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三卷 妖怪夫妇大闹修学旅行

第五章 鞍马天狗的行踪

「呼……呼……从贵船去鞍马,果然不应该走山路啦。」

「从贵船这边过去实在太陡了。不过,这座山依然有不得了的东西在呢。」

鞍马山。

与贵船相邻的这座山,在大家印象中似乎是有天狗出没的山,或者是牛若丸修行的场所。

但若问我们的意见,这里可是京都灵力最强的地点。

拥有龙穴的贵船也很厉害,但鞍马山更加吓人。没错,吓人。

惊人的强大灵力,使得周遭磁场歪斜,山里的树木都变成不可思议的形状,弯弯曲曲、纠结缠绕。

贵船和鞍马以山路相连,所以只要沿着路标爬山,就能健行往来两地。

「啊……」

半路上,远方雷声轰隆隆地响起。

「糟糕,看来要下雨了,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一整天都是晴天耶。」

就连平时很沉稳的由理,口气也不禁透出少许焦急。

「等等、等等、等一下,我们正在登山耶。在这种山里遇上大雨,一般来说会有危险吧?」

「没办法了,只好先别管要像个普通人类这件事了。」

如馨所言,我们放弃用体力和双脚步行登山这种一般做法,发挥灵力飞也似地在山间跳跃移动,轻巧的移动方式简直像天狗或修行者。

「这么说来,像妖怪般的移动方式,我就是向这里的大天狗学的。」

「那个大叔不晓得好不好?」

千年前,原本只是个普通公主的我,为了进化成能够战斗的鬼,需要大量修行。当时,就是此地的大天狗,教导我妖怪使用灵力的方式还有移动的技巧。

「话说回来,都没遇到天狗耶。」

组长明明说过鞍马天狗在京都妖怪中,也算是一大派阀。

「喔,是魔王殿。」

轻快跳跃前行了一会儿,气氛突然改变,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抬起头。

冷冽清新的空气渗进肌肤,山的灵力绷紧。

我们抵达鞍马寺的奥之院「魔王殿」。

这里已经相当深山,魔王殿在高耸杉树的围绕下,静悄悄地矗立其中。

它的规模不大,但魔王殿所在的地点,是鞍马山灵力最强大而集中的源头。

光是魔王殿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十分不祥。

殿里十分昏暗,虽然排着好几张长椅,但一个人影也没有。

「好奇怪,那个大天狗大叔,千年前老是待在这附近呀……」

大天狗不在此地,馨显得有些遗憾。

雨滴滴答答地落下,我们决定暂时在魔王殿躲雨。

轰隆隆、轰隆隆……啪唰……

雷声轰然作响、气势万千,地点又是魔王殿,周遭弥漫着一股诡谲气息。

这里太过深山,手机也收不到讯号,要是这场大雨一直下到晚上该怎么办?

「鞍马寺的魔王殿传说是六百五十万年前,护法魔王尊从金星降临的地点,实际上不晓得是怎样呢?大天狗难道是宇宙人吗?」

在这种大雷雨中,由理缓缓道起与这块土地相关的传说。

馨伸手拍掉立领制服上的雨珠,出声回应:

「那个天狗大叔是宇宙人呀?确实,现在回头想想,真令人怀疑他为什么能在平安时代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大叔啦。」

「就算是宇宙人也会有不起眼的大叔啊。但圣纳大人怎么都没出现,该不会是衰老到连我们来了都没发现吧?好久没见面,还满想看看他的,真可惜。」

大家嘴里提到的那位是大天狗圣纳大人。

他是这座鞍马山的主人,也是一名修行者,每日潜心修行的大妖怪,曾教导酒吞童子剑术、兵法与结界术,换言之就是馨的师父。

茨姬过去也曾找他商量该如何运用自身庞大的灵力,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事情。

如果说,对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来说,高龗神是母亲的话,圣纳大人就是如同父亲般的存在。

还有,高龗神刚刚说的事也令人十分在意。

祂说偷走自己鬃毛的就是天狗。

「啊,雨停了?」

直到方才都气势惊人的滂沱大雨,好像只是一场午后雷阵雨,很快就止住。

「馨,要怎么办?圣纳大人完全没出现,我们是不是该继续前进了?」

「也是呢。再这样拖拖拉拉,要是天黑就麻烦了,只好放弃吧。」

馨和由理低声念念有词,旁边的我走出魔王殿,确认外头情况。

虽然还下着如同雾气般的小雨,但这程度无伤大雅。

我深吸一口气,将山间清新洁净的空气尽情吸进身体里。

好怀念。雨后香气会特别明显。

与千年前相同,盈满灵力的大自然气息……

「!」

这时,我突然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戒备地环顾周遭。

天狗吗……?

