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推特短篇 在推特叨叨过的夏日半裸版周君

自从真昼开始每天到家里来,周对一件事提起了格外的注意。那就是「不能衣冠不整」。

高一的那个夏天哪怕开着空调也很热,有时候周睡觉的时候只穿着内裤和一条裤子。

要是在真昼面前也这样做,绝对会让她大跌眼镜,断绝两人之间的联系,所以关系拉近后,周便开始在意这件事。

只是,已经养成的习惯没有那么容易去除。真昼不会来的日子,周还是会大大咧咧地随意穿着。

明天真昼要去办事,大概没办法来了。知道这个消息后,周半裸着就寝了。

他下身只穿一条非常宽松的裤子就睡着了,再醒来时看一看表,已经过了中午。

刚睡醒的头感觉昏昏沉沉的,周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已经中午了,这才慢吞吞地爬下了床。说实话他现在还想再睡个回笼觉,但今天实在是睡过头了,现在必须得起床才行。

睡意依旧为思考笼着一层面纱,周打开卧室的门来到走廊,想去洗一把脸清醒一下,视野低处忽然闪过一抹熟悉的亚麻色。

「周君,我把事情提前办完所,以,就……!?」

从极近处传来了惊讶的声音,周迟缓地低头看,发现原来那是真昼。她瞪大了眼睛,站着一动不动。

她的嘴唇微微张开,不停颤抖,与其说是在呼吸,更像是激烈地喘息着。

更不用说她自满的白皙脸颊正在徐徐染上红晕,很快就可以比得过熟透的红苹果了。

为什么僵住不动了呢。周微微偏过头,调动着迟钝的思维。

「……早啊」

现在已经不能算早上了,不过早安还是要说一声。他同时摸了摸真昼的头想让她解冻,没想到真昼的嘴开始一张一合地呻吟起来,身体也扭扭捏捏,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

她的脸看起来很烫,是发烧了吗?再不然要是中暑也很麻烦。出于担心,周用手拨开真昼的刘海,让她的额头露出来。

平时看起来白皙的额头此时好像也微微泛红,周又拨开自己的头发,让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碰。额头相贴的感觉传来,不过算不上疼痛。周试着闭起眼集中精神感受真昼的体温,并没有像看起来那么烫。

「应该……没有发烧吧。」

也许她皮肤泛红是走廊里太热的缘故。在脑海里得出结论后,周再度睁开眼睛,结果发现眼前的真昼目光湿润,而且还发着抖。

她用就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的表情看着周,不过与其说是因为悲伤难过,这模样看起来更像是难忍害羞,两人视线一旦相对,她的目光便会游移逃开,感觉似乎很慌乱。

「周、周君是不是、应该」

「嗯……?」

「应、应该再、对我的心脏温柔一点……?」

真昼说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就算周不是刚睡醒应该也理解不了。周站回原地思考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其间真昼一直只是目光低垂,眉毛轻颤。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啊?」周一边想着一边试图窥视真昼的脸,结果她的眼神更加迷蒙,在周的肚子上拍了一下,逃到了客厅里。

虽然不疼,可是冲击感莫名地鲜明。

周带着不解走进洗手间,看到镜子之后才终于发现自己没穿上衣,紧接着理解了真昼脸红的缘由。

「……毕竟是真昼啊,难怪她脸会那么红。」

之前感冒的时候,周只是在她面前想要脱掉上衣,结果她就红着脸逃走了。面对刚才那样的半裸出镜,没什么抵抗力的真昼当然会非常害羞。

尽管自觉做了一件坏事,可也因此看到了她的可爱表情,周感觉有点开心(虽然真昼会感觉不情愿)。周为自己的不诚实叹了口气,拧开水龙头,把凉水泼到脸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