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六卷 妖怪夫妇大驾光临

第二章 横滨中华街「月华栖」

我闷闷不乐地抱着小麻糬,坐在熊虎姐弟家的按摩椅上头。

在肩膀、后背跟腰际不停被推揉的时候,我脑中仍想着被抓走的阿水和组长,还有由理。

虽然光是被捉走这点就不能说是平安无事,但我担心起他们要是没东西吃,遭受虐待的话该怎么办,这几天心情一直很沉重。

「夫人,您一直表情很凝重,双眼失神地看着前方,简直就跟头目一样嘛。」

「坐在按摩椅上是重点呢。」

阿虎和阿熊边说着话,边吃着我烹调的,加了大量高丽菜、豆芽菜跟猪肉去炒的大盘乌龙面。

「夫人,不用那么担心也没问题啦。阿水可不是会输给那种恶质家伙的妖怪,鵺大人就更不用说了,像那样的化身天才,我可不知道第二个。」

「对呀,夫人。要救出大家,也需要计划跟合作。以夫人的个性,想必想要立刻冲出门去救他们吧。但现在是要耐心等待的时候。」

「我懂啦。所以我才乖乖待在这里不是吗?因为被抓走的我如果出现在自己家里很奇怪呀。啊,不过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想喔。别看我这样,我正在脑中进行模拟。该怎么样踹烂那些抓走我重要的人的敌人。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愧是夫人。」

「这句话,我收下了。」

阿虎跟阿熊名列于直属酒吞童子的四大干部,也是往昔狭间之国的将军。

也是非常了解我,千年前大江山的伙伴。

现在则是双人组的漫画家,正以我跟馨为蓝本,在画妖怪的故事。

我待在这儿的期间,把他们的漫画全部都看完了。很有意思,又很畅快,有时又很感人。而且酒吞童子是个帅哥。

我来到这边跟他们一起住,小心地不打扰他们工作,顺便帮忙煮饭,洗堆在水槽的茶杯,或扫扫地。

阿虎跟阿熊的家有用狭间结界扩张过,空间很宽敞,远比房间的实际面积还大,打扫起来很花功夫。还有一间放阿虎喜欢的乐器的房间,一间摆阿熊热爱的玩偶的房间。

馨也这样把房间扩大就好了。

不对,还是只是我不晓得而已。其实他已经有这么做了?

以后要是在浅草买电梯大厦的房子,至少要叫他用狭间增加几个房间才行~

「夫人这段时间都不能去学校,这样也满辛苦的。」

阿虎将我大腿上的小麻糬抱起来飞高高。阿虎从以前就对小朋友很有一套。

我仍旧坐在按摩椅上,一副大爷的姿势。

「没上到课的进度会叫馨教我。还好就快要春假了。」

阿熊也兴致高昂地走过来,戳戳小麻糬的脸颊。

「夫人,营救作战我们也会参加喔。」

「不行啦。阿熊你们还有漫画的工作吧?你们平常不是老说截稿很赶吗?」

「我们打算在那之前拼完喔,夫人。往日的伙伴都被抓走了,我们居然没办法冲去救他们,那画漫画还有什么意义。而且什么地下拍卖会什么海盗的,也可以当成漫画的题材呀。对吧?姐姐。」

