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生日快乐

注:本文为12月6日佐伯单独发的短篇,是独立于8.5卷以外的,与主线内容并无明确的关联。


对于真昼而言,所谓的生日,不过是自己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日子而已。

同学红着脸,说出「今天是我的生日!」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仿佛在替她宣扬着发自内心的幸福。

真昼无法理解这喜悦。

不,准确的说,真昼能理解那喜悦,但那对真昼来说太遥远了,因为没有切身体验过,所以没办法产生共鸣吧。

虽然明白生日对于寿星而言理当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和父母一起庆祝过生日的真昼来说,会觉得过生日这件事和自己无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如果父母能稍微关心一下真昼,或许她还会抱有期待吧,但对于没有表现出丝毫关心迹象的,或者说就连见都很难见上一面的父母,真昼又能期待些什么呢。

像周围人所描绘的那,在蛋糕上插上与年龄相当的蜡烛,然后一口气将它们吹灭?又或是,从父母那收到微笑和祝福?亦或是,收到身边的人在研究自己的喜好后,所送出的礼物?很可惜,这些全都不属于真昼。

非要说,有什么类似祝福的事情的话,那也不过是她生日那个月所收到的汇款,会比平时多出一些罢了。

父母竟然还记得并留意自己的出生月份,真昼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吗?或者说,真昼应该怨恨父母那只给予金钱,却在沟通上极其吝啬,就连一张纸条都不愿意留下的做法呢?真昼不明白。

至少真昼不觉得心,只有越发强烈的空虚感伴她左右。

这的真昼,自然不会再对生日抱有任何的期待。



「过生日真的有那么心吗?」

回起同学说起今天是她生日时,那副兴奋的模,真昼将这个无法当场问出口的问题抛给了小雪。

既算是吃饭时的日常闲聊,也当是每日的报告,真昼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小雪。既然只有小雪听到,那就没有问题吧。

虽然真昼明知这个问题会让小雪为难,但是知普遍看法的心情更胜一筹,就这,疑惑的话语不受控制地从真昼的嘴里流了出来。

「......大小姐好像对这个不怎么感兴趣呢。」

「要说我不感兴趣的话,也没错。生日只不过是分界线而已。在这个国家里生活,划分年龄是必要的,如果除去划分年龄这个用的话,生日就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已。」

对于真昼而言,生日的意义就仅此而已。除此之外,真昼从来都没有过更多的感或喜悦。

说到底,小雪会来到这个家也只是因为工关系,恐怕母亲也早就一再叮嘱她不要多管闲事,她也始终没有偏离管家这一立场。

因为职务如此,要是被身为雇主的母亲盯上了,麻烦的是小雪,所以真昼也不打算抱怨些什么。就算是真昼,也明白这些理。

而且,原本真昼也不觉得生日有什么重要的,所以在这个家里,本就不存在名为「生日」的活动。

「所以,看到大家这么心,我就感到很不可思议......他们一定很幸福吧,虽然可以象得出来,但我没办法将自己代入。庆祝生日,是为了传达祝福和感恩的心情,对吧?是和我扯不上关系的日子呢。」

当然,别人的生日是值得庆祝的,她也会向别人表示祝贺,但一谈起自己的生日时,好像这些就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因为真昼很清楚,自己的生日无法得到父母的祝福,追求不存在的东西不过是一徒劳。

「说起来,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也不会关心我......」

「大小姐,不要再说下去了。」

小雪的声音很柔和,却又不容分说,仿佛要将真昼的话语封住,真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小雪。

小雪的笑容不如平日那般柔和,她勉强的笑容中参杂着困扰、慈爱和些许悲伤。

「我既没办法体察夫人和老爷的心情,也没办法代表他们说些什么。二位究竟是怎么的,我也无法理解。」

「......嗯。」

「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会因为大小姐能够健康的生活着而感到高兴的人,确实是存在的。因为大小姐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面对着小雪那掺杂着一丝怜悯的,饱含着满溢的慈爱的表情,真昼虽然很哭,但最终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真昼自知自己还算聪明,在正直的大人眼中,自己究竟是什么模,以及他们究竟如何看待自己的现状,她都能够在某程度上察觉到。真昼也清楚自己遭到了忽视。

而小雪也明白真昼对现状的把握到了什么程度,即便如此,她依旧毫不隐藏地将自己的心情传达了出来,这一点真昼也明白。虽然包含着怜悯的成分,但这并不能改变小雪非常重视她的事实。

「总有一天,大小姐也能遇到能真正为大小姐着的,能将视人如己的替大小姐的降生而感到高兴的人,一定会出现的。」

「......既然是小雪阿姨说的,那我相信。」

虽然真昼不知这的人是否真的会出现。

尽管如此,此时此刻,小雪对她的关爱,已经让真昼心满意足。明白了这一点,真昼露出了笑容,掩饰着快要涌出来的泪水。



「生日快乐。」

真昼缓缓睁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温暖又柔和的橙色光线,那光线摇曳不定,似乎要照亮这昏暗的房间。

在那光芒的深处,映出了同被照亮的,心爱的人的笑容。

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蜡烛插的不怎么好看。」他的手边摆着一个蛋糕,上面插着几根歪歪扭扭的蜡烛。为了保证两个人可以吃完,四码左右的蛋糕被细细的蜡烛点缀的色彩斑斓,就好像针山一。

(译者注:针山,位于香港的旅游景点)

「虽然看起来不怎么,但是味可以保证哦!」

因为真昼愣在了原地,周似乎误认为她对蛋糕不太满意,真昼轻轻地摇摇头,笑了。

「真昼?难不喜欢吗?」

「才不是呢......我只是深深地感到自己真是幸福啊。」

周似乎是为了她而拼命努力,才做出来这个蛋糕,看着周慌张的子,真昼不禁笑出声来,向这位真心祝福自己的恋人投去了最灿烂的笑容。

此刻,心中的空虚早已完全被温暖填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