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啊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冒险明明才刚开始,竟然就GAME OVER了。请回到存档点重新再来。咦,您说人生是没有存档点的。这样说的话,故事不就已经结束了吗?讨厌啦,怎么会这样呢。

话说回来,他实在很过分呢。一般来说,哪有人会选在那种时候开枪的啊?虽然他本人似乎认定自己是个有常识的人,不过脑袋肯定有问题啦,绝对没错。

照理来说,这样的行为,如果是拥抱的话至少要五次、摸头的话是十次,睡在同一张床上的话得要二十次才勉强能够补偿的……不过因为是回想中的场面,所以没办法要求这些呢。哎呀,没问题的,一开始也已经保证过,这个故事到最后一定会是快乐结局,敬请放心阅读后续内容。

那么,请继续看下去!

我第一次看见吸血鬼是在二十年前,还是国小三年级的时候。我诞生于平凡的四口之家,过着既不算不幸也算不上幸福的人生──不、这么说不太对,既非不幸也不算幸福的状态,或许才是真正的幸福。至少当时的我没有什么不自由的地方,也不曾受到他人怜悯。然而,某一天,这样的状况彻底改变了。我的双亲都遭到吸血鬼杀害,而且杀死他们的还是我的妹妹。吸血鬼化其实是相当容易发生在低年龄层身上的现象。当时才六岁的妹妹,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二十年来始终没有从公安的黑名单上消失。

惯例、规律、习惯……

世上有一定数量的人把这类事情看得十分重要,而我也可以归入那群人之中。中午十二点起床后喝杯咖啡、下午一点坐到工作桌前修理钟表,到了三点就开始为酒吧开门营业做准备。除了星期一和星期二,其他五天,我总是依照这样的时程在生活。从开始经营自己的店以来,我始终遵守着这样的规律。我并不是对这件事引以为傲,只是觉得可以什么事都不用想就能过得下去会比较轻松而已。对于我这种生活方式,偶尔会有客人提出「好厉害呢」、「真是清心寡欲」之类的称赞,不过,他们彻底搞错了。不如说完全相反,所谓的惯例,说到底就是怠惰的同义词。我不过就是个放弃继续前进、放弃用脑袋思考、甚至还想要放弃当个人的废物而已。这不是经过努力的成果,只是时间陷入停滞的结果。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惯例就是这么回事。

不过,唯有一件事。

虽然可能不适合放在一起比较,不过我其实还是有不能退让的坚持。

那就是,我非常非常讨厌规律遭到打乱。

与平常没什么两样的一天,就此开始──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那天,我也一样在十二点醒来。从老旧的床上起身之后打了个呵欠,转开水龙头洗脸,打开电视播放新闻,啃着几乎快要发霉的法国面包──这一连串的行动是成套的,即使说我的一天是在利用这段期间调整好步调之后才开始也不为过。我不喜欢其他的开始方式。

「早安。」

传来了招呼声。

声音并不是来自电视萤幕里的主播。

招呼声,来自站在只有一个生锈的卡式炉的厨房里,正在准备餐点的绫濑真。

「神谷先生,您相当晚才起床呢。」

正在砧板上剁着什么的少女,以傻眼的语气这么说: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喔。我为您准备好了餐点。夹着橄榄与起司的三明治,希望能够合您的口味。」

「…………」

「啊,使用的食材是我自作主张从您店里拿来的。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太恰当。」

的确是自作主张。

想归想,不过我并没有实际说出口,只是皱起眉头,再次打了个呵欠。我一边搔着肚子,一边观看绫濑真的背影。惯例与破坏惯例的事物、善与恶、黑暗与光明。脑海中浮现出这些词句。

「虽然我也考虑过是否该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东西,但是您说过不可以离开这栋建筑物。由于目前状况还不明确,所以我想行动应该尽可能谨慎。」

「…………」

「这个,请问您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我当然记得。

正确来说并不是昨天而是今天,大概是日期变更之后的深夜两点左右。我扣下了格洛克的扳机。用的当然是空包弹,而且还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弹药,只会爆出强弱适中的声响与闪光,但不会造成危害。毕竟我也不想要让飞溅的血肉弄脏自己的店。

绫濑真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

她就只是眨了眨眼,盯着冒出硝烟的枪口。

「好歹闪躲一下吧。」

我无奈地这么说,将手枪放到吧台上。

「不然至少也该有点害怕的样子啊。对于性命遭受威胁的人来说,这类反应才是正常的吧?」

「对不起。」

她不知为何向我低头道歉。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

「什么事?」

「该如何让您相信我说的话,或者是说,该怎么做才能够让您信任我这个人。」

「所以你才没有闪躲?」

「是的。」

「我搞不懂其中的关系。」

她稍微思考了一下。

「也就是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想,展现男子气概应该会是比较快的方法。」

「不好意思,我还是无法理解。」

「碰上类似这次的情况,一旦表现出恐惧就是输了。这样的故事发展,在电影等创作中相当常见。实际上,神谷先生也的确有意考验我。」

「……哎,我确实是在测试你没错。」

「所以就是男子气概了。我的想法是,要是闪躲的话就无法获得您的信赖,更不如说有可能遭到您瞧不起。我认为,如果不设法让您愿意敞开心胸接纳我,自己就没有活路了。」

我再次为之傻眼。

话虽如此,但我也了解了她的意思。虽然这个想法非常莽撞,不过并没有错。

「如果不是空包弹而是实弹的话,你打算怎么办?这可是真的会死的喔。」

「我认为不可能是实弹。神谷先生不会杀我,多半是吧。」

「你会把自己的生死赌在『多半』上面啊。」

「我本来就没多少胜算,如果不在某个地方全力一搏的话,只会一点一点慢慢输光。」

她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轻轻吐出一口气之后继续往下说:

「现在,我能够依靠的人只有您而已。到现在为止,我依靠的对象都是母亲,但是,现在已经无法和母亲她取得联络了。所以,拜托了,请您帮助我。」

这可真是……

我叹了一口没有发出声音的气,让不怎么聪明的脑袋开始运作。我其实相当重视人情义理,这样的个性已经让我吃了不少亏,今后大概也会继续吃亏下去吧。对于离家出走少女投以同情的时点,胜负就已经分晓了。她所做的选择,表面上看来像是走一步算一步,但其实是最为确实的战术。

「知道了。」

我点头同意。

「我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你。」

「谢谢您。现在还有必要证明我真的是吸血鬼吗?」

「不必了。我大致上都已经了解,你确实是吸血鬼吧。」

「为什么能够了解呢?」

「视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