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无法闪躲,无法招架,因此无人能够逃过一死。

若能在一步一杖的距离内达此境界,即为魔剑。

——拉诺夫流魔法剑始祖:拉诺夫·埃瓦茨

曾有人说过——愈明亮的星星愈容易在暗夜坠落。

久违的新月之夜,让女子想起了这句话。

她还没有自恋到将自己比喻为明星,不过——认识她的人并不这么想。每一场狩猎都需要相对应的准备,无论狩猎的对象是人类或野兽都一样。若对手是天上的明星,那需要的准备自然远胜其他猎物。

「他们」今晚行动时,也有遵守这条原则。所以当女子看见这个万全的阵容时,也坦率地想着原来如此——「如果是这些人,确实连星星都能击坠」。

「——唔——!」

女子在林间穿梭,正被人追杀的她,遭到从黑暗中伸出的巨爪攻击。尽管女子立刻转身用杖剑抵挡,无法完全抵销的冲击还是让她整个人浮了起来。巨爪划破空气,打算趁女子双脚离地无法防御时展开追击——

「——喝啊啊!」

女子「在空中用力踏了一步」,用双手的杖剑迎击。巨爪在撕裂猎物前就反被斩断。女子趁攻势中断的瞬间,迅速着地展开反击。

「——嗯?」

一阵黑雾打断了女子的行动。她在看见黑雾之前,就已经因为感到一阵恶寒而转身闪躲,但还是未能完全避开,从被黑雾掠过的左肩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快感,让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但她甚至没有余裕去注意这些。

「以木为薪〈佛尔提斯〉,熔毁岩土〈弗朗马〉,施以完全的焦热〈马克西梅〉。」

烈火从头顶倾泄而下。超乎常理的热量宛如从火海生出的波浪般,瞬间将附近的树木化为焦炭。女子用双手的杖剑对应——她「搅动火焰将其驱散」,让一部分的热浪转移方向。地面化为沸腾的岩浆,只有她站的地方像座孤岛般幸免于难。

「——真亏你能撑到现在。明知道再怎么挣扎也没用。」

周围响起男子嘲笑的声音。女子一抬头,就发现原本阴暗的天空被蓝白色的强光照得通亮——那里高挂着一道新月之夜不可能会有的巨大月亮。

那当然不是天体,而是用魔法制造的光球。尽管那只是连学生都会施展的基础魔法,还是令人不免心生畏惧——畏惧使用者那足以将单纯的照明术化为月亮的惊人力量。

在虚假的月光照耀下,夜空中浮现出六道人影。有人是待在比较高的树上,有人是坐在空中的扫帚上,也有人是站在巨大「神秘物体」的肩膀上。这些企图击坠明星的猎人,从各自的位置俯瞰女子。

「——唔——」

女子的左肩——刚才被黑雾擦到的部位突然变得奇痒无比。才刚感到不对劲,衣服底下就传来沙哑的笑声——她咬破布料后,发现底下长出一个跟小孩子的拳头差不多大,「极度扭曲的人脸」。

女子毫不犹豫就将从自己身体长出的异形肿块,连同肩膀的肉一起砍下。肉块掉落地面,发出血液喷溅的声音,其中一道人影见状,悲伤地说道:

「啊啊啊啊——好过分,居然砍掉了。好寂寞,好寂寞喔。让他跟你在一起啦。」

那个声音听起来就像喉咙受伤的羊般不安定。既像少女,又像老妇;既像在哭,又像在笑——或许这些区别早就失去意义。就和恶灵的谵言一样,只能勉强听出是人类的语言。

「老太婆,你该不会只想帮忙照明吧,真是大牌啊。」

一位女性杀气腾腾地说道。她被蓝白色光芒照出的轮廓,从肩膀开始就明显脱离人体常态。那异常发达的双臂拥有多达五个关节,与手指合为一体的巨爪宛如刀刃般锐利。就连在刚才的交锋中被砍下的部分,都在女子眼前一下就长了回来。

