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淫魔的后裔(Salvadori)

「……喂,你看。」「嗯,那就是传闻中的……」

畏惧、嫉妒、好奇和厌恶。打从奥菲莉亚进入金伯利就读,周围的学生就经常用掺杂这些感情的视线看她。

「这味道,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要被吸引过去……」「喂,别随便靠近她。小心被她诱骗。」「她真的愿意帮任何人生孩子吗?」「这不算什么吧,毕竟她连对魔兽都能献身。」

这时候还有些不怕死的人,会在本人听得见的地方说她坏话。尽管觉得刺耳,但她选择对这些噪音充耳不闻。相对地,她一直瞧不起周围的人。认为就是因为他们的血统和精神太过软弱,才会聚在一起说别人的闲话。

「那、那个,Ms.萨尔瓦多利……」

「──什么事?」

即使偶尔有人向她搭话,她也只会以轻蔑的态度回应。结果她光是一开始瞪别人一眼,大部分的人就会落荒而逃。其实入学以来的这半年──除了卡洛斯以外,她根本没和其他人好好说过话。

「……莉亚,妳都没交到朋友呢。」

「……啰唆。」

早一年入学的卡洛斯只要有空就会去找奥菲莉亚,他今天也陪她一起在空教室吃午餐。奥菲莉亚最讨厌的地方就是有许多学生聚集的餐厅,所以总是找没什么人的地方用餐。

「我知道大家对萨尔瓦多利家本来就没什么好感,但妳自己筑起的墙也太高了。要不要试试看对人友善一点?这样一定会有些好奇心旺盛的人跑来找妳。」

「我不需要朋友。男人我要多少有多少,这样就够了吧。」

说完后,少女小口吃起了夹着乳酪的玛芬蛋糕。她入学前抱持的淡淡期待,早就在这半年里彻底消散,让她对与别人交流这件事变得非常消极。卡洛斯困扰地摇头。

「就算妳觉得无所谓,我也无法接受。我想看莉亚被朋友围绕露出笑容的样子。从第一次见到妳开始,这就一直是我的梦想。」

「别擅自怀抱这种噁心的梦想啦……总之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打算交朋友。」

少女将吃到一半的玛芬丢进野餐篮,不悦地别过脸。卡洛斯看着她闹别扭的侧脸,陷入沉思。

「……我知道了。但我应该可以介绍我的朋友给妳认识吧?」

「随你高兴。反正我会忽视他们。」

少女没有将脸转回来,直接冷淡地回答,但卡洛斯听见后就露出笑容。他像是早就在等少女答应般立刻走出教室,在奥菲莉亚愣住的期间带了一个学生回来。

「我把人带来了──艾尔,她是奥菲莉亚,请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嗯。」

在卡洛斯的催促下,一个少年走到奥菲莉亚面前。他拥有高大宽厚的身材,明明不卷翘却让人觉得很硬的黑色头发,以及会笔直凝视对方到让人觉得讨厌的黑色眼睛。少年散发出无言的魄力,让坐在椅子上的奥菲莉亚忍不住稍微往后仰。

「我是二年级的艾尔文•戈弗雷。奥菲莉亚,很高兴认识妳。听说妳不喜欢别人用姓氏称呼妳,所以虽然有点失礼,但请让我直呼妳的名字。」

叫戈弗雷的少年认真报上姓名后,露出意外温柔的微笑。他立刻想和奥菲莉亚握手,但后者只像是在观察稀有动物般凝视着他伸出的右手。

「…………」

「我常听卡洛斯提起妳。虽然只大一届,但我还是妳的学长,如果关于学校生活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随时可以找我商量……嗯?」

原本滔滔不绝的少年突然顿住,在沉默了几秒后,他缓缓转身拔出白杖。

「──重击胯下(多罗尔)!」

他背对奥菲莉亚,朝自己的胯下使用剧痛咒语。然后那副高大的身躯,就这样在少女面前直接瘫倒在地。

「……唔……啊……!」

「……呃……咦?等、等一下,你这是在干什么?」

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的奥菲莉亚,惊慌地从椅子上起身。趴在地上的戈弗雷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但他还是咬紧牙关,用颤抖的手扶着地面起身。

