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六卷 妖怪夫妇大驾光临

第九章 归处

往昔存在于大江山、妖怪们的「狭间之国」,有名为酒吞童子的王,还有称作茨木童子的女王君临天下。

酒吞童子的部下有虎跟熊这对鬼兽姐弟、强悍的雪鬼和妖艳的狐狸。

茨木童子的眷属则有聪慧的水蛇、藤树的精灵、双刀流的吸血鬼,以及拥有黄金之眼的八咫乌。

那是千年前的民间故事《御伽草子》——

「大家都活着吧。」

虽然浑身是伤,但没有少了任何一个人,全体都活着。

这是最重要的,比胜败还要重要。

「我说呀,茨木真纪。你血流如注耶,给你贴这个治疗用的符咒止血。」

「啊啊,谢啦。津场木茜。」

津场木茜担心我,所以我也在手臂啪地贴上阿水身上的那个治疗用符咒。

「虎、熊,振作一点。你们受了这么重的伤,很多小朋友要哭了喔!」

「头目、头目。」

「我的王,你那身模样是……」

阿虎和阿熊身受重伤,变成小老虎跟小熊的模样,幸好性命无碍,意识也都很清醒。

比起肉体上的疼痛,他们反倒因为酒吞童子模样的馨而感慨万千,哭得稀里哗啦。馨把那两只小野兽紧紧抱在怀里,将脸埋进他们毛茸茸的身躯。

我也跑过去,摸摸他们的背。

「阿虎、阿熊,谢谢你们来支援。我有听阿水说了,最后是你们杀了水屑的吧?让你们做肮脏事了。」

「你说什么傻话呀,夫人。这是我们的复仇,要做一个了断。」

「没错。跟水连一起实现我们无论如何都想要完成的心愿……而且我们的恢复力,你也晓得的吧?还请放心。」

「……」

我皱起眉,轻轻点了头。

两人平日虽然沉稳,但心中对仇敌熊熊燃烧的憎恨有多深,看水屑遗体的惨状就明白了。

阿水也是。不惜送命,也想要打倒水屑。

我跟馨,今天都彻底明白自身的业。

我们的生命,绝非只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的行动跟安危,会束缚住部下跟眷属的一生。如同他们珍视我们的程度般深刻。

「喂,我已经呼叫阴阳局的救护队了。受伤的人就交给他们,还可以动的人,我们去海岸旁边的那排仓库吧。那里还有波罗的·梅洛的余党在。水屑他们算是幕后黑手,但台面上的敌人还是得处理一下。」

津场木茜略带歉意地向我们发号施令。

我吩咐阿水、阿虎跟阿熊留在原地,并叫影儿在阴阳局的救护直升机抵达前保护他们后,剩下的人便一起往海岸的那排仓库移动。

这时已不见凛音的踪影。

「对了,真纪,大和已经顺利救出来,送到安全的地方了。你可以放心了。」

「真的?太好了,组长还活着!」

「嗯嗯,虽然看起来很虚弱,但没有生命危险。而且,还有一件事……你听了可能会很惊讶吧。大和好像是『生岛童子』的转世。」

馨突然其来的发言,让我「咦?」地睁大眼睛。但思索片刻之后……

「嗯……不过,你这样一说以后,好像也能想象。虽然现在的组长是货真价实的人类,不是生岛童子那样的巨型雪鬼,可是……眼睛或许有一点相像。」

明明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却很自然地就接受了。

反倒可以说,跟像组长这样的人拥有前世的羁绊,我觉得很高兴呢。

我这样说之后,馨有点羞赧地笑了。

馨会特别信赖组长,愿意亲近他,或许也是无意识中感受到与他之间的连结吧。

在海岸边的那排仓库,阴阳局的特殊部队已经压制住敌人了。

连绵不绝的仓库中,原本按照种族分门别类地关着妖怪、异国魔物及非人生物。但现在几乎都被阴阳局放出来,到靠港的船只上避难了。只有最北边的那座仓库前,情况显得紊乱嘈杂。

『你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了。请乖乖投降,放开人质。』

早已抵达现场的青桐,单手拿着扩音器,正呼喊着制式的劝降话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旁边站着鵺模样的由理,还有身穿战斗装束、军人打扮的四神玄武。这两人好像正吵得不可开交。