不,不对。正前方,在远处高大杉树的旁边,站着一位银发青年。

「……凛?」

一阵铃声像是直接在脑海里响起般传来。

银发青年一注意到我的目光,立刻咧嘴一笑,蓦地飘然远去。

「凛!」

我跑了起来。

因为我确信刚刚站在那里的,是我非常熟悉的那个「凛音」。

「真纪?喂,你不要一个人乱跑!」

馨发现我的异状,立刻出声制止,但我毫不理睬他的呼唤,全力追赶那个消失的人影。

凛。凛音……

千年前,跟阿水和影儿一样是四眷属的妖怪。

他与百鬼夜行的八咫乌骚动,还有闯进学园祭的恶妖有关。

而那些事件全都跟我相关……

「凛!你在的话,就给我出来!」

回过神来,我已经离魔王殿相当遥远,来到鞍马山知名的「木之根道」。

树根扭曲盘踞了整块区域,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所。

在这座山里,我再度扬声大喊。

我好几次呼唤凛的名字,声音激荡出回声,又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呵呵,你都没变,还是喜欢神气地命令别人。」

片刻过后,从头上传来笑声。

我抬起头,在粗大树木的枝头上,坐着一位系着绳状领结、身穿高雅黑色西装的银发青年。

他双脚上套着皮鞋,交叠双腿,单手托在苍白脸庞下方,低头望着我。

银色刘海下的双眸,左右颜色不同。

金色和,紫色……黄金之眼,是从我的眷属八咫乌影儿身上抢来的。

「好久不见,茨姬,我一直很想见你。」

「……凛,你这家伙。」

咻咚!他降落到我面前,那瞬间,清脆的铃声响起。

旁分的银色刘海,从分线伸出的银角上,果然仍系着银铃。那是以前茨姬特别做给他的。

凛眯细双眼,紧紧盯着我。

「啊啊,你这是什么德性?」

然后用手指抵住紧皱的眉头,非常哀痛地摇头。

「原本那么清高秀美的茨姬,居然变成这副一脸穷酸的人类小女生。」

「一重逢就讲这种话很没礼貌耶,你懂不懂啊?我揍扁你喔。」

他跟以前一样有些装模作样,不过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凛。要说讽刺的语气是他一贯的作风,那也没错,只不过,这句话应该不是他刻意挑衅,而是真心话吧。

所以,才更让人恼怒。

我观察他的模样,同时开口询问:

「凛,我有事要问你。为什么抢走影儿的眼睛?学园祭时的那只狼人,也全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吗?」

「没错……因为我有必须完成的事。」

他的眼神意味深长,雨滴从那头直顺的银发滑落,弄湿苍白的脸颊。

「必须要完成的事是指什么?凛……你现在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在行动?甚至抢走影儿的眼睛,还唆使狼人攻击我。」

我从之前就认为,他应该是抱着某个特定目的在行动。

凛究竟是我的敌人?还是伙伴?

或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另有自己的目的?

不,不可能,他的行动应该全都跟我有关。

「欸,凛,你不回来我们身边吗?阿水和影儿也在浅草,大家都感情融洽地一起生活,就像是那个时代的那个国度。」

他闻言一震,表情顿时大变。

那个时代的那个国度……

凛露出像是现在仍然无法忘怀、难以言喻的表情。

「哈!你居然好意思讲这种话。」

随即亮出尖牙,嘴角浮现微笑。

「抛下我们不管的,就是你。我的身体没有你就无法存活,可是……」

凛紧抓住我的手臂,把我一把拉近,并将脸埋进我的颈边,露出锐利尖牙,打算狠狠咬下去。

是呀……凛,你想要我的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