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暗杀者遭押

工作完成,我便从王都回到图哈德领。

我回来以后仍继续用通讯网收集情报与证据。

而且能证实卡洛纳莱侯爵才是真凶的资料,终于在昨天准备齐全了。

「勉强赶上啦。」

即时通讯网果然犯规。

如果要从全世界收集情报,光是对当地的谍报员下达指示,一般就要耗上数天,等待调查结果送达更要好几天。

何况厘清新情报后,要调查的新目标就会增加,后续指示又得花几天工夫,可以说旷日废时。

正因为情报传递可以瞬间执行,我才能在极短期间内整理出这些资料。

支配情报者将称霸世界。

不夸张,只要我认真活用这张通讯网,连世界都能纳入掌中。

「我来找你玩喽!」

房门被打开,蒂雅跑了进来。

她没敲门并不是因为不懂礼节,而是我们俩有讲好,不想让人进来打扰时便锁门,门没锁的话就表示可以自由进入。

「……看妳的表情,又创出新魔法了吧。」

蒂雅创出好魔法的时候,立刻会显示在脸上。

「嗯,对呀,这次的可厉害喽。来嘛,快帮我腾在纸上。你没有写出来的话,我就不能做实验了。」

蒂雅得意地谈起新魔法。

最近我有许多事要忙,无法抽空研发魔法。

新魔法都仰赖蒂雅了。

我教了许多可以沿用至魔法的前世技术给蒂雅,而她会将那些漂亮地升华为魔法,有时还加上我想不出来的主意。

许多魔法都是因为有蒂雅才能问世。

「的确,这招有意思。」

「看你用通讯机和滑翔翼,我才想到的。未必要用在战斗才叫魔法嘛。有这套魔法会很方便吧?」

「是啊,相当不赖。」

我重新见识到蒂雅的天赋之才。

将术式像这样搭配,是我想都没想过的。

而且,这道术式……是为了接下来要在王都接受审判的我而创出的。她应该是怕羞才没有说出口吧。

「咳,我问你喔,出庭准备得还顺利吗?败诉的话,你就会变成罪犯吧。那样我可是绝对不接受的喔。」

「可见的部分都有对策了,剩下就看对方握有多少我没料想的底牌。」

「会有一场苦战吗?」

「有办法应付。无论敌人准备了什么样的底牌,其主张与立论基础都已经被我攻破了。」

「是喔,太好了。可是,有点令人烦心耶。像这种时候,我就帮不到你,还有之前去王都时,我也不太有表现的机会。」

我看蒂雅一脸过意不去,就对她摇摇头。

「并没有那种事,制作通讯机所用的术式是因为有妳发现其中规律才能够完工。妳在王都不是也大肆活跃了一番吗?」

「卢各,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耶。」

「那家伙认为可以带三个贵族千金到派对,就跑来找我们了。妳们俩都将陪衬的角色扮演得很好。」

「关于这部分,你再说清楚一点!」

「我不是刻意用化妆和礼服让妳们的魅力打折扣吗?还避开了那家伙的喜好。那是为了保护妳们俩,也有算计到三个人站在一起就能突显我的美。不仅如此,我时时都有表现出关心、保护妳们俩的举动。有心这么做的女人合乎他喜好,让我争取到了分数。人的魅力是依附于感性而且相对的,活用他人陪衬自己是基本工夫。」

这是施展美人计的技巧之一。

故意安排不合目标喜好,等级也比自己低一阶的女性在身边,借此营造对比,突显本身的魅力。

「听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不甘心了!总之,以后尽管向我们求助嘛。谁教没有人顾着的话,你总会一个人扛起所有事。」

