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暗杀者遭押(2)

弄的笑容。

这家伙明白我不可能收到信。

「我跟你去,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话说出口的瞬间,对方就动手揍我。原来如此,因为要押送贵族,执法单位似乎就选了具备魔力者担任官差。

我早料到他会动手,而且这一拳太迟钝,要在打击的瞬间扭头减轻力道是轻而易举的事。

看似硬生生挨打,但几乎没有造成伤害。

尽管如此,我仍跌坐在地上,还摆出恐惧的表情用手扶着脸颊。

「号称圣骑士也落得这副惨样!你那是什么叛逆的眼神?看起来丝毫没有反省啊!抵达王都以前,我会好好对你管教疼爱一番!」

随你嚣张没关系。

之后再来算这笔帐。



搭乘马车之际,我被绑住双手,缠上矇眼布。为避免我唱诵魔法,甚至让我戴上了口衔。

而且正如先前所料,私人物品全被没收了。

即使说是全部,对方也只有在可见的范围内简单搜身检查,疏漏百出。

负责监视我的官差有二,两者似乎都被卡洛纳莱侯爵收买了。

搭上马车后的发展也都不脱想像,惹人发笑。

他们俩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到用餐时间就手滑打翻我的那一份餐点,还故意用鞋子踩。


如此对我的官差从刚才就睁着眼睛,全身松弛无力,处于失神状态。

我在那两人的围绕下将捆住双手的铁链解开,并且摘掉口衔。

接着,我悠然取出【鹤皮之囊】,享用塔儿朵为我做的面包。硬归硬,吃起来倒还算润口,内馅包满果干与坚果的豪华滋味。

篮里还摆了装着温热汤品的水壶,令人感激。

温热的汤让有所不平的心境逐渐缓和。

「好喝。塔儿朵的手艺又进步了啊。」

幸好塔儿朵有让我带着餐点上路。

既然肚子填饱了,我便重新读起出庭用的资料。

我已经做到这个分上,官差们却只是偶尔喃喃自语或发出噁心呻吟,手指头还随之发颤。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用针在他们颈子上打了药。

凭这些家伙的本事,不可能发现暗杀者认真藏起来的暗器。还有,光是双手双脚被绑住,并戴上矇眼布及口衔,也不足以让我发的针失手。

我给他们俩打的药是为防万一而预先调制的强效自白剂。

这玩意儿效力过猛,施打者将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界线,还会睁着眼睛作梦,沉浸在以己为尊的幻梦中。

听他们发出的自言自语,似乎正忙着在梦里折磨我。

既为富有贵族又是下任当家,外貌出众还得到万人称颂的我让他们很不是滋味。

而在有权剥夺嫌犯自由的状态下对我拳打脚踢,似乎就是一大乐事。

这种药的好处在于施打者会把药效期间长达数小时的妄想当成现实,全靠其让人分不清梦与现实界线的特性。

有别于一般造成昏迷的药物,记忆都会保留着,因此就算他们恢复神智,也没办法察觉我做了什么。

抵达王都之前,我会定期下这种药。

这样就能让他们安分,更可以为之后布局。

常用这种药会使思维变得非常柔软,易于洗脑。

而在到案前夕,我打算稍改药物种类,让他们成为听话的狗,于各方面效劳。

「我本来可不想用这种药,毕竟后遗症极其深刻。」

假如对方是正常官差,我原本还打算乖乖搭车到王都。

然而,他们已经被收买,更想凌虐我取乐。

我并没有好心到会对这种人留情。

「那么……既然资料读熟了,干脆来研发魔法吧。」

久违地有了可以悠哉度过的时间。

我要尽情研发魔法。

我拿出纸笔。

最近总是为蒂雅吃惊,我也得创出让她讶异的魔法才行。

当下正好有个想摸索成形的魔法。

秀给蒂雅看以后,她肯定会感到开心,然后将我的点子扩展成新魔法。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