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扫帚竞技(Game of the Sky)

通常潜入迷宫时,最好是五到六人一起组队,但如果做好遇到危险时不会有同伴来救援的觉悟,那单独行动也有单独行动的好处。

首先是隐藏行踪会比较简单。在隐密行动时,团体和个人需要隐藏的气息总量可说是天差地远。很多团体行动时一定会被发现且必须应战的状况,一个人的话就能直接回避,就算真的被发现,一个人也会比较好逃脱。

「…………」

实际上,奥利佛就正在利用迷彩咒语伪装成墙壁的一部分,让一群学生直接从他眼前通过。

第一层往来的学生最多,也经常因为这样产生纠纷。比起魔兽和恶灵类的对象,真正要躲避的其实是魔法师的目光。当然,躲避的困难度完全取决于对象。如果是像刚才那样的二年级团体,只要简单伪装就能回避,但如果是高年级的高手,就需要更加高明的躲藏方法……不过如果真的遇到那种情形,比起躲藏,还是立刻逃跑比较实际。

「……呼。」

确认那些学生的气息已经远离后,奥利佛解除迷彩咒语重新前进。无法期待同伴援助的单独行动需要遵守三大铁则。首先是不可以冒险,再来是不能对任何事穷追不舍,最后是贯彻短期行动。只要完全遵守这些规则,以奥利佛现在的实力,能够单独潜入到第二层。

按照这样的状态走了一段路后,少年来到一道墙壁面前,在那里说出暗号。接着构成墙壁的砖块就突然变成一扇门。第一层有许多隐藏的门,这就是其中之一。

「……大哥、大姐,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咦?」

奥利佛一进门,就突然被人抓住肩膀。那人是他非常熟悉的高年级生,拥有一头淡金色秀发,目前为六年级的大姐夏侬•舍伍德。她一脸严肃地检查奥利佛的全身。

「诺尔,乖乖不要动。」

「怎、怎么了,大姐,为什么突然这样……」

少年困惑地问道。他的大哥格温•舍伍德从房间深处回答:

「就让她好好检查吧。她很在意你的身体状况……打从奥菲莉亚的那起事件以来,你的身体就一直不舒服吧。」

奥利佛倒抽了一口气。他本来就知道瞒不住,但这是格温第一次明确说出这件事。

夏侬专心用手检查奥利佛的全身,接着突然惊讶地睁大眼睛。

「……咦……状况,变好了……」

夏侬笔直看向奥利佛的眼睛。少年感觉像是心脏突然被人射穿一样,顿时忘了呼吸。

「……有人,帮你排解了?是谁……」

「──唔──」

「喔?」

格温发出好奇的声音。他再次对忍不住想逃避问题的奥利佛说道:

「诺尔,别逃了。反正就算你想隐瞒也没用……夏侬,是什么感觉?」

「……困惑、自责……还有严重的自我厌恶……但也包含了亲爱之情……并不讨厌对方。」

夏侬不断暴露奥利佛的内心,让后者只能咬紧牙关忍耐──没错,隐瞒根本没有意义。因为她就是能知道这些事。

格温听完妹妹的说明后,双手抱胸陷入沉思。

「大概是被亲密的对象突袭了吧……既然如此,就是平常一起行动的其中一个同伴。」

有了这些情报,自然就能过滤出可能的对象。看见弟弟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格温露出温柔的微笑继续说道:

「你不需要动摇。虽然我很惊讶有人能让你如此信任,但倒不如说这是件好事……毕竟你一直坚持拒绝让我们帮忙处理这方面的问题。」

「……唔……」

格温一替弟弟缓颊,夏侬就突然转身往房间里走。青年见状,指着她的背影对奥利佛说道:

「你看,夏侬在闹别扭了,快点去哄她吧。」

奥利佛当然只能乖乖照做,但他一走到坚持不肯转过身的女子身边,就突然不晓得该说什么,只能用微弱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声音呼唤对方。

「……大姐……」

「坐下吧。我来,泡茶。」

既然夏侬都这么说了,奥利佛也只能遵从。他沮丧地走向摆在房间中央的桌子,在格温对面坐下。青年毫不留情地提出质问:

「我姑且确认一下,你们有避孕吧?」

「……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做到那种程度。」

「嗯,所以你只有稍微被偷吃啊。」

这个露骨的表现方式让奥利佛皱起眉头,但格温的措辞在金伯利只能算是一般标准。正因为明白是自己太神经质,所以少年也没办法说什么。奥利佛无奈地保持沉默,此时背后突然传来东西碰撞的声响,让他惊讶地回过头。

「……?」

「啊,不用担心。在意的话,就过去打开来看吧。」

奥利佛看向一个位于房间角落,尺寸足以让人环抱的木箱。他战战兢兢地走向那里,按照格温的指示轻轻掀起盖子。

「……呼……呼……」

「…………」

一个少女像猫一样缩成一团睡在箱子里。那是奥利佛也认识的隐形少女──泰蕾莎•卡斯腾。

「泰蕾莎,觉得那里睡起来,最安稳。不可以,吵醒她喔?」

正在泡茶的夏侬开口提醒。即使心里非常困惑,奥利佛也不想打扰少女的安眠。他轻轻盖上盖子,静悄悄地回到座位。

「不过她也差不多该醒了……来煎点东西吧。」

格温突然起身走向位于房间角落的炉灶,拔出白杖点火。他在上面放了个平底锅,等锅子充分受热后,再用咒语瞬间冷却底部,接着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个碗,把碗里的东西倒进均匀加热的平底锅。

奥利佛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是松饼……?」

「诺尔,你也要吃吗?」

格温询问时也没停下手边的动作──下一个瞬间,奥利佛刚才偷看的箱子被人从内侧打开。少女用头顶着盖子现身,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

「──早安,吾主。」

「……早安,Ms.卡斯腾。」

清醒的泰蕾莎打完招呼后,就立刻走向奥利佛,在同一张桌子坐下。经过几秒钟的沉默,奥利佛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后问道:

「……为什么要睡在箱子里?」

「狭窄又阴暗的地方睡起来比较安稳。」

「……这样不会腰酸背痛吗?」

「我的状况非常良好。」

这个冷淡的回答,显示出这就是她的日常生活。就在奥利佛犹豫该怎么接话时,格温已经端着冒着热气的盘子过来。

「煎好喽。糖浆可以自由加。」

格温拿出装了糖浆的小瓶子,连同刚烤好的松饼一起放在泰蕾莎面前。少女瞬间眼神一变,端茶过来的夏侬在奥利佛耳边低声说道:

「……诺尔,你别吓到喔……」

「咦……?」

泰蕾莎在困惑的少年旁边替松饼淋上大量糖浆,然后也不管会不会弄脏,就毫不犹豫地直接用双手抓来吃。

「──什么──」

这个出乎意料,像肉食动物般的吃法,让奥利佛看得目瞪口呆。双手和嘴巴都被糖浆弄得黏答答的泰蕾丝察觉少年的反应,转向他问道:

「……吾主,怎么了吗?」

「……为、为什么要用手抓?」

「因为这样最快。」

「但这样会弄脏手……」

「洗干净就好吧?」

少女露出困惑的表情。就在奥利佛一时不晓得该如何回答时,站在她后面的格温耸肩说道:

「这有点像是谍报教育的附随影响。我们也叮咛过她很多次,但完全改不过来。」

「……那在校舍是怎么用餐?」

「请放心,我都是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用餐。」

泰蕾莎迅速回答,然后继续大啖松饼。奥利佛在心里分析,这样听起来,她也知道不能在别人面前这样吃东西。之所以在这里这样吃,应该是因为将格温、夏侬和奥利佛当成「自己人」。

但少年想起泰蕾莎刚才提到她都是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用餐──并非在有人的地方正常用餐,而是根本不会在别人面前用餐。

「…………」

较她年长的奥利佛实在无法对这句话置之不理。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后,奥利佛看向格温。

「……大哥,可以请你再煎两块新的过来吗?」

「稍等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