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五卷 妖怪夫妇与眷属的小日子

第七章 落幕在白色情人节

抬头望向隅田川旁的樱花树,樱花已纷纷绽放了。

这般春意盎然的三月中旬。

馨从几天前就开始不经意地问白色情人节想要什么回礼,刚好家里的米快吃完了,我就每次都回答他想要米。

「我就知道你会说出这种一点都不浪漫的愿望。不管怎样,我们算是才刚开始交往耶。」

「这是白色情人节呀。我现在最想要的白色食物就是白米呀,而且我要新舄产的越光米~」

「……」

馨欲言又止、神情复杂,但放假时还是带我一起去买米。

平常我们都会买最便宜的,但这次依照我的要求选了新舄产的越光米。

新舄产的越光米!

于是今天晚上,就来准备跟热腾腾的白米饭最搭配的菜色。

「噔噔!是酒蒸白菜猪肉喔~」

将白菜和猪五花肉切成一口大小,依序将两者交错铺满整个铁锅,再倒入适量的料理酒与清水下去蒸。步骤就这么简单。

等到蒸得差不多就可以配上桔醋吃。

「呼呼。啊……嗯嗯。」

我将热腾腾的白饭扒进口中,用心感受白米的甜味和香气,然后夹起白菜跟猪五花肉沾着桔醋一起吃。

就是这个味道。猪五花肉跟白菜,简单却是绝配。

「简直就像我跟馨一样耶~」

「啊?」

加酒蒸煮将食材美味全数引出来,再搭上桔醋画龙点睛。这道菜虽然容易,但配上白饭真的是美味得惊人。

「新舄的越光米果然粒粒分明又饱满,还闪闪发着光。刚煮好的又特别松软,好好吃喔~」

「啊,小麻糬用远超乎平常的猛烈速度在吃饭,糟糕了……给这小鬼知道新舄越光米有多好吃了。」

「噗咿喔~」

小麻糬吃得出白米的味道差异。

他的鸟喙上黏了许多饭粒,我伸手帮他拿下来。

「小麻糬,还有这个。」

我顺势试着让他吃看看凉拌红萝卜,可是……

「噗咿喔~噗咿喔~呸!噗咿!」

「啊,这小鬼又把红萝卜吐出来了。」

「你很没礼貌喔,小麻糬!」

「噗咿喔?」

「……想装可爱蒙混过去啊。」

贪吃的小麻糬让人忙于应付,但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教。而我自己也要反省,下次要花多点心思,想办法让小麻糬愿意吃红萝卜。

「如果是红萝卜果冻,小麻糬会不会肯吃呢?」

「……果冻呀。」

他喜欢滑溜闪亮的东西,而且甜甜的点心应该能够引发他的兴趣。不过馨好像因为这两个字想起什么,少见地主动提起阿水的药局说:「明天放学后我们去千夜汉方药局一趟吧。」

「咦?我是这样想呀,也要去接小麻糬。」

为什么会突然提起阿水的药局呢?

