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即使是看不到的地方也不能掉以轻心。既然做着不习惯的事情那就更要小心。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玖渚ちや

「看的到吗?」

『看得到哦』

电脑画面另一边的东头正举起双手挥动着,通过即时视频软件,正在自己家里的东头的身影映在了我的眼前。

或许是用的平板的原因,画面的视角稍稍有些低,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还是那司空见惯的衬衫套着连帽衫的打扮。

『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能在晚上和水斗同学见面什么的』

「一直都是在傍晚才回去的吧,晚上也会打打电话」

我这么说着,看向了东头的身后。雪白的墙壁之下一览无遗的那是她的床吗。

「虽说是第一次看见,你的房间意外地整洁呢」

『诶?』

「诶?」

『啊、啊~。是、是吧~?意外地很整洁吧~』

「……请把镜头对着地板拍一下」

『只要没有被观测,我的房间干净与否就无法被确定,这是薛定谔的房间』

「薛定谔的棺材板都要盖不住了」

『嘛,我也没有资格去批判别人房间很乱就是了』

「所以?要给我看的东西呢?还特意为此打视频通话过来」

『啊,说的是。稍微等一下,我马上拿过来~』

这时,我的房门被敲响了。

我回过头。

「嗯?」

「现在你有空吗?」

「啊啊,有空」

咔嚓一声,结女推开门走了进来。

似乎是刚洗完澡,身着睡衣将头发梳成了两束的结女拿着一张打印纸。

「稍微有点事情想问一下你——……诶?」

结女突然僵在了原地。

眼睛睁着,嘴巴微启却无不说话,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突然这是怎么了?

正当我一脸懵逼的时候,结女的脸又如沸腾了一般涨的通红。

「你……你刚才不是说你有空的吗?」

「哈?我确实说了」

「为什么你这么冷静啊!?那……那种东西不应该是藏起来偷偷看的吗!?」

「那种东西……?」

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结女微微颤抖起来,不停地瞥开视线。……不对,应该不是撇开,是一直在瞥向这边?看的是我的正对面——电脑?

我将视线转回了我的电脑屏幕。

「嗯嗯——……确实是在看这边……」

屏幕的中央。

一个女人正将头埋进床下翻找着什么,撅起的屁股晃来晃去,胖次也是一览无遗。

「东……!?」

东头!这家伙因为镜头只会拍到上半身所以下面什么都没穿吗!

镜头中毫无遮掩的水色布料勒进了臀部的嫩肉之中,身体微微向左边倾斜,姑且算是她刚才一直坐在椅子上的证据了吧。

这份光景,就如AV一般。

然后,将这份光景展示在屏幕上的我,仿佛是正做着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总、总之……!」

结女的声音里透着焦急。

『问题什么时候都能问……!结、结束之后我再来——啊,不是,我还是明天再来吧!』

「等、等等!等一下——」

「打扰了——!」

我本想出声解释,结女却一下次冲了出去嘭地一下关上了门。

啊淦!那个女人又自顾自地想歪了!

『发生什么了吗?』

回到镜头前的东头不慌不忙地向我问道。

防御力为零的下半身已经隐匿在了视线之外,我的画面又回到了全年龄的状态。

但是很遗憾,已经晚了。

我忍住了想叹气的冲动,开口道。

「东头……我有些必须要和你说的话」

『嗯?』

「首先,即使是看不到的地方也不能掉以轻心。」

『诶?又回到房间的话题了吗?明明水斗同学的房间更乱——』

「其次,既然做着不习惯的事情那就更要小心」

『?』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东头歪了歪脑袋。

希望在通话结束之后,她能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