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暗杀者说服

我照计划赢得了法兰多路德伯爵的心。

若换成前世的我,应该会毫无感慨地淡然行事,这次却相当痛苦。

为求互惠,幸好计策成功了。

我对自己用的美人计并未乐观得有把握必成,还准备了预备方案,跟美人计相比恶毒好几倍。

而我目前正在借宿的房间等他。

如今我已卸下贵族千金「露」的面具,换回了卢各•图哈德的身分。

门被猛然推开。有格调的贵族不应如此失态。

由此可见,对方相当期待露的答覆。

「告诉我妳的答覆好吗!」

一脸激动的他满怀希望问道。

手里还拿着美丽的花束。

「抱歉,你痴恋的女人不在这里。」

我冷冷地告知对方现实。

「你怎会闯入我的屋邸!」

「劝你最好别嚷嚷……若是事情闹大,那女孩就别想活命。」

我绕到呆愣的法兰多路德伯爵身后,关上门,朝对方的背一推,他便踉跄被我准备的椅子绊住,而后坐下。

「你到底是谁!」

「居然问我是谁,令人寒心。我就是你将要陷害的对象。」

那家伙一时无言以对,只得转开目光。

「为何?」

「『为何』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是指我为何会发现你们在王都的图谋?还是理应远在图哈德领的我为何会出现于此?或者说,我为何会查出是你要出庭作伪证?呃,难不成你在问我为何会晓得有个叫露的少女即将与你成为情侣?」

为了使谈判有利于我,要让对方感觉到我已经什么都了若指掌。

实际上,我早已对大局掌握得差不多了。

法兰多路德伯爵面色苍白。

「来打个商量吧,法兰多路德伯爵。可以的话,我想用绅士的方式解决。不过……这次的事实在令人恼火。照你的态度,我不确定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

我一面说一面扔出首饰。

那是我昨天扮成露配戴的饰品,为了加深印象,我当时还声称那是母亲的遗物。

「那、那是露戴在身上的……」

「是啊,我认为她可以当谈判材料,就先把她掳走了。」

「别开玩笑!她跟这件事无关!」

「不会无关,她跟你可是男女朋友……没想到男方的愚蠢竟害她蒙受生命危险,真是个可怜的女孩啊,我同情她。」

「我跟她并不是情侣!」

「……别扯谎。派部下来掳人时,据说她呼唤的就是你的名字。首先我要告诉你,你掩藏不住内心的动摇。」

「我、我不会为她变节。为了法兰多路德家,我连父亲都杀了。就算自己有一两个心爱的女人被掳,我也可以当场割舍。」

脑袋似乎不坏。

人质被掳时,最有效的谈判方式就是让对方认为人质并无价值。

毕竟只要有价值,就会受对方利用。

不过,他的演技无比差劲,大概没经历过这种耍狠的场面吧。

反观我应付这种事就还算有经验。

要「说服」他轻而易举。

「原来如此,那我今天就先离开吧。明天,我会带她的指头过来当伴手礼。对了,你想知道她是否平安吧,要不要让她用断指滴下来的血写信给你?我会每天送来这里,直到她的指头一根都不剩。」

