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六卷 妖怪夫妇大驾光临

第一章 大事件揭开序幕

尽管是白色情人节当天,那一天应该还是如往常一般。

可能是因为早起去隅田川附近散步的缘故,上课时我也是昏昏沉沉的。

不,这个也是一如往常呀。

噗咿喔~噗咿喔~

啊啊,是从哪里传来的呢,我听到小麻糬呼唤我的叫声。

明明已经把小麻糬送到阿水的药局,他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才对。

现在就连作梦都会听到小麻糬的声音了呀……

我脑中转着这些思绪,一边继续跟睡意奋战,结果这似乎并非一场梦。

噗咿喔~噗咿喔~

我目瞪口呆地看向窗外。

那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操场上,站着一位妖怪。

身穿黑色西装,单手抱着小麻糬,另外一手抱着伤势惨重的乌鸦。

「凛……」

凛音。茨木童子的前眷属之一,是吸血鬼。

从远方望去,也能看出他的表情很凝重,单只黄金之眼正强烈诉说着。

茨姬,出事了。

「老师!」

「什、什么事!茨木。」

「不好意思,我头好痛,好晕又想吐,我要去保健室!」

「咦?再五分钟就下课了……欸,啊,茨木!」

五分钟,在分秒必争时也很长。

因此我不等国文老师同意就冲出教室,急忙往凛音所在之处跑去。

馨跟由理看到我的举动,也察觉到不对劲,分别找借口溜出教室。

教室里的同学看到我们三个都跑出来,应该会议论纷纷吧,但这种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晚点再叫叶老师想办法摆平吧。

「凛!怎么了?」

我跑下阶梯到大楼门口时,凛已经来到那儿了。

他仍是摆出那张苍白冷淡的脸,但跟平常略显不同,透着一股焦急的神色。

我想要立刻听他说明情况,但冷静的馨拉住我的手臂。

「喂。在这里讲不太好。趁下课前,我们从社办去狭间吧。」

听到他的话,我才「对喔,应该这样做」地点点头,急忙朝社办移动。

正好下课钟声响起,学校同学们大举冲出教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但我们已经不打算要回去上十分钟后开始的下一堂课了。

「开启,裏明城学园。」

社团办公室的打扫工具柜是通往那一侧的入口。

从那里可以下降到一个仿造学校而成的狭间空间。

一抵达不会有人类来打扰的地方,我立刻向负伤的影儿注入自己的灵力。因为眷属可以借主人的灵力而获得治愈,恢复原有的力量。

「茨姬大人,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可是,阿水,阿水他……」

「阿水?阿水怎么了?」

影儿勉强自己开口,不禁痛苦地挥舞双翅。

我对从影儿伤口中流泄出的冰冷黑色气息有印象。

那是狩人用来制伏妖怪的咒具造成的伤。

「茨姬,你要冷静听我说,水连被狩人抓走了。」

「咦?」

凛音说出的明确事实,让我们脸色全都绷紧。

「阿水?」

那个水连?

「怎、怎么可能。他可是阿水喔。既聪明又厉害。要是认真起来,不管哪个大妖怪他都不会输的。那么强的阿水,原本就是等级很高的神妖。而且浅草有结界呀。我们应该重新修好结界了才对呀……」

我有些惊慌失措。

「是发生在结界以外的区域。狩人有计划地袭击深影时,我的这只黄金之眼立刻就发现了。水连自己跑去救他,然后要我来找你。」

「……水连的话,的确会这样做。因为既然狩人盯上深影,就表示也已经调查过真纪的事了。」

馨非常冷静。阿水的话,的确会这么判断。我也这么想。

「你是在哪里找到深影跟小麻糬的?」

由理出声询问后,凛音坦率地回答。

「我在过来这里的路上,乌鸦跟企鹅从天空中掉下来。是水连掩护他们逃走的吧。」

影儿又用懊恼的沙哑声音补充。

「他用强制变化药让我跟小麻糬隐形,逃离现场。变化时间设定得很短,所以药效立刻就解除了。我们顺利从狩人手中逃走,被凛音接住带到这儿……居然是被夺走了我一只眼睛,最讨厌的凛音。呜呜,去死啦。」

「哼。现在不是讲这种话的时候吧?」

就连影儿怀恨在心的发言,凛音也当作耳边风,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

兄弟不要吵架。正当我想要讲这句话时。

「!」

从某处传来了异样的灵力,现场所有人都全神戒备后,下一刻打扫用具柜就打了开来,负责教理化的叶老师从里头现身。

虽然翘课的我们也没有立场这样讲,可是老师你的课咧?

