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魔工狂老(Forugyeri)

即使白天潜伏起来,可怕的记忆也会在夜间苏醒。

「……呜呜……」

所以,在就寝后没过多久的深夜十二点。听到旁边床上传来痛苦呻吟时,奥利佛就明白是那个来了。

「……呼、呼……呼……!」

「……」

「呼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皮特!」

噩梦不仅没有平静下来的趋势,反而越发激烈。奥利佛从床上跳起来跑到朋友身边,摇晃肩膀叫醒他。

「冷静一点,皮特,是梦。有我在这里……就在这里。」

「……咦……啊……?……啊……」

皮特睁开眼睛呆了几秒,盯着室友的脸,然后连忙环视四周。看到一如既往的自己房间的景象,他终于理解到自己是做噩梦了。紧张的弦被切断,肩膀一下子放松了。

「……抱、抱歉。我又这样……」

「别道歉,你没有任何错误。……慢慢调节呼吸吧。」

奥利佛坐在旁边抚摸对方的后背,平静地低声说,同时心想——当然会做噩梦了。

在老人的工房里看到的东西。把伦理和道德全部都丢入下水道,将无数生命扔进火炉才抵达的疯狂发明。看到那个机械结构之神(dea ex machina),听到发展至这个结构和想法的经过,甚至还『有一点点被说服理解了』——两年前还只是普通人的少年,怎么可能不剧烈动摇。

奥利佛明白,在那时,他心中无疑有很多东西被破坏了。一直笼统地相信着的正义和禁忌,如果作为普通人而活着的话一生都不会怀疑的标准尺度,都被一并打碎了。

皮特已经知道了。魔法师是怎样的东西,其中极北又是什么样子的。自己要走的这条路的尽头,也有可能变成那样。而在魔道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谴责它。

于是他必须重新定义。定义伦理,定义道德,定义正义,定义禁忌。位于人格根基的各种概念都被动摇,被重新审问。这无疑是一股极大的精神压力,因为这是奥利佛自己也曾经走过的路。

「……皮特。到这边来。」

稍微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奥利佛伸手抱住朋友的后背和膝窝,将他抱起来。

「咦……?」

皮特呆呆地被他抱着走,从他被汗水打湿了床单的床上被抱到了旁边奥利佛的床上。他被温柔地放下,然后从背后被紧紧搂住。

「——哎……?!」

「抱歉是在我的床上。只要你愿意,就这样待一会儿吧。」

奥利佛拉过被子,将自己和怀中的皮特一起盖住。两人的身体在一张床上紧紧相贴。

「……你的脉搏很快,魔力循环也乱了。看来同时治疗一下比较好。

「等……!……嗯嗯……!」

不等皮特说些什么,奥利佛的手就掀起他的睡衣下摆贴上他的后背。魔力通过皮肤流入体内的感觉。皮特已经尝到过很多次了,但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在如此紧贴着的状态下进行过。更重要的是,

「……喂……今天是……!」

「嗯?」

女孩子的日子啊。这句话刚要说出口,皮特闭上了嘴。

他知道。——如果他这样说,奥利佛就会立刻离开自己。他会为自己不够为对方着想而道歉,立刻自我反省,然后重新画出一条界线来与他相处吧。

然后……也许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触摸他了。

奥利佛对他身体接触较多,距离感较近,明显是因为将他视作亲近的同性。在两极往来体质觉醒前后都没有改变。皮特自己也是这样希望的,并且曾经明确说过希望他和以前一样不要瞎想。奥利佛就是这样做的。

所以皮特想。「今天是女孩子的日子啊。」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这个魔法也许就会解除了。这份温暖也许就会永远消失。

他咽下了冲到嘴边的话。

「……没什么……」

「我可以继续吗?」

「……」

皮特微微点头。奥利佛得到许可,再次开始治疗。他并不知道这种接触让对方的心产生了多么大的动摇。

「……好怀念啊。立场反过来,妈妈以前也经常这样帮我做。比如在风大的夜晚。」

奥利佛的微笑中带着乡愁。皮特完全委身于他的手,倾听他的话语。

「我想要听睡前故事,妈妈就能讲出各种令人惊讶的故事。实在太有趣了,我一直睡不着,爸爸就来阻止了。不过到头来,第二天我们三个人全都睡过头了。……我很喜欢那样。」

奥利佛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用手指温柔地抚摸灰发。听着他用缥缈的声音诉说着失去的时间,皮特的心被揪紧了。只有在他非常少有地讲述过去的片段时——这个平时那么值得信赖的少年,会令人觉得他脆弱地仿佛要被压垮。

皮特也知道。——那一定是对方藏在心底的伤痕。

如果自己一直这样弱小,那他以后也永远无法与他的痛苦相伴。

「……别太担心了。」

「?」

皮特回握着奥利佛的手说。……对。去年的时候也就算了,在这所学校里经过了一年,他也稍微变强了。

「……我完全不打算将那幅场景照单全收。」

至少这一点要抹去。在狂老的工房里看到那个后,室友对他最大的悬念。

「卡蒂也是如此。她虽然跟着密里根学姐学了很多,但并不想变成和密里根学姐一样。学习知识和技术,然后用完全不同的形式运用到自己走的路上。我也一样。」

他尽可能刚强地说。即使如此背后依然感到无法抹去的不安,皮特又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没有向卡蒂那样明确的目的。……这我不否认。在所有事情上我都还在摸索。……但是……」

他停下来,用力握住奥利佛的手。……他确实和卡蒂不同。但不是理念或理想,而是有一个人——作为他的目标站在前方。

「……即便如此……我也有想要追赶的背影。」

皮特宣告。他用颤抖的声音,鼓起全部勇气,用像是从高处飞身跳下一样的觉悟说出这句话。——你就是我的目标。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你的背影。

听到这一生一世的表白——在他背后,那个人突然笑了。

「这样啊。……你有憧憬的人啊。」

「……唔……!」

听到他的反应,皮特立刻理解了。——最重要的部分完全没有传递出去。奥利佛没有注意到室友对自己的感情,抱紧了怀中的身体,平静地笑着。

「——咕?!」

皮特不等他说完,就用头顶对方的下巴。一下子还觉得不解气,接着又顶了第二下和第三下,每次都发出咚咚的钝响。

「好、好痛!等一下皮特,到底是怎么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到了这时候还要求解释的声音更是火上浇油。然后过了十多分钟——在皮特消气之前,奥利佛只得一直被他的头顶下巴。

这一夜过去。奥利佛醒来拉开窗帘,夏日的阳光柔和地照进来。气温不高不低,蓝天下飘着几片低矮的云朵,西边的风温柔地吹拂他的头发。

「……」

是个平静的早上。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甚至觉得平静得有些讽刺。

「——早上好,皮特。红茶里要加糖吗?」

「……麻烦加两块。」

奥利佛转身问,皮特在床上揉着眼睛回答。然后——这个瞬间,昨晚的记忆好像突然苏醒了,他一下子涨红了脸从室友身上移开视线。奥利佛看到他这个样子笑了笑,像往常一样开始准备早上的红茶。

在宿舍走廊里遇到凯,在去校舍的路上与女生宿舍出来的三人汇合。看到奥利佛等人的身影,卷发少女第一个举起手打招呼。

「……啊,早上好奥利佛!还有皮特和凯!」

「有件事马上就想说给各位听。今天早上,卡蒂睡迷糊了,说了有趣的梦话——」

「哇!你也不用一上来就说这个吧!」

卡蒂慌忙捂住室友的嘴。奥利佛微笑着看着这一如既往的喧闹场景。只是有些在意,不知道他的表情是不是有些僵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