「……非常抱歉。我居然对妳这个学妹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我已经用等同于猛踢胯下的剧痛抹消那股邪念,还请妳务必原谅。」

少女听见后,整个人变得目瞪口呆──这个男人是笨蛋吗?虽然他请求自己的原谅,但打从一开始就没人要求他这么做。

戈弗雷摇摇晃晃地起身,不停做深呼吸舒缓惩罚自己时施加的疼痛。卡洛斯凑到愣在原地的奥菲莉亚耳边低声说道:

「……如何?是妳没看过的类型吧?」

「…………」

少女在心里坦率地认同。姑且不论其他部分,这点确实是毋庸置疑。这种明明没有人拜托他,却自己用剧痛咒语击倒自己的笨蛋,即使找遍整个魔法界也不会有第二个。

最后戈弗雷用力吐了一口气,重新转向少女。他以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的清爽表情,再次要求握手。

「这个叫惹香的东西比想像中还要强烈呢──不过,这种东西只要靠干劲就能克服。奥菲莉亚,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少年得意地挺起胸口,露出像是乐于接受挑战的表情。奥菲莉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看见那张脸,忍不住「噗哧一笑」,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

第一次见面时,奥菲莉亚觉得艾尔文•戈弗雷是个非比寻常的笨蛋,但她这么想就错了。不如说接下来才要开始──开始明白少年是个无法用常理衡量的笨蛋。

「早安,奥菲莉亚。一起吃早餐……重击胯下!」

「午安,奥菲莉亚。妳已经会用图书馆……重击胯下!」

「奥菲莉亚,妳看!这里居然有妖精筑巢……重击胯下!」

自从两人认识以后,戈弗雷只要在校内遇见她,就一定会重复这样的过程。他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当然每次也都会痛到倒地不起。

奥菲莉亚也明白戈弗雷这么做是为了压抑被自己的惹香唤起的欲望,但不管怎么想,他的作法和坚持都太脱离常轨了……明知道只要见面就会痛到不断挣扎,他还是每两天会固定来见她一次。因为他实在是学不乖,奥菲莉亚甚至开始怀疑他该不会有那方面的性癖。

再加上他每次这么做都会引发骚动,吸引周围的注目,所以奥菲莉亚当然也觉得很困扰,但她还是提不起劲阻止──这个笨蛋到底打算持续到什么时候。或许自己是想确认这个笨蛋究竟能蠢到什么程度。

「妳好,奥菲莉亚。妳今天要在这里吃午餐吗?」

「……啊,嗯……」

距离他们第一次相遇,已经过了约两个月。奥菲莉亚今天坐在位于校园角落的长椅上。在见面超过三十次后,少女这次也警戒着「那个」的到来。

「……呵呵呵呵呵……」

「……?」

出乎意料的是,戈弗雷一坐到少女旁边,就开始发出诡异的笑声。他在疑惑的少女面前用力握紧双拳。

「……我克服了。我的本能终于向猛踢胯下的疼痛屈服了!」

少年为自己的成就呐喊的身影,让奥菲莉亚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那个笨蛋终于成功了。

少年其实是在试着替自己建立条件反射。每次见到奥菲莉亚并产生邪念时,他就会用剧痛咒语来消除那股欲望。愈是对她产生欲望,就会痛得愈惨──他反覆持续相同的事,直到身体记住这个条件。

「这样以后我就能更认真陪妳商量事情了。奥菲莉亚,妳什么都能跟我说。妳眼前的我,已经不是那个每次见到妳就会抱着下腹部挣扎的男人。我已经跨越那个阶段!如今身在这里的,是崭新的艾尔文•戈弗雷!」

「呃,那个……」

戈弗雷握着奥菲莉亚的手上下晃动,少女像是屈服于他的气势般,完全任他摆布。少年隔了几秒才发现这件事,慌张地放开手。

「抱歉,我太高兴了,所以变得有点兴奋……我可以重新邀妳一起吃午餐吗?当然要是妳不愿意,可以直接拒绝我。」

他像平常那样征求少女的同意。面对这个认真的身影,奥菲莉亚用力吸了口气──然后吐露出内心的疑问。

「……为什么……」

「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