皮之囊】所得的情报后制作的魔道具。

其特质是可以将魔法封藏在内。

「哦,妳将试作品做了不少修改。」

「因为有许多部分都错了嘛。实物不在手边,我费了好大的工夫。」

出发前,我就把子弹试作品与我统整研究成果写成的论文,还有试作品的测试数据都交给了蒂雅。

如蒂雅所说,把分析对象【鹤皮之囊】交给她会比较好办,然而没有那东西,我就无法在法庭上胜诉。

仔细端详蒂雅改良的子弹,会发现我提出的理论,亦即在进入实作前的上一个阶段已经出了错。

伤脑筋呢,难怪怎么试都无法完成。

「我可以问妳一件事吗?为什么【鹤皮之囊】的实物不在手边,妳却可以发现论文有错?」

明明手边没有用于分析的实物,却能发现据此写成的论文有错,本来就不合道理。

「很简单啊。论文的这边跟这边,看了就不对劲嘛,其他环节都有条有理,只有这里很奇怪。该怎么说呢?文字的旋律就断在这边。所以我把内容顺一顺,打通了文章的思路。」

「这可天才了……」

我自以为了解蒂雅是个超乎常规的天才,在探寻魔法规则性以及研发术式等方面,她总是快我一步。连具备程式概念,在前世曾为术士级骇客的我有原理想不透,她都能触类旁通。蒂雅的悟性从以前就无人能及。

这是我的猜测,我当文字看待的内容,蒂雅恐怕是以类似音律的形式在领会。

靠努力怎也比不过的天赋之才。

「我可以试试吗?」

「请啊请啊,你肯定会吓一跳喔。」

我点头,然后握紧子弹唱诵魔法。

接着将那颗子弹填入枪膛,并且射击。

子弹命中两百公尺外当成目标的巨岩。

几秒后,从巨岩内侧发生爆炸,将其轰得粉碎。

「完美……封藏在子弹里的魔法生效了。」

「当然喽。够厉害吧。」

「这才不是一句厉害就能形容的。」

我碰到瓶颈而没有完成的理论,蒂雅只用短短约一周的时间就圆满完成了。

还有,这种魔法的实用性更是惊人。

魔法的弱点在于其射程。以爆破魔法而言,顶多只有数十公尺,无视精度的话至多只能命中一百公尺外。

然而,能把魔法封藏在子弹里的话,射程将遍及几百公尺外。可以像刚才那样,从巨岩内侧让魔法生效将其炸碎更是一大优势。

这会成为一张强大的底牌。

「尊不尊敬姐姐?」

「当然尊敬。」

「只有口头上吗?」

蒂雅贴近距离,往上瞟过来。

我露出苦笑,并且像之前对待塔儿朵那样搂住她,摸了摸她的头。

「妳把姐姐的称谓挂在嘴边,却喜欢让我这样对妳。」

「那码归那码,这码归这码。身为姐姐,我希望受到尊敬、受到仰赖;身为女朋友,我就想毫无保留地向你撒娇啊。」

「是吗?那我就照办吧。」

我尊敬蒂雅,也希望让她撒娇。双方的需求与供给一致。

「另外,你别忘了奖励喔。我就是期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