「有吗?我倒觉得自己满依赖妳的耶。」

「你还可以依赖得更多啊,我可是你的姐姐。」

「虽然现在成了妹妹。」

「唔~~」

蒂雅鼓起腮帮子娇声娇气地苦笑。

我受了蒂雅多少帮助,她自己并不知道。

「那么,接我的人似乎到了。麻烦妳看家。」

望向窗外,有辆漆成乌黑的马车停在屋邸前。

只有执行特务的官差会用那种马车。

换句话说,来者负有押送犯罪嫌疑人的职责。

「你到了那里要加油喔。」

去王都的就我一个。

我将被押送,因此不允许他人陪同。

再说,到那里以后,蒂雅和塔儿朵几乎是无能为力的。

当我为了迎接官差准备起身时,有一道人影赶到房里。

是喘着气的塔儿朵。

「呃,卢各少爷,这让你带着!」



她给了我一只大提篮。

提篮里飘出香甜的气味。

「这是可以保存一段日子的甜面包!我想少爷到那边以后可能没办法正常用餐,所以就烤了这些面包。少爷,路上请保重。」

打开篮盖,里面是揉面团时掺了大量酒渍果干与坚果烤出来的口粮面包。

以前我和塔儿朵进行求生训练之际,就曾经要她做这种面包当口粮。

原来她还记得当时的食谱。

塔儿朵准备了求生训练时做的面包,或许是在许愿祈求我生还。

「那我就欣然收下喽。」

是我疏忽了,这类粮食也是有必要的。

我会被当成嫌疑犯押送到案。

目前仍属于涉嫌阶段,照常理而言并不会受到太糟的待遇。

可是,这次的事有违常理。既然有人想要贬低我,从对方的立场来想,或许会为了剥夺我的判断力而买通官差刁难。

折磨嫌犯,不供应食物,剥夺其气力,借此在审判前让人陷于无法正常抗辩的身心状态,这是对方必定会用的手段。

我心存感激地将审判用的资料与提篮一起收进【鹤皮之囊】,再将【鹤皮之囊】折叠起来,装到以原创魔法制造的塑胶袋替代品当中,然后吞入体内。

因为【鹤皮之囊】折叠后会变成手掌般大,我才能玩这种把戏。

「欸,卢各,那只皮袋很贵重吧,你吞下去没问题吗!」

「就是因为贵重我才这么做。只要稍加训练就可以把东西存放在胃里,而且随时都能够取出。既然对方打算让我吃苦头,八成会没收随身物品,所以得藏起来才行。」

「吓到我了,你居然还有这种特异功能!」

此外,像直肠也很容易藏东西。

这算是挺普遍的技术,好比间谍会把通讯器藏在屁眼,黑道则会把毒品藏在身体里通过海关。

「少爷真是厉害……啊,我又搞砸了。」

「怎么了吗?」

「像少爷这样有【鹤皮之囊】的话,我可以改做更柔软好吞咽的面包,就不必准备口粮了。」

塔儿朵慌得连声自责。

她烤的面包确实与德式圣诞面包类似,为了长期保存而水分较少的硬面包。

「不要紧,这有这的美味,我会心存感激地享受……妳们俩听好,我大约一周以后会回来。妳们在那之前不把课题完成,我会发脾气喔。」

为了尽量少让她们操心,我打哈哈地说。

「嗯,我会完成的!」

「我也会学成给少爷看!」

我不在的期间,什么事都不交派可就浪费了。

所以,我给她们出了准备已久的作业。

等我回来的时候,她们俩都将大有成长吧。



家门被官差匆匆敲响。

平时是由佣人出迎,但今天我会应门。

「请问有何贵事?」

「卢各•图哈德在吗!」

眼前的男子是中年人,个头比我还矮一点。尽管摆着威风的派头,却给人卑劣下流的感觉。

「我就是。」

「日前信已寄到了吧。我将以杀害马列托特伯爵的罪嫌押送你到王都。」

不用说,信根本没有寄达。

为了陷害我,对方已经安排好事故让我收不到。

我故意装成什么都不知情而显露动摇。

我没有收到那种信,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当场对官差这么嚷嚷。

我一边演戏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

若是普通的官差,应会认为状况有异而进行说明。

然而,如果这家伙已经被收买……

「太难看了,你这杀人犯!快点跟我走!」

对方拔出腰际的佩剑,并且出言恫吓……嘴边还浮现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