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三卷 妖怪夫妇大闹修学旅行

第七章 馨的时光回溯──大江山酒吞童子绘卷

【一】茨姬与酒吞童子

「……喂,你有在听吗,酒吞童子?」

我突然回过神来。

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前,我好像一直在发呆。

眼前是一条河流,我正在钓鱼。

我的身影映照在水面上,额上的两根角是最大特征。我是鬼。

「那个小姑娘的名字是茨姬。」

对了,我正在听朋友鵺讲那个异类公主的事。

鵺化身为名叫「藤原公任」的人类,参与人类社会的政治活动,他身上华美的狩衣装束可说是其证据。

但有时候他会以妖怪鵺的身份,和我──酒吞童子一起在贵船川钓鱼谈天。

「我有在听啊。那个公主因为头发是红色的,大家都说她是鬼之子,和源赖光的婚事也因此告吹,找不到未来的归宿,双亲相当烦恼。」

「啊啊,就是这样。她从小就拥有能感知并看见鬼怪的才能,在我看来,那股力量日益增加。她出生时是黑发,但那头秀发与逐渐高涨的灵力相呼应,越来越鲜红。」

鵺用透着忧心的语调淡淡说道。

从他的立场,应该满担心亲戚的那个小公主吧。

他的鱼竿文风不动,因为他的钓竿并没有装上鱼钩。

另一方面,我的钓竿有东西上钩了。

「喔,相当不错。」

是一条圆鼓鼓的肥香鱼,太棒了。

「欸,酒吞童子,你觉得那个小姑娘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嗯?」

「我有一点担心。做为一个人类,她的灵力太强,加上那特殊的血液,平安京里蠢蠢欲动的魑魅魍魉都想对她出手。」

「这种事你跟我讲也没用呀。我原本是人类,但现在是鬼。我明明什么坏事也没做,只是出手救了在京城里被当成奇珍异兽供人观赏的熊和虎,就变成朝廷追捕的逃犯了。对那个小女生来说,我跟那些妄想接近她的魑魅魍魉没两样。」

我像个鬼,直接把刚钓上来的香鱼抓起来大口啃咬,同时漫不经心地回答。啊啊,真好吃。

「呵呵,你不太一样喔,酒吞童子。就算在妖怪界,也没有谁像你一样拥有如此深不可测的强大力量。特别是『神通之眼』和你练成的结界术,真的很出色。」

「彼此彼此吧,鵺。化为人类、跟人类过着相同的生活,这种事我可办不到。话说回来,我真的很不擅长应付女人,可以的话,希望尽量不要跟她们扯上关系。」

「哈哈,你还在讲这种话,真是浪费你这张脸。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一直没办法好好吟咏恋爱和歌。」

「少、少啰嗦。」

鵺有位人类妻子,但我身边并没有那样的伴侣。

我根本没有谈过恋爱。

在有许多女子主动接近的年少时代,我就已经受够教训了。

因为不停拒绝那些女生而烦得受不了,就将情书一把烧掉,结果招来怨念,最后变成鬼。

「一次也好,能不能帮我去看看那个女孩?如果是你,说不定看一眼就会有什么发现。」

「啊?不要,好麻烦。我很忙,要在大江山打造一个舒适的隐密家园。成为鞍马山圣纳大人的弟子后,历经严格的修行,好不容易才学到结界术。我拥有的神通之眼可以环顾广阔范围,很适合搭配结界术使用。这样一来,就能建构一个人类无法闯入、妖怪能够安心生活的家了。」

