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四卷 妖怪夫妇未知的挚友之名

第八章 终于,妖怪夫妇重新认识你的名字

接下来,新年的那三天,我没作初梦(注:初梦 在现代通常是指元旦或一月二日的夜里作的梦,依这场梦的内容,能够占卜接下来这一年的吉凶。),也没有见到由理。

他现在如何呢?

话说回来,现在还叫他「由理」,是不是很奇怪呢?

由于除夕那晚经历了那么一场大骚动,我元旦当天睡了一整天,第二天也和馨一起无所事事地发呆,直到第三天才终于去浅草寺新年参拜。

是说,那个地方即使到了正月初三,人还是多到不可思议。

「欸,真纪,由理该不会打算就这样从我们面前消失吧?」

在新年参拜的归途上,馨突然说出这种话。

「怎么可以?绝对不可以啦!我们了解由理的苦衷,也接受由理是妖怪这件事,他为什么还要远离我们呢?」

我面露不安神色。馨瞄了我一眼,又淡淡地接下去说:

「……那天晚上,由理最后话只说到一半,我想他搞不好原本是打算道别。那家伙是妖怪,而且一直让我们蒙在鼓里,就算我们两个能够原谅他,但要是他自己怀有罪恶感,或者是……」

馨讲到这儿就打住,皱起眉头,表情十分凝重。

无论是我或是馨,都还有一些部分无法理解。

「我想由理是……想要跟我们一样。」

「嗯,所以才连我们都没有坦承。那家伙希望自己无论在谁眼里,都是人类的继见由理彦吧。」

嗯,肯定是这样。

由理是个比谁都还要憧憬人类、渴望变成人类的妖怪。

正因为他说出的话会变成强而有力的言灵,所以选择不对任何人坦白真相。

只要跟一个人说了,那就会变成事实,变化之术便会出现破绽……

「喂,继续恍神会跌倒喔。接下来要去千夜汉方药局吧?要买点东西过去吗?」

「喔,好呀,那就……大家都喜欢的糖炒栗子?」

小麻糬听到糖炒栗子这四个字,立刻抬起脸,「噗咿喔!」地叫了一声,高举两只翅膀表示赞成。

所以,我们在半路上的专卖店买了一袋糖炒栗子,继续往千夜汉方药局走去。

药局正在放年假没开,我们爬到二楼玄关按门铃,门打开的那瞬间──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真纪啊啊啊啊啊!」

阿水哭着冲出来,紧紧抱住我。

「发、发什么事了?阿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呜呜呜呜!还有对不起哇呜呜呜!要是当时我在,就能轻易解决那些植物!可以制作除草剂洒上去!」

「结果,这家伙除夕那晚在津场木家享受美酒,一路闹到早上的样子……喂,大叔,你给我放开,紧抱高中女生不放是犯罪行为喔。」

阿水原本紧紧黏在我身上,但最后还是被馨拉开,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没错,除夕那天,阿水丝毫不晓得浅草出大事。

隔天他醉醺醺地回到家,才从影儿那边听到事情经过,似乎非常懊恼没能贡献所长。

特别是影儿又在他面前得意地炫耀自己大显身手……

「阿水,没关系啦,你是去工作的呀。巴郎先生恢复精神了吗?津场木家的除夕和新年,排场应该很豪华吧?」

「咦?啊,嗯。巴郎先生后来立刻就活蹦乱跳啦,看他那副模样,还可以活个三、五十年没问题。所以他们邀我一起参加宴会,用A5等级的黑毛和牛煮寿喜烧喔,还端上超级好喝的酒,我喝得烂醉如泥。还有呀,年菜也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和洋融合料理。」