「…………」

即使受到挑衅,其中一道人影仍维持高举魔杖的姿势默不作声。那道人影明显拥有非比寻常的魔力,但似乎只想维持光球。在逆光下看不清楚那人的表情,只能从挺立的站姿,推测是个严肃的人。

「大家各自随意发挥吧!嘎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老人像天真无邪的孩子般放声大笑。某个「庞然大物」让那道娇小的人影坐在自己的肩膀上,高耸的身躯缓缓动了起来,像个在捉蚱蜢的孩子般,朝女子挥下巨大的双手。

「——斩断吧!」

女子正面迎战巨人的手掌。刀光一闪,原本想抓住女子的两只手掌被斩成数段,化为无数土块落地。女子迅速跳上失去手掌的巨大手臂开始奔跑,眼睛直直瞪着眼前的敌人——

「■■■〈停下〉。」

身体突然动弹不得。束缚女子的不是咒语,是更接近根源的「停止」命令。女子惊讶地回过头,并非看向限制自己行动的老人,而是另一道人影。

「老头子们,牵制得好啊——前辈,我要出狠招了!」

异形的人影趁女子短暂停下动作时缩短距离,用力握紧已经和手指同化的巨爪,毫不犹豫地朝猎物挥下拳头,发出肉与骨头粉碎的低沉声响——女子根本无法抵抗,就这样被击落地面。

「——呃啊啊啊啊啊!痛死我了,可恶啊啊啊啊!」

即使如此,女子也没有乖乖吃亏。异形的人影大声咆哮,肩膀以下被切成好几块的右手纷纷掉落。这是女子在被击中时留下的礼物。

「——————唔!呼、啊——!」

女子在空中踢了一脚,避免直接掉进岩浆里,并在着地的同时以翻滚动作抵销冲击。她勉强保住了一条命——但明显身受重伤。

她全身的关节都在颤抖,流进眼睛里的血将视野染成一片鲜红,砍下人面疮时在肩膀留下的伤口血流不止,身上还有数不尽的伤口。这已经超越痛苦的程度,甚至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居然还活着,这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

女子也很清楚,六对一根本没有胜算,就连逃跑的希望都非常渺茫,不过——她一点都不打算放弃。身为魔法师,她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令人绝望的战斗,只是这次的状况特别严苛罢了。

「——啊啊啊啊啊!」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决定了——要让这种生活方式在自己的这一代结束。不能将自己没完成的事情推给下一代。这个誓言不允许她屈服。她让猛烈的魔力在全身循环,鞭策满身疮痍的自己站起来——

「前辈,往这边走!」

女子听见熟悉的声音,接着刺眼的闪光划过战场。一道用魔法制造的强烈光芒撕裂黑夜,将视野染成一片白色——某人趁这段期间拉着女子的手逃离此处。

在阴暗的树林里跑了一段时间后,女子被带到一个开在地上的洞穴。和带她逃跑的人一起跳进去后,两人依然没有放慢脚步,继续朝深处前进。直到经过数条岔路,顺利与那些追击的猎人拉开距离后,她们才总算停下脚步。

「…………得、得救了。没想到,能逃离那个地狱,稍微喘口气。」

即使讲话断断续续,女子仍不忘环视周围——虽然这里是洞窟深处,但多亏了设置在各处的矿石灯,周围的空间还算明亮,可见这里应该是人工打造的场所。

「没有马上追过来……看来他们不知道这里。这是你事先准备的退路吗?真了不起,到底是怎么——唔!」

女子一佩服地开口,背后就被一股炙热的触感贯穿。

「——艾、米——?」

女子以颤抖的声音呼唤同伴,茫然地看向自己的胸口——那是剑尖。是从背后贯穿心脏,沾满自己鲜血的杖剑的剑身。

「……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

背后传来哽咽的声音。女子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敌人不只六个。在那些为了杀死自己,为了击坠明星而聚集在一起的猎人当中,这个人才是最后的杀手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