「喂,你们几个。不用再回教室了,直接逃到浅草吧。狩人放出来的使魔,有好几只潜进学校了。」

「使魔?」

叶老师啪地掷出符咒。那张符是为了要驱除正打算从扫除用具柜入侵这一侧的奇妙妖怪。

「那、那是什么?长着像恶魔一样的黑色翅膀。」

妖怪?不,跟妖怪有点不一样。

「是西洋的低级怪物『小恶魔』。只有一只时很弱,但天性粗暴,可以用在奇袭。看来狩人果然是异国人类在统率的。」

「怪物……」

叶老师说出怪物这种话,给人一种很不搭调的感觉。

但他前世不愧是大阴阳师,似乎就连海外的怪物都了若指掌。

「我接下来要用四神施展净化之术,将学园彻底清理一遍。你们那些没用的强大灵力会碍事。快点回家。啊,夜鸟,你的任务是跟他们去,之后再向我报告情况。」

「啊,是。」

「等等,老师!」

但叶老师只抛下这几句话,就又回到现世去了。

「还是一样都不管别人的耶。」

「但以叶老师来讲,这已经算是很焦急了喔。」

由理多少有些帮主人讲话。

我们决定这边交给老师处理,从河童乐园的狭间联络通道回到浅草。

第一件事就是去浅草地下街妖怪工会,必须通知他们这个情况。

「大概又有一百只被抓走惹……」

「所以不是叫大家不要跑到地面上去吗!」

「可是就输给想去不忍池游泳的冲动惹~~」

半路上遇见手鞠河童,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好像又有大批手鞠河童被抓走了。

我们还以为修复浅草的结界后,就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儿了,没想到那似乎只是大事件的序章,有什么东西已经展开行动了。

浅草地下街妖怪工会。

这个组织位于跟银座线浅草站直接相连的浅草地下商店街,今天柜台也没有开门,打电话也没人接。

最近不管何时过来,都遇不到灰岛大和组长。

这样的情况又加深了我们的担忧。

「怎么办?组长他们是不是也发生了什么事?阿水又不晓得被带到哪里去了,该怎么办才好……」

「真纪,你冷静点。这种时候慌了手脚也于事无补。」

「对呀,真纪。我们先来整理一下全部情况,拟定对策比较好。」

「也是……呢。」

这种时刻,有股后悔涌上心头。

一直没有将阿水纳为眷属这件事。

我的情况是以自己的鲜血为媒介,跟眷属缔结契约。正因如此,只要把对方纳为眷属,就可以循着血的羁绊,大略搜寻到所在位置。

但是,我一直都没有把阿水纳为眷属。

虽然本人三不五时就会说想要成为我的眷属,但我一直认为……阿水对我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也不能有这个必要。

我闷闷不乐地想着这些,从浅草地下街走上地面时——

「你们似乎很困扰呢。」

一个西装打扮的男人,推了推眼镜这么说。

时机太准了,简直就像早就埋伏在那儿。

「青桐。还有鲁。」

这个人是阴阳局的退魔师之一。

他身旁散发异国情调的美女,是跟青桐组成搭档的狼人鲁卡鲁。

「浅草地下街好像没人在。青桐,你知道些什么吗?」

由理单刀直入地问。青桐「嗯」了一声,点头说:

「妖怪工会好几个人失踪了,包括组长的灰岛大和。」

「咦?」

「我想要通知你们这件事,一直在等你们回浅草。不过看来你们也……遇上什么事了吧?」

我们不约而同地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