「听起来根本无敌开心的吧。」

我们在艰苦奋战时,阿水居然正在享受优雅的除夕夜……

一直站在玄关讲话也不太妥当,我们就进阿水家里打扰。

阿水爱整洁,房间风格是走现代中国风的时尚装潢。他家总会点着好闻的焚香,让人一踏进来就感到舒适放松……

「啊,茨姬大人!还有小麻糬跟馨大人也来了!欢迎。」

影儿似乎是听到我们的声音,砰地拉开尽头和室的壁橱拉门,飞奔过来。

和室里充满小麻糬的玩具,只有这一间显得有些凌乱。

「影儿,你还是睡在壁橱里喔。」

「这里最令人安心。」

影儿朝我抱在怀中的小麻糬伸出手,结果小麻糬就挥舞手脚,挣扎着想去找影儿。真像一对感情好的兄弟。

「我明明有好好在榻榻米上铺床给他睡……」

「啰嗦,阿水!你这个派不上用场的家伙闪边去!」

「影儿他!那个没用的影儿他!居然说本大爷是派不上用场的家伙!」

「我可是茨姬大人的眷属喔,只要能帮上茨姬大人的忙就够了。跟在关键时刻缺席的家伙不同。」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水趴在地上懊恼大喊,而影儿得意洋洋地抬高下巴。

「哦,看来因为除夕夜那场骚动,两人的地位起了变化呢。」

一旁的馨则是冷静地观察两人的互动。

「你们两个,拜托,我不是说过要好好相处吗?两个人就闹成这样,要是再加上凛,不晓得会变成什么模样……?」

「咦?凛也会来吗?」

「过一阵子吧。不管怎么说,那孩子跟以前一模一样。虽然还是很难搞。」

阿水神情复杂地交叉双臂抱在胸前,「嗯……」地沉吟一声。

「虽然这么说,但这次如果没有凛多管闲事,就不会发生鵺大人那件事,应该能继续维持之前的情况吧?」

「……真的是这样吗?感觉上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哦,馨没有生凛的气吗?」

「我当然觉得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个专惹麻烦的家伙。可是,凛音只是从旁协助若叶实现她的梦想和愿望而已。既然若叶已经发现由理的真面目,那实在无法责备她想要了解由理的心情。」

「也是呢……虽然我们希望能维持原样,但谎言终究是会被拆穿的。」

正因为妖怪蒙骗人类,所以会遭人类揭穿底细。

若叶既然拥有玉依姬的才能,那么,这件事迟早会发生,这一点不难理解。

只是我们还无法从冲击中恢复。

长久以来,我深信着我们是一起长大,深信着我们同样转世成为人类。

正因如此,我跟馨到现在还是非常失落,也无法挥去内心的不安。会不会从此我们就再也见不到由理了呢?

我们就是如此仰赖、倚靠由理。

毕竟他是让我们两夫妇相遇的重要好友。

可是,现在还有其他事情必须思考。

「欸……凛说过,追捕妖怪的『狩人』盯上浅草了。高等妖怪似乎容易变成目标,你们在浅草这件事已经传到各地,一定要多小心,不要自投罗网呀。」

「好~」

阿水和影儿这种时候就默契绝佳地一同举起手,乖乖应好。

真是的,到底感情是好还是差呀?而且这件事非常严重,他们有没有听懂?

「这么说起来,那只貘结果跑去哪里?」

「那时候半途让它逃走了。这件事已经交由阴阳局全权处理,退魔师正尽全力追捕它。不过那只小东西,是少见没有气味的妖怪,或许很难发现它的踪迹。如果可以顺利找到就好了。」

只是,如果它已经逃到远方逍遥自在,那也很好。虽然确实是具备危险性……

在别的国家被抓到后,又被运来自己不熟悉的地方,经历了不愉快的旅程,结果还牵扯上若叶的那场骚动。希望它至少平安无事。

如果它来找我们求助,就当这次的事情没发生过,帮它一把吧。

后来,一直到寒假结束为止,我几乎每天都到鸫馆附近晃晃。

虽然也是担心若叶、阿姨和叔叔的情况,但主要是想知道由理有没有过来这里。

可是不管我去几趟,都没有遇上他。现在是寒假,也碰不到叶老师,完全不晓得由理现在的状况……

有一次偶然碰上若叶,受邀进阳光房喝花草茶。她一脸不好意思地告诉我「我元旦睡了整整一天」,不过后来身体状况似乎一直都非常好。

若叶的气质似乎略有不同,是我心理作用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