不过馨好像只有要问那件事。

「那些家伙现在……不,没什么。」

而且还喃喃地嘟哝着一些不晓得什么意思的话。

那天夜里,我作了一个梦。

美丽的水蛇与红发公主的梦。

啊啊,这个是前世茨姬的梦呢。好怀念喔。

那是茨姬还是人类时,遇见仍拥有邪恶心念的水蛇。

一开始那只体型娇小的水蛇出现在宅邸的庭院里。

「哎呀,好漂亮。」

茨姬主动对水蛇说话。原本他应该是人类看不见的魔物,但茨姬看得到。通透的蛇身映照着月光,那副身影简直像是水晶艺术品般神秘又美丽。

等注意到他是妖怪时,已经太迟了。

茨姬遭那只小蛇咬破手指,淌出的鲜血渗进水蛇体内蔓延、溶解。

或许就是在那一次,水蛇记住了茨姬血肉的滋味。

茨姬因蛇毒发高烧卧病在床一阵子,徘徊在生死边缘。

那段期间宅邸周围接连发生有人被咬死,或遭到毒杀这类奇怪的命案。流言四起,说是茨姬带来的灾厄。

双亲再也无力负荷,便把茨姬托付到安倍晴明宅邸。不过水蛇没有因为这点困难就放弃她。

他化身为俊美男子,从施展了结界的晴明宅邸外头呼唤茨姬。

『茨姬大人,您的母亲因为太挂念您而病倒了。她说想要见您,请您去见她。』

这只水蛇之前肯定很用心观察茨姬吧。

他很清楚说什么能让茨姬愿意踏出宅邸。

没错。茨姬……我从那间屋子、从晴明施下的结界走了出去。

尽管如此遭到母亲嫌弃,长年被冷落,她还是思慕着母亲、渴望她的关爱。

不过她一奔出宅邸就遭到大水蛇袭击,侧腹被咬了一口。

大水蛇是打算要吃掉我的吧。

『你问我,不是说你母亲想见到你吗?啊哈哈,那是骗你的。你不在了,她现在可是很轻松愉快咧。』

……是的。

『没有人需要你,没有人爱你。真是寂寞呀。』

……嗯,我晓得。

『那么你对这世界应该没有任何留恋了吧。让我吃掉正好。那个血肉可以作为水蛇我的粮食永远存活着,你再也不用为任何事而悲伤了。』

水蛇语气慈祥,朝着绝望落泪、倒在血泊中的我,温柔地晓以大义。

接连说出一句句极为冰冷、深深刺进内心的残酷话语。

那天夜里,空中挂着鲜红色的满月。

茨姬在剧烈痛苦、以及甚至连疼痛感受都逐渐模糊的朦胧意识中,仰头望着红色月亮心想:「啊啊,只要我在这里死去,就不用再遭别人嫌弃,也不会再让双亲烦恼了吧。」

就连晴明想必也觉得终于摆脱一个麻烦的大包袱,神清气爽吧。

以前见过的那位黑发的……那个鬼,后来也都没再来了呢。

遭到妖怪的话语所蒙蔽,不听晴明的吩咐走出宅邸。

我真是傻瓜。

结果只是再次证明了,没有任何人爱我而已。

扑通、扑通。

啊啊,血……鲜红血液逐渐扩散。

后来的记忆直到今天仍十分模糊。

茨姬在被水蛇吃掉之前从人类变成鬼。失控的灵力将大地连同正打算啃食茨姬的大蛇身体一起撕裂了。

契机是死亡逼近眼前吗?

或者只是碰巧发生在那一天呢?

我舍弃身为人类身份作为代价保住了一命。但等我清醒时已经被关进地牢,身上绑着锁链。阴阳师安倍晴明和退魔武将源赖光合力制伏了变成鬼的茨姬,把她抓起来。

这是茨姬在酒吞童子把她掳走前的故事。

「嗨~欢迎光临,真纪。」

「欢迎来白色情人节的宴会。」

「咦、咦?」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前一天」,比往年还要暖和。

放学后,我们一到帮忙照顾小麻糬的阿水药局,阿水、影儿、小麻糬就一起朝着我跟馨拉拉炮。

拜他们所赐,我们全身都是色彩缤纷的纸片。

「各位是怎么了?难道是为我特别准备的吗?白色情人节是明天喔。」

「真纪你猜对啰。我们想说白色情人节当天,你在学校也会收到很多朋友送的礼物呀。而且要是抢了当天的风采,对馨也不好意思~」

「大叔你别在这种奇怪的地方体贴好吗?」

「不要叫我大叔。」

阿水推了推单边眼镜,毫不示弱地向馨回嘴。

「我可不是大叔,是位正经的社会人士,超有常识的,也会用心准备得体的回礼。跟居然送米当白色情人节回礼的馨可不一样喔~」

「啰嗦耶,是女王陛下吵着说,肯定是新舄越光米比较好的。」

「谁是女王陛下,馨?」

「好了好了,我刚刚就注意到你们要打情骂俏了,结果立刻就开始啊。」

阿水啪啪地拍了两下手,影儿便从里头抱着东西走出来,然后在前方桌面摆上一个大型透明碗。

那个大碗里盛着鲜艳冰凉的点心。

「哇啊啊~这是什么?水果潘趣酒吗?」

色彩缤纷的水果闪耀着光芒。

不过阿水摇摇食指,一脸得意地说:

「不太一样喔~这是叫作九龙球的台湾甜品,真纪。」

「酒龙求?」

「在球状果冻中封进各式各样的水果!是我跟阿水昨天晚上一起努力做的。」

「影儿只有帮忙切水果而已吧,还受了一堆伤。」

影儿手指上真的贴着一大堆OK绷,肯定是很努力在挑战自己不习惯的事吧。

提议这道点心的人想来是阿水。他什么都晓得,又对制作中式点心与料理很在行。

「不管怎样,这道点心真的很漂亮耶~好像宝石盒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