「啊~受不了,有够麻烦!这种时候就给他射几颗火箭炮再冲进去不就得了!」

「等等,玄武先生!你不要拿出那种危险的东西啦!那样会连我们要救的妖怪都一起炸飞耶。」

「啰嗦!这种三两下就被打飞的妖怪,不能算是妖怪!」

「拜托你不要以为大家的防御能力都跟你一样强好吗!」

一边是大妖怪,一边是神明,这两个家伙在干嘛呀。

青桐已经决定忽视这两个人,持续劝诱对方投降了。

「由理,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啊啊,真纪!还有大家,幸好都平安无事。」

由理一看到我们,松了口气似地轻抚胸口。

「波罗的·梅洛的那些干部跑进这里面拿妖怪当人质,不,当妖质,躲着不出来。而且这栋仓库里关的是浅草的妖怪们。就算青桐劝他们投降,也完全不回应。结果玄武先生失去耐性,说想要用火箭炮攻进去。」

「话说回来,玄武,你既然在,一开始就来帮我们啊。」

「不行!酒吞童子,不要撒娇!我有我重要的任务!很重要的,任务!」

玄武的嗓门一如往常地大,但他嘴上还念念有词时,就默默地收起火箭炮。

是叶老师叫他来的吧。他来这儿执行跟我们没有直接关系的任务,就表示这里头还藏有其他隐情吧。

「欸,馨。你应该可以打开这扇门吧?躲在里头的那群波罗的·梅洛的海盗,有个叫作厄克德娜的船长。她用某种术法把这个仓库锁上了。」

由理开口跟馨商量。

因此,我们让阴阳局的特殊部队布署在后方,馨再次更动狭间结界的设定,打开仓库上锁的门。出乎意料地,三两下就打开了。

砰砰砰砰……

沉重门扉一开启,里头就不停射出数不清的子弹。

敌方的射击攻势持续不停,但在这里的都是阴阳局的专家。

他们预先放好的护符,形成一个会把子弹弹飞的守护结界。我们在结界的保护之下,沐浴在宛如暴雨般的枪声中,冲进仓库。

「不准动喔!这些家伙翘辫子也没关系吗?」

枪声一停,就响起一道尖细的女人声音。

站在敌方正中央的,是一位头戴华丽帽子的中年女子。她用枪指着关在笼里的一群手鞠河童。

那个女人就是波罗的·梅洛的女首领厄克德娜呀。

她身上那件贴满人鱼鳞片,闪动刺眼光芒的外套,品味实在称不上好。

其他海盗也各自拿浅草妖怪当盾牌,做最后无谓的挣扎。

我跟馨一步一步走近。

「你们脸上表情都很慌张呢。不过没办法啰,谁叫你们要先对浅草出手。」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呀。话说回来,在你们胆敢对真纪下手的那时起,就不知该说你们是没有自知之明,还是不爱惜生命呢?」

敌人大喊着「别过来!不准动!」,紧紧用枪抵着当人质的浅草妖怪,但除此之外,他们根本无计可施。

可以理解啦。毕竟他们现在可是被鬼恶狠狠地瞪着。

「大家放心,我们马上就会救你们出去。」

另一方面,对于被抓的那些妖怪,我露出慈爱的和善微笑。

妖怪们看到我跟馨的外貌,全都惊愕地说不出话、痛哭失声,有些甚至还不知为何地朝我们膜拜。

「酒吞童子大人,茨木童子大人~啊~」

「是浅草的水户黄门。我们要举起胜利的旗帜惹~」

是说这些手鞠河童也高兴得太早,已经确定自己胜利了,正在大喊万岁。

不对吧……你们还在敌人手里耶。

「喂,吵死了你们!那几个狩人跑哪去了!雷呢?麦咧?还有芽!一群派不上用场的杂碎。你们被自己爸妈抛弃时,是我捡你们回来的,居然忘了我的大恩大德,打算丢下我们吗?」

厄克德娜抓狂大吼。

「可恶!水屑!水屑这恶女!她不仅花言巧语哄骗我一手带大的雷,还连我们的船都拿走了!在她提议的嵌合体研究上,我投资了多少心血啊!那个混账女狐狸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她心底已经隐约明白自己无处可逃了,却又不愿接受现实。

真难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