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四卷 妖怪夫妇未知的挚友之名

第三章 江之岛与妖怪夫妇(下)

我们卷起江之岛辩才天的离婚协议书握在手中,走出岩屋,再爬下面海的稚儿之渊。

「嗯……?」

沙沙的浪涛声不绝于耳,但除此之外没听见半点声响。

刚刚还四处都是的观光客,也完全不见踪影。

「这里还在神域里吧。」

「看来只要我们没把这张离婚协议书交给五头龙,那个辩天就没打算放我们离开这里。」

虽然外观看起来和刚刚待的江之岛毫无二致,但这里是神明以原本面貌生活的裏世界。

不管是海洋或天空,都带着混浊的灰色,云朵形状也有些奇特,如漩涡般黏稠地旋转着,简直像在反映辩天大人的心情。

「噗咿喔,噗咿喔。」

「啊,小麻糬。」

小麻糬从背包里跳出来,灵巧地在崎岖不平的岩石上走动。

没有其他人类在,小麻糬就能自由在外头活动,这倒满好的。

「啊,海星。馨,小麻糬说发现一只海星,虽然上面有一颗眼睛。」

「你真棒耶,居然敢用手拿妖怪海星,真是勇敢的男人呢。」

「噗咿喔~~」

小麻糬受到夸奖,一脸心花怒放。啊啊……这只小企鹅怎么这么可爱,我们根本舍不得移开目光。

小麻糬开心地散步,我们两人跟在他身后,频频拍下他惹人怜爱的身影,或是陪他一起捡贝壳。

我们有一段时间都将原本的目的完全抛诸脑后,真是傻爸爸傻妈妈……

「喂,真纪,这个洞穴好奇怪。」

「这是什么……满满都是花耶。」

在一块大岩石的凹洞里,铺满了大量花朵,我跟馨都不禁探头望向那个洞里。

由于花朵实在是堆得过于随便,下面的花都开始枯萎了。

「看起来是有人花了好几天,收集花朵堆在这里。」

「……那个人……」

该不会是辩天大人的老公……五头龙吧?

「噗咿喔~~」

小麻糬好奇地想去摸那个洞里的花朵时──

「不准碰!」

宛如地鸣般的怒吼顿时响起,我们吓得跳起来,而小麻糬以为自己挨骂,受到惊吓紧紧抱住馨的小腿,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从海面另一头往这里逼近的那只巨大妖怪,令我们不自觉瞪大双眼。

「那就是五头龙吧。连脖子也有五条,真有魄力耶!」

「哦,他跟龙身纤长的贵船水神不同,是特效电影里怪兽恐龙的样子。外表长得好像某只有三个头又金光闪闪的……」

那条龙身体是绿色的,从身躯长出五条脖子,每颗头上都有一张凶恶的脸。

但是,与他凶神恶煞的长相不搭调的是,每一张脸的嘴里都叼着花朵,这是他唯一的可爱之处。

「不准碰那些花。那是要送我老婆江之岛辩才天的礼物!」

五张脸同时低头望着我们厉声怒吼。五张嘴巴同时发声,也是相当有震撼力。

小麻糬更是吓坏了,爬上馨的身体,躲进背包里,只露出半张小脸蛋,偷窥外头情况。

「对不起,我们擅自碰触你重要的礼物,但有些花看起来都要枯了。你再继续堆花,可能全部都会枯死喔。」

我轻描淡写地提醒他。

五头龙一听,将其中一条脖子伸过来,目光锐利地望着我的脸还有旁边的馨,接着开口:

「你们是……人类?人类为什么会跑来这种地方?」

「那个呀,是江之岛辩才天叫我们来的,她吩咐我们拿离婚协议书过来给你。」

「……咦?」

馨还顺手打开离婚协议书,举高到他眼前说:「你看。」

五头龙原本充满威严和怒意的五张脸庞,顿时表情扭曲,滚落大颗泪珠。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小江还在生气吗?小江~~」

「……小江?」

因为是江之岛辩才天,所以叫「小江」吗?

