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五卷 妖怪夫妇与眷属的小日子

第一章 揭开序幕的情人节(上)

「小麻糬,预备啰——鬼出去,福进来。」

「噗咿喔~!」

「哇,这是在干嘛?」

我,茨木真纪,一打开千夜汉方药局的门,就让外表是企鹅宝宝的「小麻糬」撒了一身豆子。

没错,今天是二月三日,也就是节分(注:节分 意味着「划分季节」,指的是各季节初始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前一天,自江户时代以后多指立春(每年的二月四日)的前一天。通常日本民众会在这一天朝屋外撒豆子,一边喊「鬼出去,福进来」,一边吃下与年龄相同数量(或多一颗)的豆子以消灾除厄。)。

小麻糬看起来并不了解节分的涵义,只是觉得朝我们掷豆子很好玩,一个劲儿地丢个不停。

一块儿过来的天酒馨,在我身旁一面防御豆子攻击,嘴上一面发牢骚。

「没想到一放学就被豆子攻击。」

「也是啦,我们以前的确是鬼。」

过去我是被称作茨木童子的鬼,而他是酒吞童子。

自己讲这种话有点自吹自擂的嫌疑,但我们是妖怪界无妖不知、无妖不晓,最强的大妖怪。

不过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过去是夫妇的这个事实,或许只有一小部分人清楚。无论如何,我也跟着加入了撒豆大战。

「小麻糬~你快朝鬼爸爸丢豆子,妈妈示范给你看。」

「痛、超痛。真纪,住手!你丢的豆子杀伤力可是有机关枪等级!」

我们抓起我的眷属八咫乌——影儿拿来的一升豆子,朝着被前眷属水蛇——阿水戴上鬼面具的馨丢个痛快。馨举起书包当盾牌,暂时逃出阿水的店。

「呼,驱鬼成功。小麻糬,太棒了呢。」

「噗咿喔~」

我高举拳头摆出胜利姿势后,接着换「福进来」,准备朝室内撒豆子。小麻糬也抓起一把把豆子往榻榻米上砸去。不过……

「……噗……咿喔……」

撒了满地的那些豆子越看越好吃,他捡起豆子放进口中吃了起来。

嗯……贪吃鬼。

「鬼进来,福进来。」

「哎呀,影儿,鬼也可以进来吗?那就不能驱邪了喔。」

影儿撒豆子的口号非常奇特,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但他理直气壮地回:「当然可以!」

「茨姬大人,我今天在电视上看到,奉祀鬼的寺庙与神社会说『鬼进来』喔。对我们来说,鬼可是一定要让他们进门不可的存在呢。」

或许是受到影儿的体贴心意感召,馨取下面具从玄关外面探头观察这边的情况。

爸爸辛苦了。小麻糬正忘我地吃着豆子,根本忘了撒豆子这件事。

这时,正好阿水在客厅的暖桌上摆好各式各样的豆子。

「好了好了,大家过来,几岁就吃几颗豆子。有花生、杏仁果和腰果,这些原本我是买来要当下酒菜的。啊,还有千叶屋的『拔丝地瓜』和『蜜糖地瓜片』喔~」

「哇,是千叶屋耶!我跟小麻糬都最爱这家了」

千叶屋是一间位在浅草言问街上的拔丝地瓜专卖店,喜欢地瓜的小麻糬对拔丝地瓜是爱到无以复加,一旦让他看到可就不得了。

平常他都是可爱地撒娇喊「噗咿喔~」,但这时会「噗咿喔噗咿喔噗咿喔!」地叫个不停,兴奋得双翅上下剧烈拍动。现在也在我大腿上发疯。

不过千叶屋的拔丝地瓜,就是好吃到这种程度。

一般的拔丝地瓜,是在酥炸过的番薯裹上一层带着少许咸味的糖衣,但这家连地瓜内部都均匀渗透着糖蜜,口感湿润又美味、甜度也适中,总让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吃个不停。

