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四卷 妖怪夫妇未知的挚友之名

第七章 雪花纷飞的除夕夜

──欸,真纪,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什么?

由理问我这个问题时,我还不晓得他的谎言是什么。

但是呀,由理。

就连我们都无法透露,持续掩饰至今的那个重要谎言,你打算怎么了断呢?

「由理和若叶还没有出来耶……」

我坐在影儿背上,从隅田川上空,低头望着遭到植物覆盖的巨大狭间。

从这儿就能看得一清二楚,这个狭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吐出无数颗植物种子,飞到隅田川的岸边,在各地冒出绿芽、快速长大、开出花朵。

听说我们还在狭间里头时,外面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是因为组长招集了一批浅草妖怪义工,在原本应该期待欢庆跨年的除夕夜,努力挥汗割草,才没有酿成大灾难。

还有,也是因为大黑学长保护着浅草的大家。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浅草人满为患、热闹非凡,完全不晓得我们在这里苦战。

「喂~真纪!」

原本待在河岸长椅上解析植物狭间的馨出声叫我,于是我命令影儿在他身旁降落。

「我刚收到讯息,由理说他没办法从那个狭间出来。」

「里面居然有讯号……?」

「你看。」

馨将手机画面递到我眼前。

『我找不到出口在哪。

馨、真纪,救我……(哭)』

那是一封无助的讯息,完全不像由理的行事作风。

这下只好由我们去把他们救出来了!

「包覆外壳的植物比起我们刚才进去时增长不少,应该是狭间本身为了不让若叶出来,才刻意掩盖住出口。」

「欸,馨,现在该怎么做?」

「我已经在那个狭间里设置好几个『狭间解除超狂爆弹』。为了避免误触引爆,得先破坏外壳,把由理和若叶救出来。不然,由理他们可能会一起被炸飞到异空间,灰飞烟灭。」

「你也太缺乏取名字的才华了吧?什么『狭间解除超狂爆弹』呀。」

「啰嗦!真纪,那你来取呀。」

「狭间爆杀弹。」

「根本差不多好不好!」

我们一如往常斗嘴个没完,同时,馨将从狭间带回来、记满内部资讯的灵纸排在空中,对我下达指令。

「现在我正在寻找由理的所在地。只要能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就会标记出那一点,再用你『神命之血』的力量狠狠砸出一个出口。等由理他们出来之后,立刻引爆里头的爆弹,再驱动大黑学长帮忙偷来的浅草寺神力,一口气解除掉那个狭间。如果错过这个时机,就没办法将狭间清除干净。」

我曾经听说要建构狭间这种东西不容易,但要消灭它才是最棘手的。

即使破坏之后,也会有痕迹残留下来,能够完全清除干净的术者,大概只有馨了。

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才会留有这么多古老的狭间。

「流程我明白了,但浅草寺神力这个讲法也有点奇怪喔。」

「这样意思很容易懂吧!」

此时──

「哦~情况相当惊人嘛。」

从旁边传来一道毫无干劲的声音,我跟馨「嗯?」地转过头。

「咦,叶老师!」

那儿居然站着全身包得密不透风的叶老师。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站在我们身旁。

我跟馨都吓得张大嘴巴,两人同时喊「太慢了,你太慢了啦」逼近叶老师。

「应该说,怎么现在才来?你现在才出现对吗!」

「你要是再早一点来,就有更多办法了!」

但叶老师仍旧令人捉摸不定。

「说什么更多办法,我可没有打算要出手喔……我只不过是来浅草新年参拜,发现这里情况怪怪的,顺便绕过来看一下而已。我不会打扰,你们请自便。」

「……什么!」

他说完就在旁边长椅一屁股坐下,抽起烟,又转开在便利商店买的热绿茶喝了一口,吃起关东煮。

什么呀,这个男人……只是来看热闹的吗?

