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文学(Astronomy)

第一章 天文学(Astronomy)用某位毕业生的话来说,在金伯利,新生的任务就是在一年间将所有惨叫和眼泪都尽可能耗尽。

「——这就是魔法蚕。步骤刚才都看懂了吧,一年级小鬼们?」

他们现在上的课,简直完全就是为此准备的。在燃烧的飞虫残骸面前嗤笑的魔法生物学教师凡妮莎·奥迪斯。在这场景前屏住呼吸一年级学生们。

一开始抚摸过的爱亲近人的魔法蚕变态成了黑色的茧,羽化出凶恶的怪物,最后又被她的咒语烧光。新生们刚刚从头到尾见证了和去年奥利佛他们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全过程。

「那么开始吧。十只中有五只成功结茧就算及格。很简单吧?

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干不过姑且还是提醒一下,不要想着把失败的茧剥下来。去年就有一个笨蛋这么做,手差点被吃掉了。那种人十年里出一个就够多的了。」

凡妮莎耸耸肩膀说。学生们听到开始宣言后一阵紧张。这种课题比起技术更考验、或是说压迫精神。面对盒子里爬来爬去的魔法蚕,有的人像冻住了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你没事吧?丁恩。」

「……啊?你、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没事了!」

听到从小认识的彼得·寇尼许的声音,一年级男生丁恩·崔佛斯连忙动起来。他从腰间拔出白杖指向魔法蚕——但是再次冻结了。他脑海中完全无法浮现出成功的景象。

「……哼。」

另一方面,在同一个工作台的对角,比他矮小得多的少女动了起来。一只一秒左右,用白杖挨个指向排列在面前的魔法蚕。其中九只形成了正常的白茧,一只结出了和刚才看到的相同的黑茧。站在她身旁的高个子同年级女生莉塔·阿普尔顿瞪圆了眼睛。

「……咦?泰、泰蕾莎,你已经做完了?」

「我可受不了在这种课题上多花功夫。烈火燃烧(弗朗马)。」

用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说着,泰蕾莎·卡斯腾毫不犹豫地用火焰咒语将黑茧烧光。她将人偶般无表情的脸转向呆住的莉塔说:

「你也赶紧做吧。等待的时间实在太闲了。」

「我、我是很想啦,但是……心理准备还……」

「放松心态做就是了。失败的话会立刻杀掉的。」

「咦、杀我?!」

「为什么?是杀蚕。」

泰蕾莎淡淡地吐槽颤抖的莉塔。彼得看着她佩服地说:

「一点也不害怕呢。泰蕾莎果然很厉害。」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那种程度的事情我也……!」

靠着对抗心理驱动停止的身体,丁恩将白杖指向一只蚕。看到朋友明显前倾过头,皮特感到危险插嘴说。

「稍、稍等一下丁恩。你那么用力的话——」

丁恩不听朋友的话,用白杖猛地将魔力注入魔法蚕。结果——魔法蚕只用几秒就结出黑茧,然后立刻活力四射地飞出茧外。

「呜哦哦?!」

「啊啊,果然!」

彼得发出惨叫,眼前的飞虫向他朋友发起袭击。丁恩胡乱挥动魔杖咏唱火焰咒语,但他那基本没有瞄准的魔法连小小目标的边都没擦到。丁恩被空中飞舞的飞虫翻弄着,旁边的彼得举起杖剑对他说。

「丁恩,蹲下!你这样我没法瞄准!」

「啰、啰嗦!你退下,这家伙由我一个人——咕啊?!」

少年依旧拒绝帮助。但是,在他进行下一次咏唱之前,飞虫的颚咬住了他的右手腕。丁恩因为剧痛弄掉了白杖,其他新生也在他周围东跑西窜。凡妮莎在稍远的位置看着这场骚动,平静地自言自语。