「对呀。拯救伙伴,把敌人像小虫一样捏扁,还可以顺便取材。友情、努力及胜利。」

「原来如此,太可靠了。」

这两个人想象的海盗应该不太一样就是了……

不过碰上危难时能借助这两人的力量,真的让人觉得很安心。毕竟他们过去可是酒吞童子的左右手,真的很强悍。

「真纪在吗?」

「啊,馨,你回来了!」

「阴阳局的车子到外面了,你也跟着来。」

「有什么动静了吗?」

「啊啊,获得重要情报了。还有,由理那边也有新消息。」

回来后的馨神色很认真。他待在学校时,好像也一直在处理由理传过来的资讯,再将消息传给青桐。

馨眉头又皱得更紧了,总之我在车里时就先用手指按着他的眉心,绕圈揉着。

在阴阳局东京总部的会议室中,凛音也在。当然青桐跟津场木茜等阴阳局的各位也是。

对于由理被绑走的经过,青桐这般说明。

「夜鸟昨天在上野车站附近被抓走后,似乎被带到东京湾上了船。已经确认他现在在太平洋的东京都特别区小笠原诸岛的近海上。」

「啊?海上?」

在萤幕上的地图里,表示由理位置的红点,确实位在远离本土的海上。

「希望由理没有晕船。」

「他现在已经不在船上了。由理果然进入『狭间』了。那个狭间的形状是一个『岛』。」

馨语气平淡地说明。

「居然做了岛状的狭间,可以想见敌人也相当不得了呀。」

「应该是模拟不知道哪里的小岛做的吧,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不过确实是相当有实力的家伙的杰作。代表敌方也有可以建构狭间,而且还是高难度狭间的妖怪在。」

萤幕画面切换后,显示出概略的岛屿地图,还有表面建筑物的位置分布资讯。似乎是阴阳局的成员根据馨传来的资料,进行图像解析后的成果。由馨自己来说明这些图。

「我以由理为中心点,用我的神通之眼稍微搜索了一下,试着辨别出狭间的规模和建筑物的位置。岛中央有一栋巨大的建筑物,在西部沿岸并排着数不清的仓库。只有这样,真的就是一座小岛。」

「你的眼睛是Google Earth吗?」

津场木茜一脸傻眼的表情。毕竟馨的能力实在太万能了。

「是因为由理在那边才有办法。而且敌人的大本营又在狭间结界,跟我的神通之眼容易共鸣,效果才这么好。」

青桐将萤幕上显示的那张图片放大,继续往下说:

「据说这座岛一般称作『宝岛』。除了日本的妖怪以外,还有世界各国的非人生物、幻兽、魔物等,依照种类被抓到戒备森严的仓库里头。天酒刚刚说的位在西部沿岸的那排仓库,恐怕就是了。他们似乎在里面焚烧咒香,夺走妖怪的气力,使他们有如软趴趴的人偶。」

「那是由理查到的消息吗?」

「嗯。不愧是言灵的操纵者。他从敌人身上高明地探问出一些情报。假扮茨木的夜鸟说自己被当成是人类,双手被铐起来,关在个人房。看守的狩人会定时送东西来给他吃。」

原来如此。听起来由理在那边很顺利呢。

只要他开口询问,对方就没办法不回答。他利用这种言灵的力量,套问出情报吧。

他也会能将到手的情报传送给馨的术法。不过先决条件是馨从一开始就掌握由理的所在位置,两人一直保持连结。

萤幕画面再度切换。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显示出某个港口的图片。

「这是横滨港吗?」

对于馨的问题,青桐点头「嗯」地应了一声。

「接下来是我们依据夜鸟提供的资讯,独自调查出的情报。据说要参加拍卖会,必须要搭上从好几个港口出发的邮轮。日本的话,就是从横滨港出发。应该是要搭那艘船到这座岛吧。我们的想法是从那里潜进去。」

「要怎么样才能搭上那艘邮轮呀?就算我们跑去那里,要是没有邀请卡什么的,大概也会被赶下来吧。如果真实身份曝光,最惨搞不好会被杀。」

「天酒的问题非常关键。首先,让我来介绍一下阴阳局横滨中华街分部的退魔师。」

青桐接着将眼神移向坐在他旁边的男性。

其实,我从刚刚就一直有点在意。

坐在青桐的隔壁,脸上保持着亲切的笑容,将黑发绑成一束的男性。他系着黄色领带,黑色西装上还有吊带。散发出一股异样的存在感。

那位男性双手合掌。

「初次见面,幸会幸会。就如刚刚小青介绍的一样,我是隶属于横滨中华街分部的道士,叫作黄炎。超喜欢酒吞童子跟茨木童子。我是因为在中国也很红的手机游戏而知道你们的喔~是最强的角色喔。」

「啊,喔。你好。」

他操着流畅却略带口音的日文,礼数周到地打招呼。

道士,就是中国的咒术师吗?

「那个,为什么中国的道士会在阴阳局?」

「嗯——我的祖先招惹到香港黑道,发生不少事,就举家逃到日本来,所以我其实也是在日本出生长大的。在道士界,大家把那个事件叫作僵尸大暴走事件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