我把脸凑到对方耳边细语。

附上货真价实的杀意。

他再嘴硬,平日生活仍与死亡离得太远。

第一次接触到无情世界和正牌暗杀者释出的杀意。

这就足以剥下他虚伪的气势。

「慢、慢着。露还平安吧?」

「是啊,只要你不轻举妄动,我保证会善待她。」

「你有什么目的?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哦,看来你心里都有数嘛。」

我想为对方鼓掌。

尽管他吓得牙齿打架,却还是没有停止思考。

这家伙有注意到我来这里谈判并没有动手杀人,显示我的目的并非报复。

对方既没有趁现在跟我拚命,也没有叫人过来,这都是对的。他也了解自己不可能制住战力等同勇者的怪物。

「出庭作证之际,你要照我准备的脚本念。办得到这一点,我就将女孩还你。」

我随手将信扔给对方。

他看了上头所写的文字便汗流如注。

「你叫我背叛卡洛纳莱侯爵。办不到!他是我的恩人。」

「……恩人是吗?」

上头写的内容是要他当庭表白受到卡洛纳莱侯爵胁迫,还被塞了一笔钱,只好出庭作伪证。

这次的幕后黑手是卡洛纳莱侯爵,他打算嫁祸于我。

「如果在庭上做出这种发言,那就毁了。我会被卡洛纳莱侯爵报复……他绝对不会放过我。」

「哎,不要紧,因为卡洛纳莱侯爵会代替我入监。」

我扔出另一份资料。

资料上有被害者实际遇害地点的相关情报与证据,以及卡洛纳莱侯爵指使附庸贵族搬运尸体的蛛丝马迹。

……其实那是将部分真相经过大规模渲染的假资料。虽然说内容八九不离十,举证所需的情报仍有欠缺。

即使如此,要骗一个视野因恐惧和紧张而变得狭隘的男人已经足够。

先这样就好。

此刻我安排于全国的谍报员仍在活动,就为了让这份资料变得齐全。开庭之前便会更加完备。

话虽如此,就算资料够完美,要将卡洛纳莱侯爵逼到绝境还是差一步。之所以需要说服这男人,就是为了填补那欠缺的一步。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你会查到这些,没道理啊,毕竟这个计划从起步到现在也才短短几天,怎有手段能收集这么多情报和证据,还找到我这里?算起来不对啊!」

「你不晓得吗?【圣骑士】乃由女神选召。女神都在枕边告诉我了,祂说有阻碍我救世的败类出现。于是醒来后,我已经在王都了。」

廉价得几乎让我笑场的谎言。

然而,压倒性的情报传递速度与移动速度,两项不合常理的事情合在一起,只让人觉得是天神所为。

何况我以前将【诛讨魔族】的术式昭告于世时,就利用过女神亲传神谕这种方便的名义。

只要是贵族,大多知道【圣骑士】卢各•图哈德听得见女神的声音这件事。

「女神对我说过,凡有人阻扰救世,今后便得不到任何祝福……你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完了?」

「我、我没那个意思啊。我才没有想过要阻扰救世,也没想到会被女神鄙弃,怎会这样……」

「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实际上,你就是阻扰了被女神选来救世的我。」

那家伙从椅子上滑落。

好啦,黑脸扮到这里就够了。

说服的基本在于软硬兼施。

扮黑脸吓过对方以后,也得扮白脸给点甜头。

「然而,你只有一个方法能得救,那便是照我说的出庭作证。目前还来得及挽救。倒不如说,你帮我就是对救世有功,女神也会感到欣慰。或许,你在往后的人生依然能得到祂的祝福。」

「要我协助你救世?可是,可是我需要钱啊。如果卡洛纳莱侯爵被逮捕,我的生意就……」

「钱我这里有,你肯帮忙的话就给你。」

我从【鹤皮之囊】取出装满金币的钱袋,让他握到手里。

这个国家已经开始用纸钞了,但是与他国通商依旧会支付金币,在国内也还是可以使用。

之所以拿金币而不用纸钞,是为了支配他的心。金币的重量、声音与光彩能让人心狂乱,纸钞就无法如此。

他变了眼神,并且打开钱袋确认内容物。

这算是不小的开销,但通讯网已经完成,如今我想要多少钱都赚得到。

「好多啊,满是金币。」

「这笔钱是小气的卡洛纳莱侯爵跟你讲好的三倍金额。借此你父亲欠下的债务就可一笔勾销,你不用再听命于那些财主。」

幕后黑手卡洛纳莱侯爵犯了许多错误。

为了加快计划进行,他用的全是些马虎草率的技俩,处处都可以找出纰漏。

更关键的是,他在收买人心所需的金额上小气。

收买最重要的证人只肯出千枚金币,吝啬狭量成这样足以要他的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威吓后给出的甜头想必效果奇佳。

再推一把,就能让对方的心完全屈服。

谈判的基本固然是要软硬兼施,但一流人物会在这时候另找切入点。

「你就用这笔钱换取自由吧。接下来,何不给点颜色让欺骗你又剥削你的卡洛纳莱侯爵瞧瞧?」

「那人骗了我?你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