「今年也出现了被咬胳膊的家伙啊。笨蛋真是每年都有呢。」

「丁恩……」

莉塔忍不住要去帮忙,但飞虫放开丁恩的手腕接着向她发起攻击。她连忙咏唱火焰咒语迎击却打空了,凶恶的颚瞄准她的脖子逼近。

在涌起恐惧的莉塔眼前——下一个瞬间,飞虫的身体被一分为二了。

「……咦……?」

莉塔举着杖剑呆立。被分成两半的飞虫身体啪叽掉到地上,旁边娇小的少女——泰蕾莎无声地把杖剑收回鞘中。她的拔刀一闪过于洗练,周围的新生们都无法看清。

「……你在做什么?」

「……咦……」

少女无机质的眼睛转向按着被咬了的手腕坐倒在地上的丁恩。既不是嘲笑也不是侮辱,她只是单纯地感到惊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应对方法不是都教了吗?要射也好要砍也好,只要有杖剑都可以做到吧?至少也可以赶紧躲开啊。」

对她来说,认为做不到反而更难。她被养育得可以如同呼吸般做到。这些信息不由分说地传达出来,丁恩的表情因为某种畏惧而抽搐。一直盯着他看的泰蕾莎,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拍手。

「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是废物啊。」

她轻轻点头,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转身。听到这无比轻描淡写的侮辱——在她本人看来不过是理解了而已——丁恩呆了一小会,

「……你——你说什么——!」

迟了几秒涌上来的愤怒,像间歇泉一样从嘴里迸发出来。

「……好像又吵起来了。」

同一时间。奥利佛从位于校舍二楼的大房间窗边看着他们。生气的丁恩和背对他的泰蕾莎,还有努力想要调解两人的彼得和莉塔——看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骚动的中心不管怎么想都是前者的两人。

「——喝啊!」

奥利佛露出忧伤的侧脸伫立,这时皮特用杖剑砍了过来。看出对方走神于是果断深入。然而,奥利佛依旧留有能够应对他的注意力。他横向拨开瞄准胸部的刺击,趁对方姿势歪掉的时候扫腿追击。皮特一下子摔了个屁墩。

「刚才的太急了,皮特。」

「不、不要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

完全被小看了的皮特立刻站起来抱怨。于是奥利佛将转向窗外的意思完全拉回来,苦笑着重新看向眼镜少年。

「抱歉,我有点在意新生的情况。下次会认真的。」

他一边道歉一边重新摆好姿势。……刚才东张西望给皮特的热心泼了冷水,接下来要集中精神——奥利佛下定决心,然而,

「不。换人当老师了。」

「——唉?」

这时,眼镜少年被人抓着后领提了起来。看到单手轻松提起皮特的高大学生的脸,奥利佛瞪圆了眼睛。

「——Mr.欧布莱特?」

那是曾经在一年级最强决定战中展开激斗的高傲少年。欧布莱特看向惊讶的奥利佛,哼了一声。

「我一直在看着,你的教法太天真了。你以为你是在教小孩儿吗?」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自己都不觉得的话就更糟了。」

欧布莱特不由分说地做出结论,提着皮特转身就走。

「过来,皮特·雷斯顿。本大爷记住名字的人,要是一直都还是杂鱼就头疼了。我来亲自锻炼你。」

「放、放我下来!你先放我下来!」

皮特被轻描淡写地提着走,他以被吊着的姿势扭动抗议。欧布莱特听到这个要求,干脆地将眼镜少年放到了地上。皮特狠狠瞪向对方——但他的视线突然别有深意地在欧布莱特和奥利佛之间往返。

「……我知道了。你稍微陪我一阵子吧,Mr.欧布莱特。」

「皮特?!」

他的回答让奥利佛感受到了冲击。皮特大步走近,直直地指向对方惊呆的脸。

「看着吧。——我下次绝对要赢你一次。」

眼镜少年说完就转过身,快步跑向欧布莱特。奥利佛说不出话地目送他的背影,这时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可爱的学生被抢走了啊。打起精神来吧,奥利佛。我来替他当你的对手,好不好?」

「……」

带着轻浮笑脸搭话的高个子少年,图利奥·罗西。他也是一年级最强决定战时的对手。然而——现在的奥利佛眼中完全没有这些因缘,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被夺走的学生接受其他老师指点的场景。在他视线前方,授课马上就开始了。

「首先要问你。你觉得自己为什么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