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圣歌(Last Song)

人沉迷于某样事物时,即使周围的人觉得明显,自己也很可能没发现。

「……你觉得这两个哪一个比较好?呐,卡洛斯!」

这个时期的她正是这种状况。毕竟这是她第六次拿着两个饰品,询问卡洛斯相同的问题。进一步而言──不管被问几次都依然和颜悦色,还每次都用不同方式回答的卡洛斯实在令人敬佩。

「我觉得两个都很可爱,但艾尔应该会比较喜欢左边那个,他不喜欢太华丽的东西。」

「这、这样啊……那就选这个……」

这个建议让少女选择左手的发饰,并赶紧试戴。然而──她在穿戴时像是突然想起自己刚才的言行般,转头看向卡洛斯。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没有说要戴给戈弗雷学长看!」

「是吗?抱歉,大概是我误会了。」

「那还用说!我、我只是正常地想打扮一下……!」

奥菲莉亚红着脸偏过头。卡洛斯看着她的侧脸,微笑地耸肩。

「唉,妳不需要太着急……艾尔本性单纯。只要花时间真诚地和他来往,自然就能缩短距离。焦急的行动只会造成反效果。」

「我都说了……!」

少女本来想转头继续辩解,但卡洛斯突然从正面紧紧抱住她,阻止对方开口。

「真是的,别动不动就害羞啦──现在的莉亚非常可爱喔。」

少女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想着他──为什么见不到他时,心情会这么消沉?

开始经常与自警团来往的这半年,她一直很困惑。莫名其妙地跟在他后面,每次对话时心情都会随着他的反应起起伏伏,因为一些小事而开心得不得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就像个小孩子。

「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啊,被夹到了!谁来帮帮我!」

「到底要说几次你才听得懂!不要随便摸墙壁的缝隙啦!」

少女今天也替被岩缝蟹夹到手的提姆疗伤。尽管她一开始还会感到战战兢兢,但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

「……谢谢……」

「喂,别捏着鼻子。这样对她太失礼了吧。」

「我这是在恪守节操!我绝对不要对学长以外的人产生情欲──呀啊啊啊啊啊痛死我啦!」

因为治疗的对象是这种人,奥菲莉亚也不需要对他客套或体贴。尽管她对别人嫌弃自己的惹香早已习以为常,但少年是第一个做出「当她的面捏住鼻子」这种蠢事的人。为了对他的勇气表示敬意,奥菲莉亚今天使用治愈咒语时也刻意不帮少年止痛,让他的惨叫声响彻阴暗的迷宫。

「……不好意思啊,奥菲莉亚。」

「你脸皮还真厚。真要比较的话,你这种刻意施放毒气的家伙才更加恶质吧。」

戈弗雷等人像平常那样对眼前的情况叹气。这样的互动成为常态,由此证明少女已经融入这个团体。跟不会疏远自己的人一起行动──光是这样就让奥菲莉亚感到十分新鲜,甚至有种如获重生的感觉。

「又是你们啊──喔?这次还带着稀奇的肉呢。」

当然偶尔也会遭遇危险。学生们本来就经常在迷宫内私斗,戈弗雷的活动又替他树立了不少敌人。无论去哪里,都免不了一场争斗。

「有趣,就让我来鉴定一下品质吧──集结成形。」

「所有人提高警觉!──烈火燃烧!」

戈弗雷用火焰咒语迎击骸骨兽。即使无法控制的火力烧伤自己的手臂,他仍毫不在意地大喊。

「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自己的性命……!你们就不能再多珍惜一点吗!」

在校舍的各处,以及每次潜入阴暗的迷宫时,他们都不断战斗。对手通常是同年级生和低年级生,但偶尔也要面对怪物般的高年级生。他们想透过这些战斗在魔窟内建立些许秩序,打造一个能在最后收容那些身心受创学生的安全地带。戈弗雷或许是第一个认真想在金伯利这个地方做出这种尝试的人。

少女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做这种疯狂的事情。不对,真要说起来──艾尔文•戈弗雷这个男人总是表现得义愤填膺,光是这点就已经超出少女的理解。

打从入学时起,金伯利对少女来说就是个再自然不过的地方。学生们赌上自己的一切穷极魔道,并因此践踏残杀其他的一切。这样的环境,完全就是自己老家的延伸。更重要的是,这就是少女的母亲传授给她的世界本来的样貌。

「……我只是希望能把金伯利(这里)变成一个比现在更能让人喘口气的地方。」

少年偶尔会像这样感叹。少女虽然暧昧地附和,但还是一样难以理解……是像自己常去的中庭那样的地方吗?少女曾这么想过,但马上就觉得应该不是。自己去那里终究只是为了践踏花草。

无奈的是,少年似乎不想践踏任何人。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对「践踏别人是理所当然」这个常识唱反调。为迷宫内的活动设立规则,减少学生之间的争斗──如果听过少年的目标,十个人里应该会有九个人认为他疯了。坦白讲,少女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少年耿直地反覆宣扬这个理念后,开始逐渐出现一些赞同他的人。

「你们就是传闻中的戈弗雷一派吗?喂,让我也加入吧。」

「感觉好像很有趣。可以让我加入吗?我应该多少能派上一些用场。」

随着年级往上升,学生们也愈来愈适应金伯利的环境,但喜不喜欢这里又是另一回事。而讨厌这个环境的学生都会聚集到戈弗雷身边。并不是因为拥有相同志向这类崇高的理由──单纯只是那些被迫生活在这种肃杀环境的学生,喜欢他们营造的「气氛」。

「我本来以为进错学校了……但待在你身边的感觉还不坏。」

甚至还有人说出这样的话。奥菲莉亚通常无法理解他们的感受,但唯独对这点非常有共鸣。待在艾尔文•戈弗雷的身边会让人觉得放松。只要与他交流,就能暂时忘记自己是个魔法师。

所以即使是少女稚嫩的内心也能明白──这段不可思议的时光一定无法持续太久。

每当戈弗雷主动介入纷争并遍体鳞伤地生还,他的名声就会跟着提升,同伴也一点一点地逐渐增加。

就像是一群人围绕着火堆一样。金伯利是个没什么温暖的地方,尤其是这种对谁都一视同仁并广为接纳的温暖,即使存在也马上就会消失。

然而,这次的火焰前所未有地顽强。获得周围的认同后,集中在少年身上的视线慢慢从觉得奇妙转变为尊敬。艾尔文•戈弗雷的名号逐渐在校内传开,就连高年级生都对他另眼相待。

「…………」

然而,随着少年变得愈来愈耀眼,他身边的污点也变得愈发显眼。

即使少女尽可能低调,还是无法抑制身体自然散发的惹香。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戈弗雷那样努力克服,不出所料,新加入的同伴们开始讨厌少女。

「都没有人能处理一下那个女孩吗?再怎么说都太没节操了吧。」

「别说了。戈弗雷学长很中意她。」

「谁知道。虽然难以启齿,但学长该不会是被她诓骗了吧?」

到处都传出不满的声音,这些声音一点一点地将少女的心逼入绝境……随着同伴的数量大幅增加,原本由奥菲莉亚负责的治愈咒语也愈来愈不缺人手。这本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因为赞同者增加,表示戈弗雷的活动确实有所进展。

「不知不觉变成一个大家庭了呢……奥菲莉亚,这都要感谢妳。如果不是妳和卡洛斯帮我疗伤,我一定早就死在迷宫里了。」

更重要的是,戈弗雷的这些话让她开心得不得了。正因为想听他多说几次,奥菲莉亚才不想把这个工作让给其他人……因为她现在只剩下这个方法能够待在他身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