他可是有五颗头,一同大哭起来实在吵得让人受不了。

「是说,夫妻之间就会有一些小绰号呢,馨偶尔也会叫我『真纪大人』呀。」

「我是出于嫌弃和讽刺好吗?」

「你又讲这种别扭的话。」

小麻糬一扭一扭地从背包里爬出来,在馨的头顶坐好,轻轻摸着五头龙抽噎哭泣而低垂下来的头。

哎呀,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明明刚刚挨骂才吓坏了呢。

不过,小麻糬似乎不太懂为何这只龙如此悲伤,频频歪头露出困惑神情。

「那个呀,小麻糬,这位龙先生啊,他太太现在要跟他离婚,所以才会难过得哭了喔。」

「噗咿喔~?」

「你这样解释,小麻糬怎么可能会懂。我跟你说,小麻糬,离婚的意思就是妈妈和爸爸感情变差,相互讨厌对方,所以要分开。」

「噗咿喔!」

小麻糬立刻脸色发白,慌慌张张地从馨的头上跳下地面,朝我们的小腿使劲又推又拉,想让我和馨靠在一块儿,看起来十分拼命。

「不、不是啦,我们没有要离婚,是说我们根本还没有结婚呀。我们两个感情好得不得了喔。」

「嗯,因为我老是把『离婚』两字挂在嘴上,现在他终于懂那个意思了吧……看来以后我要小心一点。」

小麻糬在我和馨之间用力推拉,柔软身躯都挤压变形。他拼命努力的模样实在太可爱,我看了忍不住微笑。我们明白他强烈的心情,他不希望我们吵架。

虽然不晓得辩才天大人和五头龙之间有没有小孩,但他们要是离婚了,也会有很多人因此伤心难过吧。

因为,现在四周都是一脸担心地窥视这边情况的海洋妖怪们。

「欸,五头龙,辩天大人说她是因为你在结婚纪念日跑去酒店玩才生气的,那是真的吗?」

「……不能说是假的,但也并非事实。」

「啊?什么呀?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不像男人喔。」

馨傻眼地出声批评,然而五头龙也不辩解,只是继续放声痛哭,这模样看起来没半点出息,亏他个子还这么大一只。

「不是,我只是在找开在海里的花而已。」

「开在海里的花?」

「绵津见草。是一种非常美丽的花,跟小江眼睛的颜色很像,所以我想送她当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但就算我去以前经常开花的地点找,也一株都没看见,只有发现这一朵。」

五头龙用其他条脖子将正中间脖子上的鬃毛拨开,取出一朵用水膜守护着的花朵。

绵津见草是平常难得一见的灵花,每片花瓣都是封住海水色彩的水滴。

「这样没办法绑成一束花,所以我一直往前游,继续寻找绵津见草的踪迹……后来因为有点累了,就决定到南海龙宫城稍微休息一下。」

「听说……那是人鱼们开的酒店。」

我和馨的眼神透出嫌弃的神色。

「我、我可没有去玩!只是人鱼们很烦恼,我就听听她们说明情况。听说最近『狩人』横行,四处狩猎人鱼,再拿去地下拍卖会卖掉。」

狩人在狩猎人鱼……又是狩人吗?

「这真是……相当严峻的问题耶。」

「……最近狩人的行动相当嚣张呢。」

那是跟之前在浅草地下街听到的消息也有关联,锁定妖怪下手的狩人们干的恶劣事迹。

人鱼外貌特别美丽,加上又流传着一种人鱼信仰,说她们的肉拥有让人不老不死的力量,从古老年代就是人类喜欢狩猎的代表性妖怪。

「我听着人鱼们叙述情况,不小心就喝多了她们端上来的酒,在那里睡了三天三夜。因为被美女们奉承,小小自我吹嘘、得意了一下,还有被灌酒……不,不是啦,我只是累了!我一醒来就慌忙赶回江之岛,但在我昏睡的那三天中,结婚纪念日就这样过了。小江气得半死,把自己关在岩屋里面……事情就是这样。」

原、原来如此。

虽然也夹杂一些令人遗憾的借口,但五头龙的初衷其实是想寻找稀有花朵,让辩天大人高兴一下。

更加仔细追问后,才晓得五头龙是为了等江之岛辩才天出来,才一直把花往这里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