「嘿嘿,这是我一早就跑去买回来的喔!」

「影儿去买的吗?你真棒耶,蜜糖地瓜片老是一转眼就卖完,我好久没吃了。」

蜜糖地瓜片和拔丝地瓜不同,是将切成薄片下锅油炸的番薯裹上相同的糖蜜制成。可以算是稍厚的地瓜片吧?口感酥脆、非常美味,但因为是热销商品,总是一下子就卖光光。

拔丝地瓜和蜜糖地瓜片,跟阿水泡的浓绿茶好搭喔……

「啊……好幸福。」

美味地瓜令人无比愉悦,也吃掉与自己年纪相同数量的豆子了。

「说起来如果得吃掉跟自己年纪相同数量的豆子,那阿水跟影儿就要吃下一大堆耶。」

「是呢,得吃超过一千颗。不过我话说在前头,讲到活过的岁月,影儿可是远比我年长,那就真的需要分量吓人的豆子了……虽然他精神年龄感觉上只有小学五年级啦。」

「谁小学五年级啦!阿水你去死~~!」

「你们看就是这样,果然是只有小学五年级的程度呀。」

影儿作势要捶打阿水,于是阿水单手护住头,露出一脸真拿他没办法、既无奈又傻眼的表情。

眼看这对兄弟眷属就快像平常一样吵起来,我便出声当和事佬。

「别这样嘛,影儿只不过一直是老么个性呀,而阿水又特别成熟稳重。一旦活得久了,实际年龄多少就不重要啦。」

阿水认为自己受夸奖,得意洋洋地说:「对啦,我可是成熟男人了。」

「何止是成熟男人,都快一脚踏进大叔的领域了。」

「我可不想被馨你这样说。你才是咧,明明是高中生,却一副历尽沧桑的样子。」

「少啰嗦。我可是热爱少年漫画、货真价实的高中男儿。」

「你们知道吗?听说最近反倒是大叔更热衷看少年漫画喔。」

「……咦?真的吗?」

小麻糬吃得嘴巴都黏满拔丝地瓜的糖蜜,我一边帮他把糖蜜擦干净,一边听馨和阿水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影儿非常体贴地替我拿来湿纸巾。

「啊、对了。欸,阿水你最近有看到凛音吗?去年底之后,我就一直都没再见到那孩子。」

「凛吗~?不知道耶,那种不良弟弟谁管他呀。」

阿水的反应有些冷淡,但影儿似乎想起什么。

「茨姬大人,我看过他一次喔。」

「咦?影儿,真的吗?」

「嗯,有一次我帮阿水送药去给南千住的客人时,从空中看到的。凛音在一栋高楼的屋顶上,但他在做什么我就……」

「……这样呀。」

「我也想过用这只『黄金之眼』查探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他现在也有一只相同的眼睛,力量相互抵消毫无收获。真对不起……」

影儿垂头丧气,于是我轻摸他的头,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的。」

影儿因为被凛音抢走一只眼睛,现在右眼总包着绷带。凛音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才会夺走昔日伙伴影儿的黄金之眼。

他引发的这些骚动每每令人伤透脑筋,但既然他没有远走高飞……那就还有机会碰到面吧。

毕竟他的行动,全都与我有所关联。

「对了影儿,我一直想着要问你,你知道木罗罗的下落吗?」

「……木罗罗吗?」

「千年前是你拿着那株树苗吧?」

影儿的脸庞蒙上一层阴影。

木罗罗是过去身为茨姬四眷属之一的藤树精灵。

同时也是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开创的狭间之国的结界守护者。

不过千年前,名叫水屑的九尾狐妖放火一把烧了他,只有树苗幸免于难。当时应该是影儿拿着那株树苗的……

「在狭间之国灭亡后,我就一直保护着木罗罗的树苗,不过……有段时间我遭到赖光那伙人追杀,就把木罗罗藏进一座森林,种在一个他们很难找到的地点。后来我也好几次去找木罗罗,可是……」

「却连自己也找不到在哪了对吧~影儿。」

「啊、你不要多嘴啦,阿水!」

遭人揭露结局,影儿双颊涨红,又开始用力捶打阿水。

不过原来如此,木罗罗的树苗有被好好地种在某处。

「连大致位置也不晓得吗?之后去找找看,凭我的结界能力或许能找到也说不定。」

「!」

「嗯,也是呢。馨现在的力量已经能锁定地点,所以影儿你放心,不用哭成这样啦。」

影儿抽抽噎噎地哭起来,或许是因为没能守护木罗罗到底,心下依然十分懊恼吧。我温柔地伸手抱住他。

就连刚刚眼里只有拔丝地瓜的小麻糬,一发现自己最喜欢的影儿在哭,也跑过去安慰他。

「我把木罗罗种在富士山脚下的广大森林里,我想他一定有好好成长茁壮,但后来树海越来越大片,就找不到了……」

「啊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