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 作业是需要先完成的东西(2)

候。

有一陌生的信封混在平日的广告。

信封工整写着『藤宫周收』几字。周不知是谁寄的,便随意翻信封,怀疑了己的眼睛。

背面写着寄件人的名字。

——椎名朝阳。

(……是真昼的父亲吧)

周知真昼的母亲名字是夜,不是信的名字。

另外,知周的恐怕有他一人吧。

在那,他概了真昼前迎接。简单调查一,就知周真昼关系亲近。

不,周不明白他什特意寄信。寄给亲生女儿说,周不觉有必寄信给女儿的男朋友。

据真昼所说,父亲己漠不关,是的话,他就有必观察情况了。

周完全不透真昼父亲的意图。

一阵难,周决定先回,等千岁离再拆封,便信收进了包。

「回你不太劲,有生什情吗?」

在千岁边抱怨边做完概七的业回,真昼探头向周了。

周本打算等真昼回再拆封,不真昼似乎是注意了他有瞒着。

与其说是隐瞒,不说是周不知信写着什,觉最不轻易让真昼知,但既真昼怀疑,或许从一始就不瞒着才更。

「啊,那,怎说呢」

「嗯……啊,果不告诉我的话,我不是非知」

既真昼的态度是尊重周的意见,周便收二郎腿向了。

「不是不告诉你……是你不听」

「我不听……啊,是吗」

概是注意了情父母有关,紧接着露了淡淡的苦笑。

「难说那人在附近?」

「倒不是……是我收了封信」

「收信?谁寄的?」

「……面写着椎名朝阳」

「那就是我的父亲了」

真昼淡淡点头,表情有周象中的那动摇。显非常淡,与其说是动摇,更像是仅仅有点吃惊已。

不,的眼神稍微变冷了些,概归咎父母待的态度吧。

「总,虽我奇他什寄信给周君、他是怎知我周君的关系的,但件情应该我无关吧」

「你不在意面写着什吗?」

「我有偷寄给别人的信那兴趣。即便是我父亲寄的,收信人是周君」

由真昼坚决的断言,周感觉己太顾虑,反让顾虑己了。

话虽此,但真昼与其说是接受,更像是不扯关系。

的眼神微微游移,有平那冷静。听冰冷的声音询问「你读吧,我先回避一?」周轻轻苦笑摇头。

「嗯……那,我希望你在旁边。是你不喜欢的话我一人行,不读女朋友的长寄的信,我有点紧张」

「那我就待在吧……告不告诉我信的内容就给周君了」

说完,真昼读了书桌的参考书。周轻轻叹了口气,从旁边的包拿信封。

信封粘很牢。仔细封,周取面的信纸,阅读写在面的文章。

简概括说,内容致是见面聊聊,并附了联系方式。

(……什是我)

他不是真昼的情况的吗?周完全不明白什他叫己几乎与他无关的人。

「……像说是见我」

「不见女儿见周君吗,啊」

由真昼声音变更加冰冷,周意识摸了真昼的头,真昼痒痒眯了眼睛。

「不,我不是在生气……是单纯不明白是什意思。我不懂什他见你」

「……一般说,是因有男人接近女儿吧」

「不。放现在管,怎候再问」

「……你觉我该怎处理?」

「我并不阻止你见他」

真昼似乎真的打算给周,的回答非常淡泊。

「啊,果你是担他我怎的话,是有必的哦。那人虽父亲不合格,但我觉应该是一符合常识不威胁别人的人……虽话由我不太了解父亲的人说显很奇怪就是了」

「……真昼」

「我不知他在打算什,但他并不加害他人,方面放。或不是周君的由」

说完,真昼全身靠在周的身,周轻轻回了一声「啊」,再次了信。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