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法剑(Sword Art)

魔宫金伯利——光是要说明这座巨大又极其古怪的魔法建筑「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就已经够困难了。连校内的专门研究生,都偶尔会意见分歧,甚至还有个独立的学术领域就叫做「金伯利构造学」。

金伯利的外观与其说是校舍,更像是要塞,且因为拥有装饰华丽的外墙和高耸的尖塔,目前的主流意见是认为金伯利采用了八世纪时流行的西冈风格。校内的大房间至少有二十个以上,此外还有超过三百个小房间,房间的数量不仅会每天增减,有时候甚至还会「发现」新房间。外观的大小和内部的容积明显不一致——不过跟这座魔宫包含的无数怪事相比,这点程度根本就不值一提。

另一方面,学生住的学生宿舍则是离校舍有一段距离。

男生宿舍总共有五层楼,住106号室的奥利佛,在上一位房客,以及上上一位房客应该也用过的老旧床铺上醒来。

「……嗯?」

他一睁开眼睛就露出困惑的表情。睡前放在边桌上的时钟,显示现在是上午九点二十七分。

如果这时间没错,那奥利佛不仅第一天上学就睡过头,还严重迟到了。然而,奥利佛体内的生理时钟明确地表示并非如此,因此他冷静地拿起时钟观察。

奥利佛在一片阴暗下凝视时钟的文字盘,发现有些「小生物」紧抓着时针和分针。那些生物呈半透明,细长的身体上还长着一对像翅膀或鱼鳍的东西。少年恍然大悟般的点头。

「啊——太大意了。明明之前就听说过这里有骗时妖精〈clock knock〉出没。」

说完后,他轻轻吹了口气,光是这样,就让原本紧抓着指针的妖精们被无力地吹散——这是一种被俗称为骗时妖精的下等妖精。他们会擅自转动时钟的指针,经常出现在某种魔素特别丰富的土地。

少年在心里想着得找时间替时钟装玻璃罩,同时走下床开始准备出门。奥利佛穿上衬衫,环视周围。隔着窗帘照进来的阳光,让房间内勉强还有一丝光亮,同寝室的皮特静静地在隔壁的床上熟睡。

「哈哈……皮特,小心别感冒了。」

或许是睡相有点差,皮特盖在身上的毛毯已经掉到肚子附近。奥利佛穿上制服并插好杖剑后,小心在不吵醒室友的情况下替他重新盖好毛毯——少年想和这位难应付的室友好好相处。虽然皮特昨天知道两人被分到同一个房间时,毫不掩饰地露出微妙的表情……

「那么,出门吧。」

奥利佛打起精神,离开这间二人房。虽然还不到起床时间,但在校内的自由空间散步,应该不会被人怪罪。金伯利的校风就是如此自由——相对地,行动时也必须替自己的人身安全负责。

少年就这样在宿舍的走廊漫步。周围十分安静,感觉不到其他学生的气息——昨天大家都累了,所以大部分的一年级生应该都还在睡吧。或许还会有人着了骗时妖精的道,又继续睡回笼觉也不一定。等到了起床时间,是不是该一一去叫醒他们?

「你起得真早。」

奥利佛来到位于走廊尽头的后门时,门把突然像是理所当然般说话了。为了掌握学生的进出,门把被赋予了模拟人格。因为之前曾听大哥这么说过,奥利佛没有被吓到,直接跟门把打招呼。

「我是一年级的奥利佛·霍恩。我想去宿舍周围走走。」

「这样啊。随你高兴,但不能靠近女生宿舍喔。」

门把稍微提醒少年后,就将锁打开。奥利佛朝门行了一礼,走出宿舍——虽说校风是采取自由主义,但当然还是有这些基本限制。

走出室外后,奥利佛看向东方的天空,太阳果然才刚升起。现在大概是凌晨五点多。空气还有一点冷,天空则是跟昨天一样晴朗。

「……呼……」

或许是这里的魔素比之前住的地方还要浓,奥利佛做了个深呼吸后,就感到有些兴奋。他像是为了让身体适应这里的空气般,不断反复呼吸,同时开始绕着宿舍建筑物走。

两栋大楼里住着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总计上千名的男生,所以不管哪一栋都非常大。女生宿舍的规模也几乎一样。其他地方还有专为六年级生和七年级生准备的宿舍。一旦到了这个年级,有些学生已经踏入研究者的领域。无论是居住或研究的环境,都需要特别安排。