「叶老师~!由理还在那里面喔,他是你的学生吧?见死不救还愉快地吃东西这样对吗!」

「咦~我还没吃晚餐,让我吃啦。」

「咦什么咦!我们也都还没吃呀。」

「啊,你们两个!不要偷吃我的晚餐!」

我们从刚刚就一直四处跑来跑去,跟各种奇幻角色战斗,忙得不可开交,早就肚子饿坏了,所以立刻不客气地抢走叶老师买来的便利商店关东煮。

「啊~热腾腾的关东煮好好吃喔。」

「不愧是社团的指导老师,居然还带吃的来慰劳我们……」

「恶鬼。你们这些恶鬼!」

「「我们以前就是鬼呀,有问题吗?」」

叶老师难得大声抗议,不过我们大装无辜,继续狼吞虎咽吃着他的关东煮。

「好,充电完毕了,来去大干一场吧。」

我转着钉棒,从河岸边狠狠盯着猎物。

当然,猎物指的就是那个植物狭间。

「啊……喂,茨木,那些巨大的猪笼草正在吃隅田川的那群手鞠河童喔。」

「嗯嗯?」

叶先生仍旧好整以暇地坐着吃果酱面包,伸手指向前方。从植物狭间垂下钓鱼线般的藤蔓,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大猪笼草。

那群蠢蛋手鞠河童正一只只攀上藤蔓,自己跑进去。

「啊啊啊~~谁来救我呀!」

「会变成合成素材呀~~」

「那些笨蛋!都讲过那么多遍,要他们赶快离开隅田川去避难了!」

「馨,没办法啦。那个捕虫袋肯定是散发出对手鞠河童有致命吸引力的小黄瓜香气吧。」

「那只好请真纪大人出场了。我已经在这附近都设下隐遁结界,人类看不到里头,所以你就不用客气,尽情出手吧。」

「遵命!」

于是,我呼叫正在空中盘旋的眷属。

影儿一降落在面前,我就俐落跳上去,单手握着钉棒赶往猪笼草的方向。

猪笼草留意到我们渐渐逼近,便使劲将藤蔓像长鞭一样甩来,馨立刻在我们周围张开结界墙把它反弹回去,机灵地掩护我。

「茨木童子大人~~茨木童子大人~~」

「快点过来救我们~~我们要被吃掉当材料惹~~!」

手鞠河童们向我大声哭喊。

「真受不了……这些河童老是随意使唤别人!」

我对准巨大猪笼草的根部,使劲挥出钉棒。

结果,那株猪笼草应声断裂,气势惊人地掉进隅田川,溅起巨大水花。手鞠河童们也赶紧逃进水里。

「真纪!我知道由理在哪里了!朝你的三点钟方向飞去,那里开着一朵巨大的芍药,朝它的根部狠狠敲下去!」

馨大声向我发号施令。

我叫影儿照馨的话朝三点钟方向飞去后,那里果真有一株粉红色的华丽大芍药,正不可一世地娇艳绽放。

我用钉棒上的钉子稍微划破手指,让鲜血沾上去,再毫不留情地大力往它的根部敲下去。

可是──

「咦咦咦咦咦!再生了?」

我明明用全力敲了,植物狭间却立刻在遭到破坏的地点长出新的嫩芽,再次堵住敲破的地方。无论我试几次都一样。

真是令人惊异的再生能力,不愧是梦与植物的狭间。难怪由理出不来。

「看来是需要更多我的血吧。不过要是用了太多血,破坏力就会跟着提升呀。如果震荡到馨那个名字超土的爆弹就不好了……如果我拥有能进行更细致攻击的灵力就好了。」

「茨姬大人!植物生气了!请抓紧我。」

「咦?什么,哇!」

影儿突然大喊,下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离植物狭间。

被发现我是来救由理跟若叶出来的吗?原本温和的植物们开始蠢蠢欲动。

糟糕。狭间表面上整片的铁炮百合,全都一起对准这个方向!

「恭请五阳灵神!退魔炎雷──急急如律令!」

这时,无数灵符如利箭,朝着瞄准我们的铁炮百合激射而出,描绘出五芒星的图案,生成烈焰漩涡。

「唔!这是阴阳师的……」

我将目光转向射出灵符的位置──吾妻桥,那儿站着青桐和狼人鲁的身影。

「哎呀~那边也是姗姗来迟,不过总算是来了。既然现在必须打倒这么庞大的对手,或许应该齐心合力。」

我们飞到青桐和鲁附近后,我从影儿身上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