那是我打从以前就有的愿望。

直到不久前,我都还在京城生活,但这个世界对妖怪相当不友善。

那么,自己来打造一个容易生存的友善环境就好了。

为了这个愿望,我开始修行,磨练特殊的结界术。

「鵺,你之后也过来呀。等你腻了,不想继续化身为人类之后。」

听到我的邀请,鵺脸上依然挂着从容的微笑,只是淡淡回了句「之后看看吧」。

「你的愿望相当了不起,但也听一下我的请求啦。这个送你。」

「唔!」

鵺边说,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装满酒的葫芦。

我热爱喝酒的程度无人可及。想当然耳,我收下了这份贿赂。

「唉,我到底干嘛来看这个小姑娘呀?」

虽然是因为鵺叫我来的。我将葫芦挂上腰间,悄悄潜进那个姑娘的宅邸,在看起来很适合久坐的枝垂樱树干上坐下来。

谁受得了呀?我心里暗自嘀咕,大口灌着酒,等待那个姑娘出现。

看一眼,我就要立刻回家。

连婚事都谈不拢,又被唤作「鬼之子」的红发姑娘。

虽然身为鬼的我,好像也没立场说别人,但她的外表肯定相当吓人吧。

「……是谁?」

「嗯?」

遮掩住月亮的薄薄一层云散开,月光照亮屋子的外侧走廊。

「是谁……在那里?」

我很惊讶。站在那里、抬头望着这个方向的,是一个拥有红色柔软长发的梦幻美少女。

肤色有些苍白,但唇瓣艳红更胜梅花,柔嫩如悠然飘落的花瓣。

她脸上神色透着对陌生存在的怯意,而那双天真烂漫的眼睛四周,像是刚刚哭过一场般残留着泪痕。

「……」

坠入爱河,只需要一瞬间。

我们相遇的那一幕。

此刻,我自出生以来首度体验到一见钟情的感觉。

透过左右摇曳的枝垂樱缝隙,我们第一次视线交会。

胸口蓦地一紧。

那个女孩,恐怕不会爱上我吧。

受到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对她说: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我记得她的名字是──

「茨姬。」

结果茨姬吓了一大跳,明亮双瞳晃动着,将手放在胸口握紧,站在那儿好半晌,一动也不动。

我再次出声唤她后,她突然回过神,慌慌张张地逃回帘子里。

这是当然的。

因为我是个鬼。

茨姬……

后来,我去看了那位公主多少次呢?

阴阳师以寝殿为界,设下坚固的结界,所以我总是从那棵枝垂樱远望。

每次去到那儿,就能多知道一些茨姬的事。

大概是因为特异的外表,她几乎不被允许离开自己房间,好像只有夜晚可以偷偷到外侧走廊上眺望月亮。

父母也几乎不来看她,就连侍女对她的态度都相当冷漠,而双亲安排的相亲对象,总是一看到她头发的颜色就吓得落荒而逃。

为什么呢?明明是如此美丽。

因为人类的常识认定黑发是唯一的美丽标准吗?

我实在搞不懂风雅的上流社会还有贵族们的喜好。

不过,茨姬还是有客人。

一个是她的和歌老师藤原公任。

他是茨姬的亲戚,同时,就是我的朋友鵺。

虽然相处时必须隔着帘子,但茨姬跟从小一直照顾自己的公任十分亲近,会向他抒发平日的郁闷,也会反过来请求公任讲一些外头的新鲜事。

还有一个人,是身手出色的年轻武将源赖光。

他原是茨姬的青梅竹马,也是双方家长定好的未来夫婿,结果这桩婚事告吹,现在已经另行娶妻。不过,他心里还是眷恋着茨姬吗?或是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他好几次都伫立在屋子外头。真是个不干不脆的男人。

最后是安倍晴明。

不用说也晓得,他是平安京的大阴阳师。

我也很清楚那家伙降伏过许多鬼。过去我们曾数度交手,有几次我还差点送命。老实说,他是个棘手的男人。

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对人没有危害的妖怪十分仰慕他。这是我从住在平安京里的家伙听来的传闻。

安倍晴明会定期来替容易招惹魑魅魍魉的茨姬施展结界。

他好像发现了我常常过来这里,偶尔我们会隔着枝垂樱瞪视彼此。

那家伙拥有一头被视为异端的金色头发,和红色头发的茨姬似乎有一些共通点。

实际上,很多人在背后说他坏话,暗地叫他「狐狸之子」。

茨姬似乎因为晴明与自己的遭遇相近,又拥有能镇服周遭蠢动势力的力量,因而十分崇拜他,对他寄予莫大信赖。每次晴明来访时,她都会展露自然、安心的笑容。

那样灿烂的笑容,不会对我绽放吧。

在那个公主眼中,我和觊觎她的妖怪是同一类怪物。

换句话说,就是天敌。特别是鬼,在妖怪中被认为是最危险、最骇人的。

因为无法实现的爱意,我内心饱受煎熬。这份体验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我没有办法对这份心情做什么,只能从那棵枝垂樱上,赶跑想靠近茨姬的魑魅魍魉,静静守望着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