大致掌握了建筑物的外观后,奥利佛走向男生宿舍与女生宿舍中间的庭园。虽说是庭园,但那里并没有种东西,取而代之的是在中央建了一座大喷水池,并在其周围另外建了几座小喷水池,水池附近都设有供人畅谈的长椅。有些学生会超越年级的藩篱在这里互相交流,也有情侣把这里当成碰面场所。

「这里比想象中大呢……嗯?」

奥利佛抵达中央的喷水池后,开始环视周围的其他六座小喷水池,并在其中一座喷水池发现人影。他好奇地看向那里,然后立刻大吃一惊。

「——呼!真是好水,既冰凉又干净呢!」

从那里传来水喷溅的声音。东方少女用盆子从喷水池里汲水,反复淋在自己头上——她将上衣褪到腰间,上半身一丝不挂。

「……嗯?那不是奥利佛吗?你也很早起呢!」

奈奈绪一发现奥利佛,就朝他挥手。奥利佛立刻全力冲到少女身边,然后转过身举起杖剑,朝男生宿舍咏唱咒语。

「掩藏遮蔽〈科威尔〉!」

眼前的空间突然逐渐被染成黑色,像布幕般藏起两人的身影。近距离目睹魔法,让奈奈绪惊讶地喊道:

「喔,只念一句咒语就做出黑色的墙壁……你果然也是魔法师呢。」

「比起这个!」

即使正感到动摇,奥利佛仍维持着遮蔽魔法,朝背后的对象大喊。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这里是男生也能使用的公共场所喔?像这样赤身裸体,要是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就算被别人看见,也没什么好羞愧的吧?」

「即使你不在乎,看的人还是会觉得羞愧啦!……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这在东方是常态吗?你们那里的年轻女孩,都会这样大剌剌地在别人面前淋浴吗?」

「不,我国大部分的女孩子,都会避免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肌肤——但在下不仅是个女孩,更是个武士。」

奈奈绪若无其事地说完后,又再次朝自己泼水,然后继续对一脸无法理解的奥利佛说道:

「这不是淋浴,是名叫水垢离的净身仪式。在下认为在面对新的战斗前,应该先好好冲洗掉在之前的战斗中染上的污秽血液才符合礼仪。你要一起来吗?可以摒除杂念,让脑袋变清醒喔。」

「……换句话说,是一种沐浴仪式吗?即使如此,也不该用喷水池的水——啊,喂!别乱动啦!」

明明能用魔法遮蔽的范围并不大,奈奈绪却毫不在意地动来动去。奥利佛连忙往后看了一眼——然后像被冻住般倒抽了一口气。

他看见少女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的肌肤。

她的全身上下,都布满了数不尽的伤痕。

「——你那些伤。」

「嗯?啊,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受的伤。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不,那个……」

少年的脑中接连浮现出许多疑问,但他一个都问不出口。她说的战斗到底是什么?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才会受这么多伤。在来到这里之前,她的故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之间还没熟到能问这些问题。

即使如此,少年仍无法移开视线。在布满伤痕的肌肤底下活动的筋骨、透过毫不懈怠的修行锻炼出来的强韧又柔软的肉体,以及持续在内侧循环的清廉魔力。奥利佛在这几秒钟内,隐约窥见了构成这些的背景——亦即少女那率直又诚实的人格。

——诺尔,像这种时候,你可以直接看得入迷喔。

少年过去也曾见过这种极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